杀徒证道的师尊(47)

      “小黑,她说过,你已经成精了,你不是凡物了。你带我去找她好不好?”
    少年的华服破旧,他的怀中抱着一只耳朵缺了一角的黑猫,在山林中跋涉。
    他不知雾峰在哪,她曾说在西南方,他便一直往西南方走,不敢走远,也不敢不走远。
    曾经被誉为最仁善的明君的天子,抛弃了他的天下,他的黎民。他哪里有什么理想要实现,他的人生规划,全都围绕着她,她抛弃了他,月岚之的天都塌了。
    小黑贴着月岚之的胸膛,在那胸口处,萦绕着一圈金色光晕,他将那密室内的金色光团带了出来,他想,这东西诡秘莫测,甚至可以让猫儿成精,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一少年一猫,就这样找了好些年。
    一开始的夜里,猫儿会听到陛下在夜里偷偷哭,被蚊子咬了哭,被开水烫了哭,鞋子坏了哭,树枝扎疼了哭,但其实都是因为想她了才哭。
    陛下还是个小少年罢了,单纯傲娇,没吃过苦,没失去过春晓。
    后来,陛下不会哭了,他像是淌干了眼泪,在风霜雨雪中,变得又冷又硬。
    他对着猫儿说,他尤其痛恨她,若是找到了她,定要好好教训她,要给她大大的苦头吃,要吓她一跳,让她再也不敢欺负他,再也不敢满口谎言。
    他说:“小黑,你有灵智,或许比我活得长久,若我找不到她了。若你能有再见到她的那一天,一定要代我骂骂她,一定要告诉她,月岚之一生都恨死了她,务必要骂得她狗血淋头,痛哭流涕,跪着说自己的罪过。”
    他絮絮叨叨的,仿佛提醒自己记得什么,又好像疯魔了一般。
    又是多少年过去,年轻活泼的少年不再年轻,那如画如月光般皎洁的面庞黯淡失色,他终于绝望。
    瘦巴巴的小猫蹲在崖边,它看着绝望的陛下,陛下跪在崖边,陛下时隔多年又哭了,他从前根本不爱哭。
    陛下从怀中掏出一只小锦囊,锦囊中装着一滩灰白色的粉末,在她走后,那小神像便粉碎了,一地拼也拼不起来的粉末。
    月岚之抖着手,他恨恨地咬着牙,将那些粉末都吞了下去。
    他像枯萎的花枝,破烂的画卷。
    “春晓,我不要等你,不要找你了。你说了那么多谎话,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或许你确实在千年之后,可是那样,我又怎么找得到你呢?”
    “归根到底,你还是抛弃了我,说好了要陪着我幼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要陪我一生。我的一生,在你离开的那天便结束了,小月亮找不到雾峰……”
    月岚之的目光晦暗,扎头发的发带早已断了,墨发披散在身后,如浓郁的黑暗愁苦,将他的肩背压垮,他垂下头,“你总是好奇我的烦恼,我的所有秘密。可是我最大的烦恼,最深的秘密,自己也没弄明白的事,你还没听到就离开了,春晓,你亏大了。”
    月岚之轻声对着空荡荡的山谷道:“月岚之,喜欢春晓。就是你话本里看到的那种喜欢。”
    “我曾想过,你是厌倦了我,所以假借千年后的谎言离开了,不允许我再看到你了。你食了那么多言,可我还是想要相信你。”
    他踉踉跄跄站起身,走到崖边,“凡人一生如白驹过隙,春晓,我已经病得走不动了,走不到雾峰了。”
    他仰头看向天穹,背影寥落悲凉:“倘若,倘若这世间,真的有神灵,请让我月岚之,再次见到她,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我的一切,您都可以拿走……”
    月岚之一头栽进了万丈悬崖之下。
    小猫尖利地叫了一声,爪子捞了空,最终的喵嗷声,化作凄厉的呐喊:“陛下!”
    时过境迁,当今已没有人会知道这个落魄可怜的痨病鬼,曾是金尊玉贵的皇帝陛下,只剩小黑记得。
    小黑在崖下找到了陛下破碎的躯体。
    他至死也没有合上双眼。
    小黑日复一日地守着他,也不知过了多久,它看着四季变幻,秋叶白雪落在陛下破烂的身上。
    他曾经是那么漂亮尊贵的少年郎,而如今,他的尸体腐朽,衣衫也腐朽,白骨成灰,小黑始终不甘愿离开。
    小黑这辈子只有陛下和春晓,春晓走了,它只剩下陛下的遗骸了。
    最终在那湮灭的遗骸上,诞生了世间第一只凶戾至极的厉鬼,性情狠恶,出生便令方圆山林生气尽消……
    天道惊动了,小黑猫藏在角落里,它偷偷看着那身着破旧华服的少年厉鬼,与虚空的存在对峙,最后一只虚空中的大手探入少年的胸膛,取出了一团璀璨的金光,那厉鬼随之溃散,消弭在崖底。
    那团金光被虚空之手掐碎,散作千万光晕覆盖这天地万物,天地振动,山川地貌变迁,小黑猫爪子紧紧扣住地面,它感知到了,感知到了某种正在苏醒的力量!
    它莫名将它与春晓口中曾说过的灵气对应上了,是灵气!灵气诞生了!
    小黑猫爪尖一松,被抛落在地,它失去了气力,匆匆在厉鬼陨落处,衔了满嘴的泥土,落荒而逃。
    她没有骗它们,小黑绝望地意识到,她当真来自于千年之后。
    可这样,它又要如何才能见到她呢?陛下已经没了,它还有再见她的那一天吗?
    陛下一直在同它寻找雾峰,雾峰究竟在哪呢?
    陛下化作厉鬼之后,与那虚空对峙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交易,那金光是什么呢……是由于那金光,天地间才会有灵气诞生吗……
    小黑不聪明,它思考短短的问题,用了千年,最终还是撑到千年后见到了她。
    它真的见到了她,可她似乎认不出它了,它缺了一只角的耳朵这么明显,可她却认不出。那她,还会记得陛下吗?
    她一定是还没有去过那个世界,还没有去过千年之前。小黑仿佛知道自己的使命,它活了这么许多年,从千年前到千年后……原来,这都是为了用来遇见她与陛下呀,虽然它如今是只猫,但它曾是一只神气勇敢的小狗,被陛下亲手送给春晓呢。
    陛下让它带话——他说小黑若有再见到她的那一天,一定要代他骂骂她。一定要告诉春晓,月岚之一生都恨死了她,务必要骂得她狗血淋头,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可是小黑却一点也舍不得骂她,小黑没有说月岚之一生都狠死了她,小黑告诉她,月岚之一生都在思念她。
    月岚之的一生开始于一个谎言,但终了,还是选择相信她。
    她捧起来的小月亮,摔碎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