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子—我数三声就开枪

      夜色沉沉,天边皎洁的月光投笼上江城的金山码头,给冰凉的水面铺盖上一层惨白如霜的光晕。

    船家焦急的在码头等待,时不时踮脚望向黑沉沉的马路尽头,手里的船桨心慌慌的敲击水面,拂开层层涟漪。

    而在通往码头的汽车道上,两旁长灯光线微弱。几辆汽车飞驰在夜色中,如同一只离弦的剑,眨眼已经撩起满地狂沙,呼啸着向后面席卷而去。

    忽然,后头的车道上,出现几声轰轰的车鸣声。四五点微弱的汽车光点越来越亮,越来越近,呼啸着,速度极快的朝他们追来。

    “恒爷,他们追上来了。”为首的车内,驾驶位上的齐震猛踩油门,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上的人,开口时的语气尽量保持平静。

    “嗯。”后座的年轻男子看了窗外一眼,轻声应答。

    他穿着一身戎装,利落短发下,侧脸的一道伤疤将他的眉宇勾勒出几分凛冽。

    男人紧紧搂住怀里穿着一身红色喜袍的女人,对襟长衫和裙上的金丝鸳鸯刺绣无不显示着定制这件喜服时,主人的用心。

    她头上的珠钗已经卸下,满头乌丝垂在脑后,俞衬得一张略施薄粉的小脸娇媚无骨。

    那涂了一层淡淡胭脂的红唇被她轻轻咬着,无声昭示她的不安。

    萧恒凑了过去,头抵着她的眉心,轻声开口:“阿年,别怕。”

    他清冷的眸子燃起微弱里火苗,似长夜里不灭的灯,永不停歇的照亮着她。

    只这一下傅年就被安抚了,她抑制住心里的恐慌,唇角扯开一抹笑,点了点头。

    车子朝着码头驶去,船家远远的看到了道路尽头的那几抹光点,兴奋的招手呐喊。

    齐震踩下刹车的瞬间,萧恒快速推开车门,将傅年带下车后,十几个人朝着码头的船只跑去。

    然而还未跑开几步,后面的车辆迅速冲了上来,毫无预警的打了个方向将他们团团围住。

    “嘎吱”几声,横在前行的路上,挡住他们的去路。

    十几个人立即拿出手里的抢对着那几辆车,萧恒将傅年拢在怀里,大手将她的脑袋按向自己的胸膛。

    另一只戴着黑皮套的手从腰际拔出配枪,目光冰冷的看着为首的那辆车。

    最前方的车子被人打开,车后座旁边的地面踩下一只锃亮的皮鞋,几滴鲜血随之溅到鞋面上。

    皎皎月光将男人毫无血色的脸衬得愈加苍白,他褪下了一丝不苟的西装,穿着和对面女人相配的红色长袍马褂,衣侧的两只鸳鸯悄悄诉说着他们曾经历过旖旎美好的时光。

    男人的肩膀晕开一滩深红的血迹,一点点向外蔓延,侵染那件大红袍子。肩膀溢出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枪口一滴滴的落下。

    他迈着虚浮的步伐朝他们走去,明明每一步都头晕目眩,肩膀上撕裂的痛不断向身体各处侵袭。

    可他猩红的眼眸却死死盯着那对抱在一起的男女,不曾移开半瞬。

    萧恒看着男人步步逼近,大手一挥,十几支枪“咔嚓”几声子弹上膛,冰冷的枪口直直对准他。

    男人身后的陈副官急了,一声令下,二十来个戍卫立即举起手里的枪支。

    两方对峙,战乱一触即发。

    就霍随舟浑不在意,他浑浊的视线掠过那排黑洞洞的枪口,看向那个鸳鸯嫁衣,埋在别人怀里的女人。

    那件衣裳他选了好几次。这里不好,那里不够喜庆,他通通不要,让服装公司的人跑了一趟又一趟。

    最终选了件寓意和和美美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可她依然选择决绝的离开他,霍随舟看得眼睛都酸了,轻笑一声:“想和我两讫?”

    怎么可能?交杯酒都喝了,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伸出手,眼底微弱的光似命令,似祈求:“年年,跟我回去。”

    “我们的饺子还没有吃呢。”

    他的嗓音里有几分短暂的希冀:“等两天就是回门的日子,我答应过你,和你一起回桐乡的,我们去开个简单的饭铺,你做菜,我洗碗”

    可女人不理他了,她靠在别人的胸前,两只颤栗的小手紧紧拽着那个男人的衣侧,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

    她把所有的脆弱依赖都给了那个男人,再也不会给他了。

    “你看看我年年你看看我”霍随舟低喃出声,眼眶一点点湿了,能滴出血来。

    她还是没有回头,男人的眼眸死死揪住她,厉声道:

    “傅年,我命令你回头看我!”

    整个金山码头回荡着男人阴厉的嘶喊,一声声传到海面上,再声声的荡回来,给这寂静的夜掀起惊涛骇浪。

    萧恒渐渐察觉到胸膛处晕开的一抹湿意,他的心顿时抽紧,放在她头上的手顺着头发往下,轻轻安抚。

    这个动作生生的刺激到了对面的男人,他放下手,眼眸一点点沉了下去,化为深不见底的黑。

    然后在所有人紧张的目光中,举起枪,缓缓地,将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的胸膛。

    “少帅!”陈副官吓得一激灵,大步上前想要躲下他手里的抢,被男人一个狠戾的眼神叱退,“都给我退后十米,这是命令!”

    他寒冽如冰的嗓音在空旷的码头回荡,副官等人后背一凉,自觉的听从他的指令后退。

    最-新·书·刊:Ρo1❽sƒ。cοm(wᴏᴏ18.νⅰ𝓟)

    霍随舟转过头,湿眸死死盯着对面大红嫁裳下的那抹俏影,他说:“傅年,我不相信…你心里没有我。”

    肩膀的那处枪伤让他连呼吸都觉得抽痛,全身的力量在一点点的衰竭,男人颤颤的开口:“年年,子弹射进心脏后倏忽,人便会死亡,从此世界上再没有霍随舟这个人了。”

    我不相信你舍得,我们在后花园种的桃花还没有开,你答应过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陪着我再种几株的。

    你忘了吗?你心疼的抹掉我额头的汗水,然后重新唤我夫君,对我笑,教我做饭。

    你心里是有我的。

    “我数到叁,就开枪。”霍随舟意识一点点的迷离下去,他紧紧拽住拳头,拼命抑制要倒地的冲动,扣动扳机,

    “叁。”

    “夫人,你快让少帅把枪放下,你们之前那么要好的!你还给我们做了那么多好吃的,你忘了吗?”

    “求您快劝劝少帅!!!”

    陈副官在一旁急得目滋欲裂,对着远处那抹大红嫁纱嘶吼,若不是军令如山,他会立刻上前夺去男人手中的枪。

    “二。”

    金山码头充斥着林副官的呐喊声,男人没有阻止,他甚至卑微的希望那抹俏影听到声音后回头,可怜他,心疼他。

    从前,他被人欺负了,肩膀上受了伤她都会心疼的,然后红着眼睛看着他,“我心疼你啊,夫君,我只是心疼你。”

    现在他好疼好疼,比那个时候更疼,心都快撕裂了。

    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

    然而没有,眩晕的光点之外,那抹娇小的身影被那个男人紧紧拥在胸前,连着她若隐若现的小脸都被大手牢牢挡住。

    她不会回头了,她不要他了。

    没了,一切都没了。

    他凄然一笑,眼里凝聚的大雾终于颗颗砸落在地,随着嘴角轻喃的“一”,手指扣动了扳机。

    “嘭——”

    沉闷的一声,响彻码头,惊起天边的几只乌鸦,伴随几声厉吼和凌乱的跑动,男人的身躯慢慢的往下坠落

    霍随舟倒在地上,瞳孔一点点的涣散。意识彻底迷离的前夕,他看到那抹红色的身影被人抱在怀里,大步上船,渐渐远去。

    长路两旁昏暗的灯光射进他飘忽的眼眸里,四周的光点越来越弱,在缓缓闭眼的那刻,一滴泪自他眼角无声的滑下

    年年,你信吗?我曾无数次的想过。

    如果我们的开始,不是始于欺骗该有多好。

    作者:男主没死,死了没法写了。

    开新文啦,喜欢的小可爱记得收藏投珠呀(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