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霍随舟崩溃

      “你说什么?”

    霍随舟似是听见一声嘶哑的询问,他脑子生生了炸开一片,嗡嗡嗡巨响充斥在耳边,他又再问了一遍,

    “你....刚才说什么?”

    昏沉的走廊,他眼底的红血丝跟索命阎罗一样,傅瑜吓得闭上嘴:“我...我刚才瞎说.....”

    然而男人高大的身影已经步步逼近,叁两步迈了过来,霍随舟揪紧她胸前的衣领,厉吼道:“我让你再说一遍!”

    衣领交缠中勒紧了傅瑜的脖子,凶狠的力道直接让她窒息,连喘口气都困难。她伸出手抠着,抓着,嘴里的呜咽断断续续。

    然而男人早已在失控边缘,猩红的眼里全是狰狞,本就苍白紧绷的脸更显可怕。

    这个疯子.....这个疯子....

    傅瑜艰难地一字一字吐出来:“纸鹤...是傅年给你的...”

    一刹那,晴天霹雳,全身如同浸润在寒冰里,脚底寒凉刺骨。霍随舟踉跄了一下,手里的力道倏地就软了下去,那瞬间,牵扯血肉般的疼痛蔓延至五脏六腑。

    今天在桌上捡到只纸鹤,画得花花绿绿,好丑哦,处在丧母之痛的霍随舟看都懒得看,直接扔进庭院草坪当花肥。

    今日捡到两只,这画的都是什么,不知道绿色和红色不能兼容吗?还用线穿在一起,再次被扔了当花肥。

    ......

    今天捡到十叁只,霍随舟终于察觉到是有人故意放在这的,涂得五花八门,拎在手中摇来摇去,被风吹得晃啊晃,算了懒得扔,就挂在窗边当个摆设吧。

    十四只....

    十五只....

    .....

    窗边极为整齐的挂着几串,越来越长,越来越多,霍随舟从没注意到风拂时,窗边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照常守灵,照旧做他人眼中坚强的霍随舟。

    然而午夜时分,坚强的他总会听见耳边传来恶意的笑,震耳欲聋的哭.....还有爹宠溺的跟在几岁男孩身后,“衍之啊...衍之小心些....”,

    仿佛慢动作一般,他甚至梦到他娘将白绫扔上房梁,她惨白得毫无血色的唇突然对远处咧开一抹笑。

    她在说,随舟...随舟快来....来找娘...

    那张嘴明明散发着腐烂般的恶臭,却说着最亲切的话,一切的一切,逐渐蚕食掉他的神志。

    于是仅仅只有十五岁,还不能称之为男人的霍随舟哭得撕心裂肺,那白日里不能让别人瞧见的泪水一遍一遍浸湿了锦被,压抑的哭声充斥着无人问津的卧房。

    他怕,他好怕...随舟怕....爹!娘!你们在哪,你们来救救我,哭得肝胆俱裂之后才想起来——他的娘已经死了!他爹正拥着另外的女人和孩子睡得香甜。

    无人要他,无人要他!

    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伸往桌上的水果刀,刀刃寒光下,仿佛在诱惑着:割吧,割了就快活了,去找你娘吧,她在等你呢,等着抱你.....

    就在霍随舟猩红着眼,举刀划下的前一瞬,耳边突然想起沙沙碰撞声,轻一下缓一下,仿佛催眠曲一般,吸引着癫狂的他。

    转头瞧去,挂在窗边的纸鹤被风吹得乱撞,月光下的颜色奇奇怪怪,还会反光呢,来来回回晃他的眼睛。那一刻,有比死更重要的念头挤进脑海。

    要是他走了,明天送来的纸鹤怎么办?

    刀被放回去,归于平静。

    .......

    今日二十只,还多了几种颜色,明显是调料盘被打翻,连鹤的眼睛都被涂上了,这人的手这么笨吗?

    今日二十一只,似乎一条线串不下了,中间还绑了个疙瘩,鹤的大小都不一样,不会最后没有纸了吧.....

    二十二只,二十叁只.....

    窗边被挂得满满当当,跟珠帘一样,随风拂起好看的弧度,白日如同会跳舞的画,夜里如摇篮曲入梦。

    那些动听的窸窣声,宁静有节奏的旋律,在他不曾察觉中一点点驱走汹涌澎湃,燃烧殆尽,通通涌向,心头宁静的角落。

    就这样霍随舟度过人生中最痛苦的那段日子,在暗无天日的房间看到那束照进来的光。

    男人也曾多次问过下人,谁天天来督军府的啊,管家思索了番:“就傅夫人和她的千金吧。”似乎是听督军想娶新夫人,天天上门问候走关系。

    霍随舟蹙了下眉,恍然大悟,是她!那个在葬礼上安慰自己的傅瑜。

    以前没怎么注意过,只觉得洋裙白丝袜看着娇气,不想多亲近。如今,他却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她,她活泼开朗的笑,他也笑,她叫随舟哥哥,他感到欢喜....

    他要对她好,很好很好,她要什么他便给,哪怕最后嫁给了别人,他也会备上最丰厚的嫁妆,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秘密。

    如今....却来告诉他是傅年送的,不是傅瑜!

    是他从十多年前就从来没有注意到的傅年,是他为掩饰心头那可笑的秘密,娶来当替代品的傅年,是为他挡枪子的傅年。

    霍随舟踉跄着往后退,身体重重砸到墙上,走廊尽头的纱窗随之震动,他怎么对她的?她的夫君怎么对她的?

    他处处冷落,将她当成可有可无的存在,他当着她的面送别人礼物,他因为别的女人烫伤而迁怒于她,他甚至!.....骗她喝避子汤,喝了整整半年!!

    那个大夫说了什么——“再这样喝下去,也许会导致后面极难有孕。”

    他是怎么回的,他当时是怎么回的?男人泪眼朦胧的靠在墙上,紧绷的脸开始隐隐抽搐,他说照旧!

    他居然对十几年前送他纸鹤的小姑娘说照旧,他居然对生命里唯一的那束光说照旧,他居然对自己的夫人.....

    心口剧烈的收缩着,一阵阵麻木的疼往四处涌,霍随舟双脚一软,直接滑到了地上,腹部一股甜腥的血气顺着胸腔往上涌,没过喉咙....

    “随舟...哥哥....”傅瑜靠在门边看着地上失魂落魄的男人,他眼角的泪一颗颗滑到下巴,嘴边尽是凄凉的笑,似是不可相信一般,脸扭曲成狰狞的形状。

    傅瑜又怕又慌,更担心他在这里发疯伤着自己,她蜷缩着脚步往后退,正准备将门关上,

    却见男人从地上撑了起来,大步往楼下冲,楼梯震出轰隆剧烈的声响,渐渐归于平静。

    作者:本来想写到叁人见面的,嗯……(捂脸),我高看自己了。阿恒的主场在逃离篇,马上就来了,看他如何霸道的吃掉傅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