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今个就想听曲

      卫连姬能识得纪瞻,得以召其为驸马,说起来还是岐王的功劳。

    那日是二月立春,岐王于府上设宴,邀了近十位新及第的进士,引见给大卫各位朝堂权贵,其中就包括卫连姬。

    华阳公主是卫明帝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帝甚爱之,私下疼宠不说,但凡公主推荐的进士子弟,无论出自世家还是寒门,帝多会予以重用。

    睁只眼、闭只眼给公主面子也好,有心栽培公主在朝堂上的势力也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卫明帝待华阳公主,那是独一份的好。

    且这份好,超过了同为嫡出的玉清公主。

    华阳与玉清两位公主,前者是贞懿先皇后遗女,后者是景怀继皇后所出。

    华阳嚣张跋扈,玉清绵里藏针,两位公主素来不和,暗地里斗得也是两厢热闹。

    正如一同赴岐王府宴会,华阳公主云鬓花容金步摇,玉清公主脂粉薄薄雪玉簪。

    一位艳光四射,一位素雅脱俗,席间众人垂首低眉,不敢直视。

    卫连姬由小婢引席入座后,解开白狐轻裘,一袭朱红的敞领襦裙,露出半边雪白酥胸。

    时下民风开放,小娘子服饰大多追求艳丽华美,大胆新颖,着袒胸装的也不少。

    但如华阳公主这般容色美艳,双乳丰翘的娘子还是少见的。

    有两个没经过世面的年轻进士看得怔愣,身为主人的岐王不由轻咳两声以示提醒。

    卫连姬不以为然,无论男女,这种痴醉的目光她见得多了。

    一旁的玉清公主卫持盈不经意用眼角余光瞟过,眸中隐有轻视之意。

    岐王自也是明白两位公主面和心不和,可他也无奈,作为庶出皇子,虽封了王,但这两位嫡公主,哪个都是开罪不起的。

    太子已定,岐王自封闲王,极少干涉朝政。但他一直热衷于向朝堂推举有才之士,引荐给各位公主及重臣,尤其是在卫明帝面前颇有话语权的华阳公主。

    说起来,当今的太子中舍人、御史大夫都是出自于岐王府,且走的华阳公主的推举门路。

    通过科举、考上进士只是学子迈入官场的第一步,若要一路官运通达,需得权贵指点提拔。

    岐王不求这些从王府出来的进士官员能报他知遇之恩,只求将来若有个好歹,能有人在朝堂之中替他歧王府说上一两句公道话。

    歧王目巡一圈,见席下尚书、门下、中书叁省的长官都来得差不多了,几位公主也都如约而至。

    他起身拍了拍手,一位白皙青年款款出席,立于殿中。

    岐王上前笑着介绍:“这是余杭刺史的长子,纪瞻,今年刚及第的一甲进士,工诗擅画,兼通音律,颇有才华,在江南一带也是极有名气的。”

    闻岐王一席话,众人波澜不起,早已司空见惯。

    每年来到长安求取功名的各地学子那么多,在其当地是少年天才、人中龙凤,但来到富贵繁华的长安城,不过泯然众人矣。

    长安广集大卫英才,最不缺的就是风流才子。

    能让众人为之一叹的,也不过是青年那一副英俊相貌,那一身郁美风姿,如临风之竹,青山玉骨。

    卫连姬远远地望着殿中长身玉立的青年,轻轻巧巧一挑眉,率先开了口:“纪进士通音律,吹拉弹唱是都会呀?”

    这话问得有些刻薄,将好端端一位有志贤才,比作了低贱的献艺伎师。

    但华阳公主如今是大卫最受宠的公主,言行举止也是无所顾忌。

    纪瞻不卑不亢,眉目淡然:“回公主的话,纪瞻不会唱曲,只琴箫琵琶略懂一二。”

    卫连姬浅浅呷了一口酒,意态闲闲:“哦,那便吹个曲来听听吧。”

    这下不是比作献艺伎师,而是直接当伎师使唤了。

    席间众人对华阳公主这霸道做派见怪不怪,皆不敢言。

    倒是卫持盈站了出来,细声细气道:“华阳姐姐,今日是岐王特意请办的举贤宴会,不是姐姐公主府玩弄丝竹笙箫之所。”

    “那又怎么样?”卫连姬下颌微抬,态度亦是不紧不慢:“姐姐今个就想听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