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老闆都是一樣的心思難測

      韩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下了脸,他深呼吸,明明先前已经暗示过她了,但沉靖瑶仍是回答错误。

    到底是他高估了她的慧根,还是她根本修练还不到家?

    「公司成立新部门的原因是什么?你要进新部门的原因又是什么?回归一句话,不就是为了钱吗?你的目标既不放在高阶管理职,只想精进能力的话,待原部门不就好了?」

    韩寒不留情面的说着,他看着眼前的沉靖瑶,恨不得把她抓起来摇一摇,看看脑袋里的空气会不会喷出来一点。

    「以我目前的资歷和经验,若是空降肯定没人会服气。」

    「是,所以你无法带领一个部门,但已经可以尝试培养自己的团队了。」手轻敲着实木做成的会议桌,韩寒另一隻手不自觉地揉着眉头,「合格领导者的专业能力不见得最强,但他的汇整能力却很重要,如何让团队中的每个人发挥所长,还能心甘情愿的合作,将是最大的难题。」

    「人和,有时比会做事还重要,而这是我所认为你的优势。」

    与他人相比,沉靖瑶的统筹能力、续航能力都是顶尖的,难能可贵的是人缘还极佳,一直以来,韩寒都没有听过她的负面评价。

    细细咀嚼韩寒的话,沉靖瑶在发E-mail给他时,的确只是抱着试试也无妨的心态,但她也觉得冤枉,没人晓得一纸招新公告背后,竟有这么深层的考量。

    她有一种明明自己接得是B级任务,到场却被S级怪兽辗压的感觉,果然,越级打怪是勇者大人才办得到的事。

    「所以老闆,我在这一轮的面谈中,是不是表现的很糟糕?」

    「是很糟糕,完全暴露了你的弱项。」韩寒原本让她来,是想给她一个机会的,毕竟以沉靖瑶进公司的年资,也是该进一步发展了。

    但他现在怀疑自己了,是不是应该再给她一两年的时间去歷练呢?

    彷彿有预感韩寒即将拒绝她的申请,沉靖瑶一掌拍向会议桌,先声夺人起来,「老闆,我愿意用现在的薪水做两份工作,只求这次内转申请能够通过。」

    过去对工作得过且过的态度也就罢了,既然决定好好为事业拚搏一次,尤其还知道了公司的规划后,她有什么理由让机会白白溜走的?

    机会可不会凭空而降,降下来也只给准备好的人,很明显的她准备得不够好,那她就得比别人花更多的力气抓住机会才行,只要有一丝的可能都不能放过。

    「你觉得你还有筹码和我谈吗?」身着暗蓝色西装裤的长腿交叠,韩寒一贯的印象里,沉靖瑶一直是个不慍不火的人,因此收到她毛遂自荐的E-mail时,他不可否认的十分意外,他也承认这次的面谈里,好奇心占了很大一部分。

    此时她据理力争的模样,更是大大出乎了他意料,对于她的改变,韩寒不免多了几分注意。

    「我没有任何能和您谈判的筹码。」韩寒是这家公司的老闆,是能左右她生杀大权的人,他说的话就是圣旨,说一是一。

    但即便如此,她仍想做最后的挣扎,也许最后仍然无果,起码她曾尽力过,「依您日理万机的情况,既然愿意空出时间面谈,就代表您有将我列为考虑名单的,只是我今天的表现未达您的标准,但您对我的能力是肯定的,所以您希望我再磨练个两年捲土重来,对吧?」

    「是。」

    「但您忽略了一点,如果我仍在同个舒适圈磨练,我只是将手上的事做到更熟练而已,两年的时间过去,我依然达不到您认可的模样。」

    一扫刚才进来时的忐忑模样,沉静下来的沉靖瑶,眼里是满满的坚定与斗志,与之对坐的韩寒,立刻就感受到了这种差异,「所以?」

    「任何一个小职位都好,打杂的都行,真心的希望老闆能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韩寒向来决策果断,说一不二,然而此刻沉靖瑶的分析及坚持,难得的打动了他,让他不经思考起自己的决议,「你说的话不无道理,但如果你进了新部门便不会只是打杂的,我也不会让你一份薪水做两份工作,我不是那种人。」

    他皱着眉将视线移到她的手上,其实他一开始就发现了,那上头是一个写着stars  5字样的发圈。

    事情有这巧的?难道这就是缘份?

    然而过没几秒,韩寒就嘲笑起自己——连这种没科学根据的事情都可以拿来当理由,他果然心中早有决定了。

    「老闆?」看着眼前沉默许久的韩寒,沉靖瑶忍不住出声提醒。

    「你的面谈时间超过15分鐘了。」回过神,韩寒收拾起桌上散落的物品,大布流星向着门口走去,然而,在即将迈出门口时,他那张俊美无儔的脸回首,「星期一会公布新部门人员名单,一切以上面事项为准。」

    「好的。」

    直到韩寒俊朗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沉靖瑶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来,她瘫在黑色的会议椅上,两眼无神的望向会议室天花板,感觉胃正因刚刚的紧张而隐隐痛着。

    吁……她的面谈结果下礼拜一才公布结果是吗?

    不过既然她已经尽过人事了,有没有办法内转成功,后续就听天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