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装着他的精液写题

      午休结束的铃声忽然打响,再过不久这里就会充满路过的同学。裴柒还在难忍的抖动中,胸口喷出湿漉漉的白汁,坠在奶头上。
    “唔……”她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徐浅昇趁人群还没有簇拥到附近,埋头用力吸走残余奶水,抖抖逐渐冷静的鸡巴,把所有精液塞入她的体内。
    温热的感觉在阴道里,黏黏的,是哥哥的感觉。裴柒脸上羞涩,等到他急匆匆吐出。
    “穿好衣服,一会他们过来了。”
    “嗯。”裴柒不舍地扯正胸罩,徐浅昇娴熟地伸进来,帮她摆正奶子,流连地勾了两下奶头,又让她有些难忍,下身湿湿的。
    用手再抚摸两下湿润的逼口,裴柒吟哦叹息,实在不希望他离开,可最终徐浅昇还是狠心抽手。
    她的奶子虽然流了许多乳汁,可没有喷出两道清晰的水柱,说明没完全到高潮,忽然结束,哪里都不通畅。只要他在敏感处稍微碰一下,就会引诱她主动。
    徐浅昇靠过来咬一口她的脸蛋,隔着校服狠狠抓了两把大奶,“晚些再继续,嗯?”
    裴柒只能点头同意,“嗯……”
    他终于狠下心推开她,在人群环绕之前消失在这条走廊。
    裴柒夹住双腿,他射的东西还在里面,感觉走几步就会顺着湿滑的阴道流到内裤上,她只好吸紧穴口,努力把精液都吞进去,等待身体吸收。
    徐浅昇射得又浓又多,她每动一下,就觉得浓精在里面荡,挂满整个肉壁,挤入腔内起伏的每个缝隙,最后进入子宫。
    要是哥哥的鸡巴也能把她填这么满就好了……
    装着满满一肚子精液,裴柒回到座位。
    刚刚目睹她被叫走的同学靠过来,问裴柒怎么回事,她不好意思说是自己被偷拍了那种照片,只说之前丢了东西,刚刚有人捡到交给学生会,所以他们就过来了。
    “那他是怎么被喊出去的?”又有人问。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事。”裴柒摇头,恐怕让徐浅昇看到,又替她着急。
    活动时间很快结束,下午第一节课开始。
    炎热的季节让大家昏昏欲睡,后排的关系生干脆趴在桌子上嚣张地睡起觉,只有裴柒和其他成绩优异的学生仍在认真听讲。
    老师让翻到下一页,她的课本上却早已有荧光笔划重点,周围还有批注的痕迹,笔锋硬朗,与她的字迹不同,都是徐浅昇给她预习功课时留下的。
    她赤裸着坐在他的腿上,一边夹着他坚硬的鸡巴,一边听他讲,有时还会被提问。
    如果打错了,就被扇奶子,答对了,就拿鸡巴戳阴蒂,让她爽得直翻白眼。如果回答实在是驴唇不对马嘴,还会被他推上台子,分开腿,用手掌轻轻拍小逼,以示惩戒。
    可是每次他又怕拍疼了她,不敢太用力,近乎抚摸,反而让她流出更多的水。
    甚至后来,裴柒会故意答错,期待地爬上桌子,分开腿让他打。
    次数多了徐浅昇也反应过来,居然被她将计就计了,惩罚就改成了用吸奶器吸奶。明明他也不喜欢挤出来的奶,这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对裴柒太有效,她再也不敢乱讲了。
    同学发现她的课本上,老师还没讲过的地方就有字迹,问过她怎么回事,裴柒解释说书是买的二手,别人以前留下的,他们不熟悉徐浅昇的字迹,没有过多怀疑。
    但心里,俨然把裴柒当成了困难户。还觉得奇怪,她穿的衣服虽然看不见品牌,但一瞧都是好料子,不像是家里拮据的,可是她确确实实是农村户口,这事班里人都知道。
    不过无论她什么家境,什么户口,只要为人好,爱干净,没有谁会对她戴有色眼镜。以前别的差生班里有人喜欢欺负学生,听说裴柒是农村人,以为她土憨土憨的,见了面发现是这么一个漂亮小妞,奶子还大,对她起了色心。
    但是后来听说被学生会路过的人镇压了,事情传到徐浅昇耳朵里,隔日那几个学生直接开除处理。
    他们的学生会长虽有特权,但从不滥用,很是刚正不阿,学校里的歪风邪气少了很多,大家都本本分分读书,那个月逃课的学生都少了。
    见大家都没心思听讲,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道题,随机点人回答。
    电脑在同学的学号里生成一个数字,正好点到裴柒。
    见状老师还有些失望,本来是打算让不听讲的学生答题的,可裴柒肯定会做。
    她站起来去黑板前,堆在体内的精液受到重力忽地下涌,裴柒吓了一跳。夏季校服薄,她可不想被同学看到裤子里渐渐流出精斑。
    这一路她走得无比艰难,不敢迈步,时刻提心吊胆,把逼口缩紧。徐浅昇的精液在里面晃,暖意冲刷,让她又有快感。
    裴柒不得不紧紧闭上眼缓和一下,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做题。
    还好这道题不难,没写多少就做出来了,她赶紧回到座位。
    “不错,就是跳了几个步骤,考试不能这么写,会被扣分。”老师说。
    裴柒点点头,她只是想赶快回来。
    还好下午没有体育课,这个课间结束,她赶紧跑到厕所,用手指抠开逼口,不舍地看着残余精液落出来,用纸擦拭干净。
    她明明不忍,但太影响行动了,不得不这么做。用水冲掉那些痕迹,她回到教室,有些闷闷不乐。
    坐进回家的车里,这次徐浅昇比她早,裴柒有些意外。他把中午的水瓶还给裴柒,里面空空如也,被他喝完了。
    今天的会议不欢而散,还有很多部分没来得及讲,所以明天还要继续。
    “那我再给你装一瓶,那个咖啡你觉得可以吗?”裴柒问。
    徐浅昇却摇头,“挤出来的效果不太好。”
    “那……”他本来就更喜欢直接嘬她的奶头,裴柒心想,“那我们明天去别的地方,先让你喝完?”
    “我也是这么想的。”徐浅昇的眼睛落到她的胸口。
    车子发动,他像裴柒这里倾斜了一下。
    蓦地贴近的气息,令她心痒。在司机看不到的角度,他的手伸进衣摆,抓住上次不够尽兴的奶子。
    “肚子里还有吗?”徐浅昇问她。
    说起这个,裴柒黯然,“后来我去厕所……弄,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