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口

      第二十叁章
    叶琬沂醒得很早,习惯性地快速收拾好自己后,干坐着等天亮透就打算出门。
    她昨晚用洗衣机洗了衣服,可没料到碰上阴雨天,她用吹风机吹了半天也没用,从衣柜里掏出陈徵还未拆标的衬衫西裤就往自己身上套,裤脚拖地直接剪掉,有些出于报复心理,她挑了两件看起来比较贵的。
    陈徵不知道哪儿去了,或者昨晚剪完头发后就已经出去,难得留给她这样清闲的空间。
    但是手刚放在门把手上,她才想起自己还没有陈徵家的钥匙。
    下一秒,门把手却拧动起来。
    她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陈徵提着早餐进来,看见一脸惶恐的叶琬沂,笑了,问:“叶律师,吓着你了么?”
    “过来吃早餐。”
    不等她反应,陈徵放下钥匙,一边自顾自走向餐桌前,一边对她说。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她穿着自己的裤子,裤脚剪得歪歪扭扭,和她的发尾似的,实在滑稽又好笑。
    “一会你去公司吗?”
    叶琬沂拿杯豆浆咬着吸管慢慢地喝着,她早上没什么胃口,回来这几年,她几乎不吃早餐,久而久之随便两口她都容易反胃。
    “急什么?给你休假。”
    “黄鼠狼给鸡拜年?”
    陈徵拿筷子的手一顿,抬了抬眼皮,瞟了她一眼:“我还能不安什么好心?”
    “资本家不尽情剥削员工的最后一滴价值愧为资本家。”
    “是吗?你的价值是什么?”
    “没有。”叶琬沂不恼,她不是妄自菲薄,在  SE她确实没有找到自己的意义,过了会又说:“那麻烦你送我回家,我还有其他事。”
    “住这儿吧,你需要什么?我给你搬来。”
    陈徵声音懒洋洋的,他没怎么睡,一大早却突然醒了,说实话也吃不下什么。
    他索性放下筷子,给自己倒了杯水,一碰杯子,嫌烫,又坐回来,靠着座椅,眉头巍巍蹙着。
    “把整栋房子搬来,可以吗?我认床,睡得不踏实。”
    “叶律师,胃口别太大,你的嘴巴明明连我都塞不下。”
    陈徵目光里尽是戏谑,他没说那两个字,但两人心知肚明。
    叶琬沂脸色微变,有一瞬间的无措被陈徵抓到,但很快恢复冷静:“陈总和财大器粗这个词,真是般配,谢谢款待。”
    陈徵刚要开口,叶琬沂起身瞬间她手机响了。
    是徐国峰。
    小屏幕上徐国峰的名字缩写一闪一闪的亮着,她犹豫了会,选择了挂掉。
    “怎么?叶律师什么电话这么避讳我?”
    叶琬沂抿着的嘴松开,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头回了卧室。
    徐国峰的电话再次打来,叶琬沂躲进浴室才敢接起。
    他没有这样急切联系过自己,她也有些慌乱。
    “小叶,你还好吗?”
    “发生了什么吗徐叔?”
    “记者四处蹲点你,你小心点,我说了不要过多掺和这个时代的事情,你如果篡改历史,代价是什么你自己要明白。”
    叶琬沂沉默了,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陌生又熟悉。
    这次回来她本就做好了很多坏的打算,但并不想把徐国峰牵扯进来。
    她重新开口,道:“徐叔,你回去吧。”
    她来这里之前,跟徐国峰说的是:“徐叔,不用顾虑我能否回来。”
    陈徵拗不过叶琬沂,还是把她送回了家,可是还没等他停好车,记者和愤青已经围了她一圈,更有阿婆直接把菜叶鸡蛋往她身上砸。
    叶琬沂紧锁眉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没想到对策时,陈徵已经冲进人堆里把她护住,冲着人群吼了句:“够了!”
    “够什么够!丧尽天良的钱也赚,让人家好端端的家庭支离破碎!”
    “她应该跟着下地狱!”
    “对!就是!没良心的律师再厉害算什么本事!”
    ……
    陈徵耐心摘掉叶琬沂头上的菜叶子,虚扣着她肩膀给她支撑,面向众人,阴沉的脸上突然扯出一抹笑,语气平稳:“既然知道她是律师,怎么还敢违法欺负律师?嗯?”
    “陈总,你们为何要搞垮分公司总裁,到底什么意图?”
    “是不是想收回管理权?听说SE分公司当初的股权分散很厉害,是陆总抵上全部身家才救回来,SE为何这般忘恩负义?”
    “为员工解决生活上的困难,才会让员工更好地在工作中全力以赴,陆总和我向来交好,我很敬重陆总这样尽职尽责的员工,所以不存在我和我的律师团队刻意搞垮陆总的意思,面对陆总这样的结局,我们表示遗憾。”
    说罢,陈徵带叶琬沂直接离开了人群,一直到家里,叶琬沂还没缓过神。
    陈徵松开她,关上门,语气依旧淡淡,带着些抑制不住的烦:“叶律师,既然要赚钱,就不要哭丧着脸一副圣母心的样子,你没有对不起谁。”
    叶琬沂眨了眨眼睛,仿佛是回过了神,缓缓抬眸看他,勾起一抹笑,诡谲又瘆人,她轻飘飘说道:“这次没经验,下次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