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一边骂哥哥一边被后入灌精(高h)

      凌若冰的逼都已经被操开了,现在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有爽。
    凌冽的鸡巴很大,龟头的比例也大,每次捅进来的时候冠状沟摩擦娇嫩的肉壁,在拔出时带出里面的淫水,交合处很快就变得湿润起来,抽插间全是噗嗤噗嗤的水声。
    “若冰,你吸的好紧,我的小骚货,小逼夹的哥哥想干死你。”凌冽又开始说一些荤话。
    可惜凌若冰的身体就对这些荤话敏感,他一说,她就会流更多的水。
    “才不是小骚货,凌冽大混蛋,臭鸡巴,啊~”凌若冰呻吟着。
    “是大鸡巴,能把你干上天的大鸡巴。”凌冽拍了一下凌若冰的屁股。
    “啪”的一声,声音很清脆。
    凌若冰的身体抖了一下,转头瞪了凌冽一眼,脸色潮红,“你……”
    “小骚穴吸紧了,嘶……若冰,若冰……”凌冽爽的皱着眉头,汗水混着热水从他的额头滴落,他喊着凌若冰的名字,似乎想要将两人融为一体。
    工作上西装革履,矜贵的凌总,私下里居然操着自己的妹妹满嘴骚话。
    凌若冰心想,要是让那些暗恋他的人知道,还不惊掉下巴。
    两人正酣畅淋漓,浴室外面突然传出了手机铃声。
    是凌冽的。
    凌若冰觉得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接,没想到他扶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往外走一边顶弄。
    “我去接个电话。”
    “啊……啊~那你……拔出去啊。”凌若冰被他顶着走路,有些说不出话来。
    “鸡巴被你禁锢了,拔不出去。”凌冽边走边操,走到客厅里,由于环境空旷,啪啪声都被放大了。
    来到卧室,凌冽弯腰从床上的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接通电话。
    “喂,怎么了?”凌冽用正经的声音问道,实际上鸡巴还在穴内缓缓抽插。
    他的电话开了免提,所以凌若冰也能听到对面的声音,那是一个清澈的男声,有点耳熟。
    “凌冽,明天有空吗?”那个声音说,“我姑姑有一个女儿,和你是一个大学毕业的,现在是一名设计师,人挺不错的,她认识你,说想让我安排你们见一面。”
    “没空。”凌冽想都没想,“许言,我不是说了吗,这种事就不要找我了。”
    想让他相亲,他每天和凌若冰在一起的时间都嫌不够用。
    凌冽拿着手机,低头扶着凌若冰的腰懵的抽插了几下,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凌若冰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
    “人家好歹也是你学妹,只是想见一面而已,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电话那边也没有强人所难,只是凌冽的状态感觉怪怪的,还有奇怪的声音。
    作为另一个老处男,许言也没去多想。
    挂掉电话,凌冽把凌若冰推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从后面操弄。
    “哥哥是大白痴!变态……”凌若冰骂两句,声音就变成了呻吟。
    他明明可以先拔出去再接电话的,可他偏不。
    “变态?这还不算,我还有更变态的你没见识过。”凌冽轻笑一声,手指陷入她柔软的臀部,胯部快速挺动几十下,在她的体内射出了浓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