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playH

      卫兮然也看见了,他出声道:“你那里流水了,芩姿”
    芩姿臊得红了脸,卫兮然停下了动作,“我们先洗澡吧?”
    芩姿点头,两人又走到了花洒下,芩姿挤了些沐浴露在手心,“兮然,你身上有股比沐浴露还好闻的味道”
    “是什么味道?”卫兮然不解,他自己没感觉。
    芩姿:“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很好闻”
    两人互相搓着泡泡,又快速的冲洗掉,洗净之后,芩姿问:“兮然,我们就在这里做,好不好?”
    卫兮然觉得在哪里都可以,他说:“好”
    他单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双唇印了上去,将她逼到墙角,一只手移到了芩姿的乳房上,一边亲吻,一边抚摸,芩姿动情的呻吟,卫兮然的性器勃起抵着她的小腹,芩姿感应到后,手也移到了他的性器上,抚摸,揉捏,她动作很生涩,指甲时不时的剐蹭到他的棒身,卫兮然没管她,让她自由发挥。
    芩姿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推开他,邀请道:“我们做吧?”
    卫兮然看着她魅惑的眼神,想到一个问题,“可是这里没有套?”
    芩姿:“你别弄在里面就行”
    卫兮然‘嗯’了一声,伸手在她穴口探了探,很湿!很滑!
    他说:“把腿抬起来”
    芩姿顺着他的手慢慢抬起,卫兮然一手捞在半空,一手扶着性器在她的穴口那里磨蹭,然后慢慢地探入,阴道里够湿滑,比起之前,他的动作熟练了许多。
    他将龟头挤了进去,芩姿觉得疼,出声道:“兮然,你的那个太大了”
    卫兮然眼睛弯起一个弧度:“是你的那里太小了,它只有豌豆那么大点儿”
    芩姿:“啊。。。”
    卫兮然:“嗯…我慢点…还疼吗?”
    芩姿:“有点儿,没昨天疼”
    卫兮然笑了笑,“我再慢点儿”
    芩姿点头,卫兮然只一点一点的挤,芩姿看他额头冒出了汗珠,手臂的肌肉也高高鼓起,她觉得很好看,就去捏,因为她的分心,卫兮然的性器又进入了不少。
    芩姿惊呼一声:“好撑”
    卫兮然:“你的那里弹性很好,要不了多久就能适应我的尺寸”
    不带套的感觉更为奇妙,就像自由的小鸟没有束缚,他的性器像条泥鳅一样,往芩姿的穴里钻,越钻越深,直到进去了大半。
    卫兮然问:“还疼吗?”
    芩姿:“不疼”
    卫兮然:“那我开动了?”
    芩姿:“嗯”
    他开始挺腹抽动,性器在穴里进进出出,芩姿慢慢适应,他俯身亲她,从脖颈亲到脸颊,又亲她的双唇,芩姿‘唔唔’的呻吟,就开始那一下疼之后,她便不疼了,后来甚至很舒服,想要更多,她的手抓到了卫兮然的手臂上,狠狠的揪住他的肌肉,卫兮然感觉到后,只觉得跟挠痒痒似得。
    吻了一会儿后,他松开她问:“还有什么感觉?”
    芩姿:“我感觉很舒服,你还可以再快一点”
    卫兮然咧嘴笑了,抽插的更投入,他的手也移到了芩姿的胸上,他知道她的乳头比较敏感,他就用手指捻着她的乳头揉捏、拨弄,时不时的挤压,她的乳沟很诱人,看的卫兮然血脉喷张他加快了动作。
    芩姿尖叫:“啊…好深…好痒”
    “啊…啊啊……”
    卫兮然知道她现在很累舒服,他继续动着,肏弄了一会儿后,他的手又移到了别处,他将芩姿的脚搭在了旁边的置物架上,双手握住了她的腰,挺腹加深了抽擦的动作,‘啪啪’声在狭小的浴室里响彻,他的肉棒被打湿泛着光泽,芩姿的穴里还在不停的淌着淫水,淫水随着他的动作四处飞溅。
    没多久,芩姿就感觉下腹一股快感游遍全身,她的身体也跟着抖了一下,几秒的高潮让她欲罢不能,她的穴快速收缩着,让卫兮然感觉肉棒被咬住,他加速了抽动,想要将她嵌入体内,很快,他也感受到下腹处一股快意在流窜,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狠狠的肏弄了数下,然后抽出,龟头里瞬间吐出白色的浓浆,喷射在地板上。
    两人相视一笑,身上皆是汗水,卫兮然说:“刚才白洗了”
    芩姿笑得更凶了,“哈哈哈。。。。”
    无他,只好再重新冲洗一次,洗完之后,卫兮然套上背心,短裤,抱着芩姿去了卧房,他走到梳妆台边轻轻地将她放下,让她坐在矮凳上,然后去拿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吹风机的轰鸣很吵,芩姿随他怎么摆弄,卫兮然的动作很笨拙,但是他很温柔,吹得也很仔细,花了二十多分钟才将芩姿的头发全部吹干,他关了吹风机,放到梳妆台上。
    拉起芩姿的手,走到床边,让她先上床,然后才挨着她身边说:“睡吧”
    爱只做了一次,对于他来说远远不够,但是他担心做多了伤着芩姿,就忍着没有开口,芩姿看他上了床,扭着身子滚进了他的怀里,她迷恋他的体香,狠狠的吸着那股味道,好好闻啊!
    闻着闻着她就睡着了,卫兮然可没她这么轻易入睡,他平躺在她身边享受煎熬,直到眼皮疲倦,他才入睡。
    第二天,芩姿按时起床,她摸了摸旁边的位置,床单已经冷透,也没看见卫兮然的身影,难道兮然跑步去了?
    卫兮然确实去跑步了,他昨晚不但没睡好,还惨遭芩姿的夜袭,她不是把手搭在他的脸上,就是将大腿搭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还碰到他的兄弟,他本身也没睡多久,平时睡觉也很警觉,只要稍有动静他就瞬间清醒。
    一整夜就这么度过,他睡着得时间大概只有叁四个小时,还是迷迷糊糊的时醒时睡。
    快天亮的时候芩姿又将脚搭到了他身上,他实在睡不着就干脆起床,然后又无事可做,他就只能去跑步了。
    他边跑边分析,之前怎么没发现芩姿有这些动作?他想了很久,最终让他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很有可能是昨晚他没有抱着芩姿睡,一定是这样的,他以为离她远点儿自己能好受些,结果却适得其反。
    跑完了五公里,他出了不少汗,呼吸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稳。
    芩姿已经起床,她在其他房间找过了,没看到卫兮然,兮然居然跑步不带她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