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介意

      吕颜回来是休了年假的。
    洛知鹤听她说时很惊讶,她已经把她妈一年到头只顾着工作当成常态了,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想起来想要休息的。
    “也没什么,”她轻描淡写,“就是觉得累了想要休息一下。我和你唐馨阿姨说好了这周末两家一起去香山的温泉酒店放松一下,你晚上东西理理,不用带太多,周末就回来。”
    “这么突然?”洛知鹤满腹疑惑,“那就是要明天出发?”
    “嗯,”吕颜点头,“你周末有事?”
    “那倒没有”
    “那就这样,去理理吧。”
    说完她就回房间了,但洛知鹤看着吕颜的背影,总觉得她有些怪怪的。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天气很好,吕颜开的车,洛知鹤在后座上侧靠着窗,戴着个棒球帽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在补觉。
    “怎么还没诶,唐馨!”
    吕颜看了看时间,本来要掏出手机打电话问问了,一抬头就见唐馨正往这儿来,身后跟着提着行李箱的燕南赫。
    他俩一进来,燕南赫紧跟着就打了个哈欠,吕颜边启动车边笑:“我们出发太早了吗?南赫好像没睡够。”
    唐馨挥手:“别理他,这都要中午了还没睡够。昨晚肯定又熬夜玩游戏了。”
    燕南赫撇撇嘴,不和他妈一般见识。
    昨晚他到半夜两叁点才睡着,大早上被唐女士连拉带拽地搞起来和他说要出去玩,他才想不理她好吧。
    余光瞥了眼洛知鹤,他有点不好意思正面瞧她,见帽檐下她双眼紧闭,也往后一靠拉起口罩睡大觉。
    车跟着导航拐弯,唐馨按下车窗吹风:“天气真不错,还挺凉快的。哦对,我说怎么觉着有点不对劲,知鹤怎么没说话呢。”
    她回头去看,哭笑不得。
    “这俩小孩,”唐馨转回头,“都睡着了。”
    吕颜抬眼往后视镜看了一眼,燕南赫靠着椅背,大咧咧地两腿叉开抱胸而睡。洛知鹤本来是靠在另一边车窗那睡的,刚才车子拐了个弯,她随着惯性往右靠,现在靠到燕南赫左肩上去了。
    俩孩子的头挨靠在一起,睡得正香。
    香山距离市内大概40分钟的车程。南城山峰不多,它算其中比较知名的一座,是学校组织秋游或者周末爬山最经常被考虑的地方。因此开在半山腰的温泉酒店还蛮受欢迎的。
    燕南赫大了,和妈妈住也不太合适,所以吕颜他们总共开了叁个房间。
    “知鹤要和妈妈睡还是自己睡?”唐馨拿着房卡问她。
    “我随便吧。”洛知鹤犹豫了一下,她其实是想自己睡的,不过总觉得不太好说出口。
    燕南赫看出来了,在旁边故意调侃:“这么大还不敢自己睡?”
    唐馨甩他一张卡:“你闭嘴吧,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洛知鹤白他一眼,拿了张房卡到手里:“我自己睡好了阿姨。”
    吕颜倒没啥意见:“就这样吧,小孩一人一间,我们一起好了。上去吧。”
    她俩拿着包往前面走,洛知鹤跟在燕南赫旁边。燕南赫目不斜视,兢兢业业地推着行李往前走。
    “行了,”洛知鹤看他那副神经紧绷的样子就好笑,“我都没介意,你介意什么。”
    “我不是介意”燕南赫和她说不明白。
    再说,正常人不应该拿纸巾擦的吗?怎么会想用嘴
    “你为什么那么熟练?”他语气有些微妙,“你好像懂好多。”
    前面唐馨在叫他们快点儿,洛知鹤推了燕南赫一把,加快了脚步:“你想知道我从哪里学的?”
    “嗯。”
    没错!
    燕南赫想了快一晚上都没想明白,洛知鹤一直和他在一起,不是读书就是读书,从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的。
    谁教她的?
    他们距离唐馨她俩越来越近了,洛知鹤一把薅下燕南赫的头,凑他耳边压低了声音:“晚上告诉你。”
    燕南赫装作故意打开她的样子,边揉了揉耳朵。
    有点麻麻的。
    唐馨一把拉过燕南赫的衣服把他拽到身边来教训:“又在那欺负知知是吧!”
    “…。”
    他对他妈真是无力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