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小熊维尼

      小女孩抬起一双小鹿眼,嘴巴一嘟,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她们都不跟我玩翻花绳……”
    杜禾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抽了一张给她擦眼泪。
    纸巾散发着清香,香得小女孩都顾不上掉泪,抓着纸巾嗅个不停:“好香的纸巾,上面还有小熊维尼!”
    “你也认识它吗?”杜禾擦干那圆圆脸颊上的泪珠,将那包纸巾递到她眼前,“那小熊维尼送给你,跟你做好朋友好吗?”
    抱蜂蜜罐的胖维尼这时粗声粗气地说起了话:“你好你好,我是维尼,很高兴见到你!”
    “呵哈哈哈哈!”小女孩一下子识破,“是你在说话!”
    “不对不对,是我在说话啦!我在跟你交朋友呢!”
    “维尼”跳上小女孩肩膀,亲了亲她的脸,“我好喜欢你哦!”
    小女孩又是一阵脆生生的笑。
    沉院长和谭若而谈完事情从办公室出来,就看见这样的一幕:
    大人小孩围成一堆,在看坐在角落里的两个大小姑娘在翻花绳。
    “中间往上翻一翻,两线交叉翻一翻,翻出一只大龙虾,啊呜一口吃掉它!”
    小女孩吟着杜禾教她的儿歌口诀,脸上是开心的笑容。
    有人好奇问了一句杜禾读什么专业。
    “我已经工作五年了,是一名幼儿园老师。”
    大伙儿恍然,问的那人说了句:“看不出来,还以为是个高冷学姐。”
    到最后,杜禾被一群孩子央着教花绳教口诀,硬是不让她走。
    沉院长哭笑不得,对谭若而说:“看来你和宋队的地位都不保了。”
    谭若而也是笑:“那可好,我还能休息一下。”
    —
    当晚,志愿者群里在讨论今天发生的事。
    拍的照片也发出来了。
    其中,杜禾和小女孩翻花绳的场景也被拍下。
    杜禾低着头,笑容恬静,嘴角微微现出酒窝。而小女孩儿仰头看着她,笑得烂漫。
    大家说这一幕的意境绝了。
    群里有人@她,说什么“杜老师,你们幼儿园还招生吗?我今年叁岁……”
    杜禾看着,不禁莞尔,回了一句:“好哦,欢迎小朋友。”
    也有一些不正经的调侃搭讪,杜禾也就没回。
    突然有个群昵称叫“阿甘”的人出口说了一句:“学的说话本事都用来调戏了。”
    群里静默半分钟,紧接着疯狂刷屏。
    “什么什么?我甘哥晚上诈尸了?”
    “阿甘此话,妙哉妙哉。”
    “阿甘今天怎么没来?人家小太阳都不亮了哈哈哈哈……”
    一连串的“哈哈哈哈”让杜禾摸不着头脑。
    后面全是针对“阿甘”和“小太阳”展开的玩笑话。
    也没杜禾什么事了,她关掉微信起身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晚上七点了。
    程以骁最近都在加班开会,医院最近要评级,准备工作有很多,忙是正常的。
    不正常的只有他们之间尴尬的相处,那晚过后,他们分开睡已经快一个月了。
    说话还是像之前那般客气,只是再没有了拥抱而眠的温存,也没有了晚安吻和睡前故事。
    不适应,但也能慢慢适应。
    巫雨的偶像陈峰领衔主演的《烈火如歌》最近正在各大影院热映。
    据说反响不错,杜禾取完票在候影厅等待开场时,就看见观影结束的几个女孩子红着眼眶走出来,妆都哭花了。
    巫雨很是骄傲:“我峰哥主演的电影谁说不好看,我第一个打断他腿!”
    杜禾怀里抱紧一桶爆米花,左手一杯可乐,随巫雨检票入场。
    细说起来,她上次看电影还是实习那会儿,幼儿园寒假前夕组织了一次团建,看的是一部警匪片。
    而这一次电影围绕的主题,是消防救火。
    电影开场,便是一片汪洋火海。
    杜禾眸子被映亮,她看得入迷,仿佛自己也置身于那方焦灼之地……
    ……
    “由相似可知,线AC与线BD相等……”
    安静的教室里回荡着杜禾轻而清晰的讲题声,还有笔尖划过纸面的沙沙响。
    这样的安宁忽被一句骇人惊呼搅乱:“快看!对面屋子着火了!”
    “着火”这两个字像具有穿透性的魔力,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分钟时间,整栋楼的学生都知道了对面屋子着了火,且火势迅猛,直要把屋顶烧掀。
    着火屋子是清池巷里的其中一栋老式群居楼天台上另砌起来的水泥房,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屋主还搭架子养了黄瓜丝瓜,无论何时看向那处,都绿莹莹的生机盎然。
    而此时那里却化为了狂妄肆虐的火舌和滚滚浓烟。
    闻火赶来的楼下住户正在马不停蹄地往屋里泼水
    在那么猛烈的火势前,那小小的一桶水看起来是那么无济于事。
    于是课也上不了了,他们都挤在教室外的阳台走廊上“隔岸观火”,空气里都闻得到烧焦味道。
    唯独杜禾没有出去凑热闹。
    那间屋子的主人她和宋霖都认识,是宋霖外婆的好朋友,一个七十余岁的鳏寡老人。
    宋霖早在他们围观的时候就不见了,他的校服外套和书包还挂在椅子上。
    后来那天中午临近放学下了一场雨。
    杜禾没打伞,一路边跑边躲,被雨淋了个半湿。
    她看见清池巷里停了辆消防车,还有一群男女小孩围在楼顶着火的那栋楼下议论纷纷。
    她还看见消防员担着担架下楼来,白布蒙着一具烧得焦黑的尸体。
    人群里响起一阵凄凉的哭嚎。
    是宋霖的外婆,被一个女人搀扶着,哭得快背过气。
    杜禾没有找到宋霖。
    一整个下午,他都没有出现。
    傍晚放学,廖志鹏在给宋霖收拾书包,被杜禾喊住。
    “宋霖呢?”
    廖志鹏神色一滞,说:“在医院。”
    “他怎么了?”
    “被烟熏着了,正躺在医院里。”廖志鹏话里有责备,说到最后却哽咽难言,“那么大的火,他说要进去救方伯伯,我拦都拦不住他。”
    大火漫天,少年不管不顾就冲进去救人。
    浓烟随剧烈动作被吸入肺里,他的脑袋和喉咙,都疼得像要被烧穿了。
    眼睛涨疼,眼泪狂流不止。
    然而,宋霖要救的躺在床上的方伯伯,全身已被熊熊大火包围吞噬……
    宋霖被消防员背出来,跪在地上疯狂地流泪呕吐,当即被送去了医院。
    杜禾没有回家,和廖志鹏去医院看他。
    曾秀莲在宋霖旁边削苹果给他吃。
    心疼的话尽数落进杜禾耳里。
    “外婆不怪你去救方伯伯的心,外婆只怪你不为自己着想。那么大火,你进去要是有个叁长两短,留了外婆一个人,那外婆该怎么办?”
    宋霖原本一头细碎的短发,现在被剃成了光头,带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明明很疲惫了,却还笑得满不正经。
    “那我就成了舍己为人的英雄流芳百世,外婆沾了我的光,余下叁十年肯定享尽安荣富贵。”
    宋霖被曾秀莲扇了脑袋骂,咿咿吖吖地喊疼。
    尔后他嘴边的笑在看见站在门边,默默哭红双眼的女孩时,触及冰点凝固住了。
    十七岁爱逞强,话也说得英勇无畏。
    殊不知呕得要死不活,在救护车上晕倒时,闭眼前想的可全是这个女孩。
    他还没给她表最酷的白,还没跟她接最深的吻,还没跟她牵最久的手,还没跟她做最长的爱。
    他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从凉茫夜色里看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而这些想法太娘们儿,宋霖直到分手,都不曾说予她听。
    “那些特效也忒烂了吧?还有那找的啥主角儿啊?台词背不熟,人还没我们头儿帅!你说是不是啊头儿?”
    “头儿?头儿?”
    正跟队员边走边吐槽电影剧情的冯晓宇,见宋霖蹲在一个灭火箱边细细端详,折返回去问他,“又过期了么头儿?”
    头儿头儿的,喊得宋霖头儿都大!
    宋霖斜了他一眼:“你们先去吃饭,我处理点事情。”
    便起身朝服务台走。
    服务台小姐姐看见了有帅哥,眼睛噌噌发亮,摆出自以为甜美且勾魂的笑容,嗲声嗲气:“请问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找一下你们这儿的安全负责人。”
    料不到这话的服务小姐姐愣了下神,随后发挥优秀的服务素质回答:“不好意思先生,安全负责人今天不在,有事的话帮您联系经理可以吗?”
    宋霖颔首。
    冯晓宇他们见自家队长的职业病又犯了,趁宋霖没看见,在他背后无奈地啧啧摇头。
    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那意思。
    他们一伍七八个人,冯晓宇和周智宁远走在前头,看见电影海报立架边,站着两个衣品身材极佳的美女。
    一个稍微可爱一点儿,哭得梨花带雨。一个淡雅温柔气质类,在柔声安慰递着纸巾。
    有人怂恿让冯晓宇去要微信。
    “你们也太高看了我吧?虽然我是安消门面第二,比头儿稍次那么一点儿……”
    “少他妈废话!快去帮头儿要气质小姐姐的微信!”
    一帮大男人,可真为自家队长操碎了心。
    冯晓宇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去,到了人家面前秒卑微:“你好小姐姐,能要一下你的微信吗?我家头儿想认识你……”
    “你家头儿?”还在抽鼻子擤鼻涕的巫雨,这会儿顿时警惕,“你们是黑社会?”
    “人家那是老大!我们是安山消防站的,我们喊我们队长叫头儿!”
    “头儿?”巫雨是南方姑娘,不会念儿化音,听在耳里可爱得很,“你家头儿为什么不自己亲自来加,没诚意!”
    听到“安山消防站”,“队长”这几个字,杜禾扬起脸,忍不住望向冯晓宇身后。
    没有他的身影。
    讲真,冯晓宇活了二十二年,还真没见过像杜禾这样的气质美人儿。特别是那双春水一般温柔的眼睛,像要把他的心也给融化了。
    美人儿的声音也顶好听,温温软软的:“你们头儿也来了吗?”
    巫雨皱眉皱鼻子:“肯定躲在后边害羞得不肯出来,真娘们儿!”
    另一边跟影院经理重点普及消防安全知识的宋霖,此时鼻子一痒,侧身抬臂捂鼻打了个喷嚏。
    “啊!抱歉,你还有哪里不懂?”
    而这边冯晓宇正在疯狂解释:“我们头儿一!点!都!不!娘!贼爷们儿贼帅!十块腹肌单手开消防车!二十圈八百米一口气跑完不喘!抱着一百斤的姑娘还能整个凌波微步无影脚什么的,心情好还能带你体验快乐追风……”
    后面有听着想笑又不能笑的,捂着嘴忍不住肩膀抽搐。
    “冯晓宇真他爸是个人才!头儿听到还不踹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