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鸟依人

      顾悠自然是直奔她“因爱生恨”的谢衍之家。
    她寻思他不可能一直不回家,总要洗澡换衣服的吧,于是她边守株待兔了。
    她这次跟之前来找他抱的目的不一样,以前纯粹是太无聊了,现在她则是跟狩猎一样,而谢衍之就是她的猎物。
    现在,顾悠的心里甚至隐约有种兴奋和期待感,谢衍之现在身体那么棒,雄性荷尔蒙爆棚,说不定阳气也很旺,不知道她吸了以后会不会效果更强?
    说来也巧,她还以为要等很久,结果她刚到他家没多久,他就回来了。
    看到谢衍之一出现,顾悠毫不犹豫地就张牙舞爪地朝他扑过去。
    反正他看不见她,她想做什么做什么。
    当顾悠将脸凑到谢衍之面前时,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呼吸好像骤停了两拍,此时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所以她情不自禁地双手双脚都将他缠住了,整个人就像八爪章鱼一样牢牢扒住他。
    然后她噘着嘴凑到他薄唇边,等着他张开嘴,她大吸特吸。
    不过,她等了会儿,这家伙薄唇一直抿着,继续往屋里走。
    顾悠反正有的是耐心,她就不信他不张嘴,吃东西喝水讲电话,他都要张嘴吧。
    她也不赶时间,那就这么黏在他身上等着好了。
    于是,顾悠就像株无形的藤蔓缠在了谢衍之这棵树上,她还对他像是念咒一般絮絮叨叨着。
    “喂,张嘴,快张嘴,快给本大小姐吸点你的阳气……我以前也投喂过你不少好吃的,所以你补偿我点也没什么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咒语起作用了,谢衍之紧抿的唇还真被她撬开了一条缝。
    顾悠马上将唇贴上去,猛吸了一大口。
    不知道是不是她吸得太用力,这一刻她大脑竟然呈现一片空白,浑然忘我,带着他味道的气息如滔滔洪水一般铺天盖地地袭过来,将她直接淹没了,接着她仿佛被卷入了漩涡中,失去了思考能力。
    然后,医院病床上的顾悠睁开了眼,但她脑子还晕乎着,她撑着手臂想爬起来,却使不上力气,就跟喝醉了一样。
    真猛!
    尽管身体软绵绵的,但是顾悠能感觉到不同,等那劲儿过去,她慢慢爬了起来,下了床,然后在病房里溜达了好几圈。
    这次她有了经验,所以赶在“断电“前,她躺回了病床上。
    初次实验过后,顾悠马不停蹄地进行了第二次,第叁次,第四次……
    她就这样不厌其烦地,来来回回地奔波。
    说来顾悠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她猴子抱树一般挂在谢衍之身上,等不了太久,他就会做点张嘴的事情。
    要么喝水,要么打电话,让她很快就得逞。
    当然,随着她经验累积,她总结出了技巧,让她能吸更久,然后保持更长时间的清醒,她都可以从自己在楼层晃悠一遍,到搭乘电梯下楼买瓶饮料再回病房。
    不过,医院值班人员发现了她的情况,就算不是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这深更半夜的,一个穿着一身浅色病号服的女性身影,漫无目的地在医院走廊上闲逛,也够引人注意的。
    夜班小护士还以为撞见鬼了,差点吓出个心脏病。
    后来值班医生确认她的身份,担心她是梦游或者别的精神疾病,也不敢叫她,立马联系了她的主治医生。
    医生那边听了后虽然也觉得奇怪,但知道她之前醒过,所以没那么大惊小怪,而是通知了病人家属。
    然后,傅司年立刻起床,穿上衣服就赶到医院,刚好撞见清醒的顾悠。
    新婚夫妻在医院走廊见了面,气氛莫名有一丝尴尬。
    顾悠心情不错,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嗨,我又醒了。”
    因为俩人不熟,尽管已经结婚了,但是老公这个称呼,顾悠叫不出口,感觉好肉麻,她估计他也不会喜欢。
    有前车之鉴,傅司年怕她又突然晕过去,立马走到她身边一臂将她搂在怀里。
    顾悠明白他的好意,自然欣然接受。
    她注意到走廊的灯光照出来的俩人依偎在一起的影子,她不由自主将脑袋靠在他臂弯上蹭了蹭。
    她就连影子都这么娇俏可爱,这个姿势显得她特别小鸟依人。
    “身体觉得怎么样?我抱你回床上躺着?”傅司年问。
    顾悠摇了摇头。
    “我想再走一回儿,在床上躺了太久了。”
    她知道这个要求有点任性,这大半夜的,还是在医院,但她抗拒不了能真实地触摸这个世界的感觉。
    甚至靠在傅司年身上,她心里都觉得好感动,他为了她半夜风尘仆仆而来,长外套上还裹挟着外面深夜的寒凉气息,又混合着他身上的味道,让她觉得好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