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夫妻生活

      “傅司年,你能亲我一下吗?”
    四下无人,无比寂静,顾悠一时情生意动,心里还有点追求刺激的冲动,她虽然“亲”了云谨言和谢衍之好多次,但她没有真实的接吻的感觉。
    那是虚幻的,如镜中花,水中月,看似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实在“人鬼殊途”。
    而眼前的傅司年,是她法律上的丈夫,也是她现在真实可以摸到的人。
    顾悠充满期盼的眼神望着傅司年,但其实她心里也在打鼓,她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他当成神经病。
    毕竟她撞到脑子了,还出了大毛病,这一下诈尸一下植物人的,若换正常人,非但不配合,可能心里还嫌弃她。
    而傅司年还是这么怕麻烦的人,他那么热爱工作,因为她的事,他不仅要操心,还要花时间来医院,现在还大半夜被从床上叫起来。
    这么稍加琢磨,顾悠的热情之火已经瞬间熄灭了大半,只剩一点小苗子了,而这时,她腰上的手臂一收紧,肩膀也被他一揽,她整个人都被他抱住了,接着他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傅司年的气息扑面而来,冷幽的气息灌入她的口鼻中,占据了她的呼吸,而让顾悠更沉醉的是他干燥温热的唇,她踮起脚,用力地回吻他,小舌头主动朝他口中伸过去,在他口中翻搅勾缠,想要汲取他更多的气息。
    这跟她亲云谨言和傅司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是真实的吻。
    除了最开始的主动,由于她太过于热情似火,傅司年本来显得有些被动,但俩人吻着吻着,唇齿纠缠,气息交融,他就变得攻势猛烈起来。
    顾悠都有些意外,她感觉他要把她给吃了一样,而不仅他的吻变得强势有攻击性,他的欲望,也被她挑起来了。
    她明显感觉到他戳到她了。
    “抱歉。”
    一吻结束,傅司年望着被他亲吻得脸颊绯红,眼眸水光洌艳的顾悠,她浅粉的唇瓣也变得嫣红微肿,像是诱人的果实,饱满多汁。
    傅司年眸色幽暗,顾悠看着他的脸,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不仅心痒难耐,身体蛰伏的欲望也蠢蠢欲动,想要被满足。
    其实俩人上过床。
    是顾悠要求的。
    尽管俩人不熟,感情没到那个程度,但她觉得俩人既然要结婚,这可是人生一个重大决定,试一下床上的和谐程度还是很有必要的。
    其实顾悠也是担心,傅司年是性冷淡,那方面不行,虽然他长得帅,但万一中看不中用呢。这种事,还是非常需要亲身体验的。
    男人行不行,只有试过才知道!
    那方面顾悠可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虽然她没有恋爱经验,但她有性经验。
    她追不到云谨言和谢衍之,以她的脾气性格,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就算她耍心机手段硬睡了他们,也没意思。
    她一个千金大小姐,要美貌有美貌,要家世有家世,把自己搞得那么廉价卑微干什么?!她是疯了,又不是傻了。
    既然这辈子睡他们是无望了,但睡一个颜值不输他们,还比他们年轻的小鲜肉,还是彼此心甘情愿,甚至对方服务意愿也是大大的有。
    人都包养了,顾悠自然不可能就摆在那里当花瓶欣赏,自然而然的,把她曾经恋爱的憧憬,想从那俩人身上得到的体验,通通都在宋弦身上尝试了一遍。
    第一次顾悠是豁出去了,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想跟过去那个在男人身上屡战屡败的自己挥手告别,她要成为一个能将男人玩弄于鼓掌的女人!
    但宋弦她真是捡到宝了,他真是太奶太乖了,她让他怎样他就怎样。
    顾悠原以为跟喜欢的人做才会全情投入,身心满足,结果她发现其实不是的,体验之后她才理解,怪不得男人那么爱猎艳,做得多了,就想追求花样翻新,还要追求新鲜感。
    反正,确认傅司年对她有好感的情况下,即使俩人结婚没提上日程,她也想睡一下他,毕竟傅司年长得还挺不错的,圈子里难得洁身自爱的男人,传说中的高岭之花,睡他绝对不亏。
    当然,跟傅司年上床,虽然是顾悠主动提的,但她不能把自己表现得像一个饥渴色女,她很克制和矜持,只是想确认俩人的身体没问题。
    傅司年倒是毫不在乎男人这方面的面子,他对顾悠的提议表示认同,觉得很合理,但是他同时坦白他性经验为零。
    处男?
    顾悠的确有那么一点惊讶。
    毕竟他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男生不是一般十几岁就有欲望了吗?
    顾悠追云谨言和谢衍之的时候,偶尔会出点“小意外”,肢体摩擦,肌肤相亲,他们也会起正常的生理反应。
    而傅司年,追他的女人,只会多不会少,就她认识的那帮圈里放得开的女人,私下闲聊都提起,也不求能摘下他这朵高岭之花,能跟他春风一度也是值得吹嘘的资本。
    而且她知道她们绝不是口嗨,绝对付诸行动了,所以在她跟傅司年要结婚的消息传开后,马上有好几个女人疯狂轰炸追问她,到底耍了什么手段勾搭成功的。
    从她们那执拗的语气,刨根究底的态度,顾悠不难判断,对方在傅司年这里碰的壁,程度绝不输她之前的经历。
    所以,就算还没真睡到傅司年,顾悠已经爽到了,女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几乎抚平了她之前受创带来的大半伤痛,另外一半是被床上又奶又乖的宋弦给治愈的。
    只不过,傅司年坦诚没经验,顾悠跟他睡了后发现,他还真是一点都没有。
    俩人体位就是传教士,他规规矩矩的,也不知道什么前戏,也不乱摸她,整个过程绅士到让她叹为观止,要不是插在她穴里的肉棒硬硬的炙烫得存在感强烈,她真要怀疑他是不是性冷淡。
    反正虽然他长相身材颜值都让她满意,还有新鲜感,再加上睡他能满足的女性虚荣心,但是若深究体验感,还是差点意思。
    不过顾悠不在意,有宋弦的例子在前,她知道这日后是可以调教的,夫妻生活会越来越和谐的。
    当然,那时候,顾悠更多还是把傅司年当工具人了。
    联姻嘛,就是双方条件谈妥就结婚了。
    古代的时候,大家闺秀成亲的时候可能连丈夫的脸都没见过呢,她已经赚大发了,她很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