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1967年的法拉利,得有一百年了吧。你的品味还真是与众不同,”金发女人的手指抚摸过穆舟的车,在车门前停下了,“我叫珍妮弗。”
    五分钟前,穆舟领着她从船上下来,走到了码头旁的停车场。这里停着几十辆车,但她的车格外显眼——一百年前的老爷车,已经淘汰掉的款式。
    “来啊,看看我选的车内饰怎么样。”穆舟开了门,坐到了驾驶席上,顺手把车座子往后调了些。珍妮弗闻言,脱下了风衣外套,搭在手臂上,随后坐进了副驾驶。那条黑色吊带裙,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
    “刚才你可在我手上输了不少钱…”珍妮弗翻开了她的车内后视镜,随身的挎包里摸出口红,补在了唇上,然后看向穆舟,“内饰不错,我猜不止我一个人会喜欢吧。”
    她勾唇,随后伸手,几根手指落在穆舟的大腿上,充满暗示性。
    “你能从中抽取多少呢?”穆舟反问她。
    珍妮弗有很高的觉悟,撑着车顶,就坐到了穆舟的身上,并捧住了穆舟的脸,她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公分。
    “我喜欢你那颗痣。”
    穆舟先是盯着她刚补过妆的唇,又瞥了一眼她胸口的痣,再将视线移到右手边的车载电台上。这辆车的电台她特意没有改装过,保留着百年前的经典风味,连面板都是木质的。
    摁下播放键,车里瞬间响起了音乐,是石英城的电台里经常放的那种风格。
    穆舟才刚要进入状态,车身突然一震,车门被人突然猛力打开,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和珍妮弗双双被人拽了出来,然后猛的摔到地上。
    珍妮弗的化妆品散了一地,她毫无防备,吃痛哼了一声,看清楚来者后更是惊得花容失色。
    穆舟窝了一肚子火,刚要起身,就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使她整个人失衡,撞到车上。
    那一拳又快又狠,她的嘴角渗出了血,她几乎被打懵了,脑袋里充斥着蜂鸣音,麻木了一阵后,剧烈的疼痛接踵而来。疼到她难以直起身子,身体失衡,倒在地上,捂着脸颊蜷缩着,甚至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看清楚打她的人是谁。
    她从未被人打过。
    这一拳简直要了她的命,她只能痛苦地闷哼着。大脑一片空白中,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提了起来,在被人拖着走,双腿直直地杵在地上摩擦。
    “他妈的,还真有人敢玩到我头上……”
    “老子没亏待过你,你就是这样做给我看的?……”
    “老子不管你是谁,今天弄死你……他妈的…晦气…”
    恍惚中,她只听见一个粗野的男声,在不停的咒骂着。视线好久都是模糊的,她只能隐约看到天空的颜色,更无暇顾及刚刚的珍妮弗。
    稍微缓过神时,她的脸也开始肿了起来,一股子怒气直冲她脑门,她还从未被这般对待过。穆舟开始挣扎起来,她是被提着衣领往前拖的,只能用力地摇晃身体,伸手去掐抓着她领子的那只手。
    她死命地用力,不料对方的手是接受过改造的,皮肤硬得像鳄鱼皮,她的指甲差点断掉。那一瞬间她只后悔自己没在手上装点义体,好歹还有还手之力。
    感受到穆舟的挣扎以后,提着她衣领的那人,将她猛地往下一摔,她的后脑勺直直地撞在坚硬地面上,砰的一声,几乎是能把头骨撞碎的程度。
    之后她感觉一只充斥着铁锈味的大手覆到她脸上来,狠狠捏住了她还肿着的脸,口水混着血液被挤了出来,也流到她喉咙里,又腥又苦,呛得她剧烈咳嗽起来。
    “不是挺有本事,能勾引别人的马子吗?”
    穆舟疼得眯起了眼睛,大概看到了捉她的几个人。至少有4个,捏着她脸的,是个凶恶的,脸上有疤的光头。
    马子,什么马子。她脑袋飞速运转着。
    不会是克莱尔吧……被她老公发现了找人报复来了?还有谁?她脑海里浮出几个女人的名字,一下又记不起来具体叫什么。再就是……刚刚的珍妮弗了。
    她强压着怒气,开口说话。
    “我怎么知道她不是单身呢?我们还没发展到那一步。”被捏着脸,导致她说话有些含糊。
    光头没有理她,对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些手下便把穆舟拉起来,押着她往前面走了,穆舟被扯得生疼,却又无法动弹,满脸的不服气,心里已经将这些人千刀万剐一遍了。
    珍妮弗在一旁,连外套都来不及穿上,像耗子见了猫一样,畏首畏尾地跟在光头男人身后。
    想必珍妮弗,就是他的女朋友。
    穆舟松了一口气。别人还好,是克莱尔的话,有点麻烦。
    她被一路拖到另一条船上,下到了甲板底下,光线昏暗了不少,空气中有股潮湿发霉的味道,两边的隔断透出了一点霉斑,像是长年累月被锈迹侵蚀,过道的墙面都是泛黄的。身体时不时会蹭到那些墙上,她感到恶心极了。
    她听见光头在和手下商量,等下怎么处置她。
    说,把她扔进海里喂鱼,太便宜她了,先让几个弟兄来开开她火车,再丢进海里。
    穆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从前她再怎么皮,也没被人抓到过把柄。大部分时候,她身边都有人在,这次不巧,她落单了。好一个虎落平阳被犬欺。
    被人这样羞辱,她气的咬牙切齿,可出于求生的本能,她感到害怕,紧张地咬着下唇。这几个混混真的头铁到不确认她的身份就要杀她吗?
    自尊心不允许她说出求饶的话,即使因为恐惧,她的声线在微微发抖。
    “我还以为她是那条船上的人安排给我的呢。”
    穆舟生硬地挤出一个笑容,直盯着光头的脸。
    结果换来了光头的一个大耳刮子。她的脸已经疼到像火在烧一样。
    “操你妈!…”穆舟怒了,骂道,伤口的疼痛让她的脸差点拧成麻花。这种委屈她实在无法受下去。她怎么也想不通,好端端地,怎么就被人抓包了。除非有人跟着她们,然后向光头汇报了行踪。
    脑子里闪过很多种可能性…但她还不清楚,光头和赌博船上那些人,是不是一伙的。
    会不会是,仙人跳…她想。这是她唯一想到的合理的解释。
    “我给你钱,够你玩十个百个女人,如何?”
    穆舟试探性地问了下。如果是仙人跳,那他们一定会狠狠敲诈一笔才满意。
    “多少?”她没想到,刚刚还一脸惊恐的珍妮弗,突然换了一副表情,唇角勾起,捏住了她的下巴。
    这样一来,一切就说得通了。
    想必自己不是第一个遭殃的倒霉蛋子。只是这几个人,胆子未免太大了。
    不过,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事。
    “你提个数字,我都能满足你。我相信我能提供的数字,可以足够你离开石英城,远走高飞,不用害怕我找你麻烦,并且一辈子不用再干这些行当。”穆舟看看光头,又看看珍妮弗。
    “哪儿来的二世祖,口气那么大。就不怕我掏空你的家底吗?”珍妮弗上前来,轻抚着穆舟肿起来的脸,一路滑下去,勾住她的领口。
    “我从小就败家,嘿嘿。”穆舟探头,在珍妮弗耳边轻声说道。
    “哎呀呀,可惜了,早点遇到你的话,我就跟你了~又何必现在问你要5000万呢。”
    “小意思。我不是说过嘛,输给你,我一点都不觉得丢人。我的裤子兜里有个通讯器,打给我姐姐,我马上让她打款过来。放心,我不会耍花招的。”
    光头闻言警惕了起来,正要从穆舟的兜里摸出通讯器,却被她打断了。
    “不要你拿,我要珍妮弗替我拿。我喜欢她。”穆舟咧着嘴,露出一小排牙,样子十分欠揍,光头差一点没忍住,一个大脚就要踹到她身上。
    “老婆,小心有诈。这小妮子看起来不太实诚。”光头摸了摸自己噌亮的脑瓜子,说道。
    珍妮弗却轻轻摇了摇头,从穆舟的兜里摸出了那个通讯器,说:“一个败家子罢了,一接到转账,我们就立马开船走,本来这就是我们在石英城干的最后一票。”
    “那我呢!总不能拿钱了就给我丢海里吧!”穆舟挣扎了一下。
    “放心,拿到钱了,我就会放你下去,”珍妮弗拿着穆舟的通讯器,把玩了起来,“别耍花招,如果你敢报警,或者拖延时间,我会马上杀了你。”
    随后珍妮弗示意两个手下将穆舟放开。
    “啧,我果然就是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女人,越是危险,越是迷人呢。”解放了双手的穆舟,伸展了几下早已酸痛的筋骨,这个节骨眼了,还要嘴硬,占上一些口头便宜。
    她能感到脚下的船,正因为海浪的拍打而晃动着。接过通讯器,她拨通了姐姐的电话。在珍妮弗的要求下,穆舟打开了免提。
    电话接通得很快。
    “姐,你用私人账户转我点钱呢,呃,400万。不要走银行的渠道。我想投个项目,差点钱,算我借的你的。”
    “嗯,行。”姐姐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
    随后穆舟就挂断了电话,光头没想到她们的对话如此简短,对方连问都不问,就打款过来了。这些石英城的财阀……还真是钱堆起来的。
    “你也知道嘛,刚刚在牌桌上输了你那么多,不然我哪里用得着打电话问姐姐要钱哦。我把钱转你,放我走吧。”
    过了一会儿,钱到账了。
    珍妮弗警惕地把穆舟押到岸边,光头踹了她一脚,几人便着急忙慌地开船逃了。那船比想象中的快,破开海波,朝着地平线开去,逐渐变成一个小点。
    她们不知道,这个刚给他们送了5000万的大冤种败家子,留了个小小的礼物在那条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