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晚上,穆舟如约请了温蒂吃饭。地方是温蒂挑的,穆舟本以为她会挑一家高档一点的,谁知她只在家附近找了个小饭馆,主打炒菜,味道意外的还不错,价格也相当美丽。
    穆舟对里面的青椒炒肉印象挺深刻,虽然是合成食品,但口味没那么怪。要知道,这种价格,是不可能吃到真肉和真青椒的。这个年代,合成食品早已替代了正常食物,蔬菜只能在温室里种植,价格贵得离谱,禽类畜类也只有少数农场有资格养殖。
    之后,温蒂带穆舟逛了夜市,夜市街就在家楼下不远处。穆舟还从来没逛过这种地方,一切对她来说都很新奇。
    她觉得,比起夜市,这里应该叫黑市……
    卖烤串的,炸货的,炒饭的……除了这些,还有各种摆摊的,卖通讯器,vr游戏,甚至枪支弹药。想也知道,这些东西绝不是靠什么合法途径得到的。
    这里的霓虹灯牌,比石英城的还要闪,闪得人眼睛发疼。
    穆舟在一个地摊前,买了几件衣服。要是成冬冬知道自己穿地摊货,一定会打趣自己打趣到死吧。唉,成冬冬……
    一旁的温蒂提醒她,要买一套纯黑的衣服,工作的时候穿。她也照办了,想着既然是死人的场合,应该穿得庄重点,于是不情愿地买了套地摊货西装,和一件纯黑衬衫,她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穿上有多滑稽了。
    碍于面子,她不肯当场去试穿,直接就买下来了,也不管合不合身。总之这一穿,要么就是买保险的,要么就是马仔。
    路过一家按摩店的时候,穆舟还是出于该死的本性看了两眼,被温蒂敏锐地捕捉到。
    “怎么?你很感兴趣吗?要不要进去试试?”
    “没有没有。”穆舟连忙摇头,温蒂却笑了笑,说:“我请客?”
    “不了不了……”穆舟终于争气了一回,拒绝了,尽管心里还是有些好奇。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腰间别了把枪。
    温蒂回公寓的时候,沙发上已经坐着一位不速之客了。
    “哟,新任务完成了?”她把刚买的食物和烟,随手放在吧台上,然后倚着吧台,看着沙发上的人。
    “嗯,将功补过嘛。看起来你那边也挺顺利,那人比想象中好忽悠。”沙发上的人,拨弄着自己的手指。
    “不一定。她防着我呢,枪不离身。想必刚才你也看到了,跟了我们一路。”温蒂点了根烟。
    “哈,被你发现了。”沙发上的人摊摊手,起身准备离开。
    “不来一起吃点?”温蒂丢了个打包好的炒饭给她,对方毫不费力地接住了。
    “有点腻了。”那人拿着炒饭,眨眼间便跳上了窗户,消失在夜幕中。
    穆舟昨晚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清早上温蒂车的时候,连打好几个哈欠。身上的衣服让她感觉十分别扭,要不是衬衫也是黑色的,就真成了买保险的。她背了个胸包,枪就藏在里面。
    “工作第一天,拿出点干劲来。”温蒂看了一眼穆舟,说道。
    “精神着呢,老板。”穆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叫别人老板。
    车子发动了,电台里正播放着新闻,提到了虎鲨智能的产品,穆舟马上聚精会神,去听广播的内容,温蒂也注意到了,扫了一眼穆舟,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嘴:“别太关注公司的产品,公司没一个好人。”
    穆舟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
    “那这个虎鲨智能怎么样?我感觉市面上挺多他们产品的。”穆舟有些不自然,装作闲聊似的,打探起情报。
    “说了啊,公司没一个好人。最巨头的那几个,光源塔,虎鲨,朱庇特,都一样。”
    穆舟再次觉得自己被冒犯到。
    “……最坏的是哪个?”穆舟追问道。
    “最坏的啊……虎鲨吧。”
    “同感。”对于这个回答,穆舟在心里给予了全部肯定。
    “你又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温蒂笑了笑。
    “呃……因为她们的代表人,长得一副蛇蝎女人的样子,相由心生,一看就没少害人。”穆舟随便答了一通,但她也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温蒂笑而不语。
    十多分钟后,她们到了目的地,温蒂让穆舟跟在自己身后。这分明就是一幢快废弃的大楼,外立面已经残破不堪,没想到里面竟还有人住。
    楼道积满了灰尘,依稀可见几排脚印,墙面风化严重,鼓了包,一蹭就会掉一大块墙皮。
    她们在602室门口停下,温蒂特意叮嘱了穆舟,做好心理准备,随后给了她一副面罩和橡胶手套。那面罩装有过滤系统,像防毒面具。
    穆舟装备好这些东西时,心里就开始对“收尸”有了新的定义。尽管她做了好几遍心理建设,开门的一刹那,她还是震惊到了。
    两具一丝不挂的尸体,一男一女,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陈列在沙发上,能看出他们生前正在做爱,下体甚至还连在一起。男的嘴巴张大,又瞪大了眼睛,表情看起来极其惊恐,死亡就像是一瞬间发生的,将他定格在这一刻。女方的双眼,则是紧闭着的,看上去并无异常。
    他们身体上没有任何外伤,尸体尚未腐化,死亡时间不算太久,但已经僵硬了。
    穆舟从未这样直观地面对尸体,思绪开始混乱起来,胃里也开始翻滚,但还没到吐的程度。
    “第一单,还算顺利,没遇到死的丑的。现在帮我一起,把他们装进裹尸袋吧。”温蒂平静地对穆舟说,应该是见惯了这些场面,毫无波澜。
    穆舟听到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她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整个人都僵在原地,温蒂看着她,似笑非笑,挑了下眉。
    “怎么了?害怕了吗?这也正常。”
    “不不,等我缓缓……”穆舟努力平息着复杂的情绪,巨大的信息量一下涌进她脑中,沙发上的尸体明显不是自然死亡,她好像正在干一些不得了的事。难道所谓收尸,就是清理案发现场吗??这算是突发情况还是正常的?先前她以为,收尸就是从死者家人那里,把死者拖到殡仪馆,或者把死在外乡的人带回家安葬。
    “咱们干的这个合法吗?……”良久,穆舟开口问温蒂。
    “别想那么复杂的问题。我只能告诉你,这是被默许的。”
    也是,合法的话,哪里来这么多钱。穆舟心一横,上前了两步。先前自己又不是没做过违法的事,还仗着有姐姐出面,疯狂在法律底线上蹦跶。石英城的法律就是个屁。
    只是现在,她可没办法保证,有人罩着自己。
    穆舟鼓起劲,颤颤巍巍地抓住了女尸的手,试图把两具尸体分开。隔着手套她都感受到,死者连肌肉都僵硬了。
    “死人很重。你得从腋下抬。”温蒂说。
    (剧情逐渐步入正轨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