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刚试验的第二未公开型号,也和小姐的身体匹配不上。您再给我些时间,我需要扫描究竟是哪里出现了排异现象,可能需要采集一些小姐的脊髓组织样本,您放心,小姐现在处于麻醉状态,不会感受到疼痛.....”
    斐躺在研究室的检查台上,双目紧闭,她刚接受过麻醉,此刻处于丧失感官的状态。几根导线自旁边的仪器连在她的腰椎上,旁边的平台摆了双义体。那是光源塔的产物,还未公开问世,但已经处于研究末期,所有的功能都已通过检验。
    研究员向刚到访的柏莎汇报了工作进度,并列出了未进行匹配试验的义体清单给柏莎看。
    柏莎接过那张清单,神色复杂地走到检查台旁,看着斐那张恬静的脸,陷入沉默。斐是先天性残疾,腿有知觉,却不能发力,也站不起来。在这个断手断脚能接,甚至心脏都能换的2068年,她无疑是一例悲剧。很早之前她接受过义体移植手术,在双腿中植入了辅助站立的义体,但她的身体对植入体产生了强烈的排异反应,只能被迫摘除义体。
    这些年,她进行了无数次义体匹配试验,什么公司产的,她都试过,没有一次成功。强行适应的话,她可能会失去生命。
    能让她站起来的,只有光源塔科技在2025年生产的外骨骼机械辅助腿,那种机器通过生物电流完成指令,是早已过时的技术,穿戴在原有的脚上,笨重且不美观。
    “继续。如果有能匹配上的,第一时间通知我。”柏莎阴沉着脸,揉了揉太阳穴。她的红裙,在色彩单调的研究室内,格外显眼,犹如一滴血,滴在白纸上。
    今天没订单,穆舟躺在公寓的小床上,和名樰发点讯息聊天,打发时间。自从上次在名樰那儿喝过那款葡萄味的汽水,她就在家里屯了一箱。
    跟名樰接触,要比和温蒂轻松,她脸上没有成年人的阴险和算计,心性要单纯许多,穆舟是这样认为的。
    她还不敢胡来,在仙人掌市建立过多人际关系,才找上名樰。对方也不嫌她无聊,偶尔也会回复她几个表情,都是年轻人爱用的那些。她俩的聊天内容大多是一些闲话,诸如吐槽食物难吃,天开始热了这类的。聊着聊着,名樰还趁机向穆舟推出新业务,都是穆舟不需要的。
    片刻后穆舟觉得好笑,自嘲道,这个十几岁小孩,都比自己有事业心。
    正聊着,穆舟收到了温蒂的邀请,说是在超市买到了品相不错的肉,想在家里弄点儿烤肉吃,邀穆舟过来聚聚。
    穆舟知道,那些肉一定也是合成肉,但也答应了下来,她去并不是因为吃,这也许是个打探温蒂的好机会。
    然而,她不知道,这只是温蒂应对她试探的将计就计。
    温蒂的公寓就在她楼下,门被打开的时候,她难得在温蒂身上看到了一点除黑色外的,别的色彩——她穿着白色围裙,上面有绿色波点,看上去是新买的,还没有什么使用痕迹。
    “我闻到香味了。”穆舟站在门口,嬉笑着对温蒂说,这是她第一次进温蒂的公寓,她想借此,判断温蒂的个性。一个人的生活环境,能从侧面反映出这个人的生活习惯。
    “只是些香料,肉还没开始烤,进来吧。”她招呼穆舟在岛台旁坐下,穆舟悄悄观察着她的公寓。
    格局和穆舟那套几乎一样,但她这里要整洁许多,墙上也没有奇怪的涂鸦和旧海报,虽然算不上温馨,但住着绝对比穆舟那里舒服。沙发是科技布的,米白色,上面还铺着编织沙发垫,有点波西米亚的感觉,看上去比穆舟公寓里的旧沙发柔软多了。
    温蒂从冰箱里端出了腌制好的肉,又从橱柜里找出烤盘,洗干净后,才摆上岛台。这是个稀罕物,在几乎人人都食用合成食品和速食,营养补充剂的时代,微波炉才是最主要的厨具。
    “要我帮忙吗?”穆舟正欲从高脚凳上起身,就被温蒂叫住了,“不用,我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穆舟看着一盘盘被摆上桌的腌肉,摆盘还算精致,虽然和自己以前吃的那些不能比,但是她来仙人掌市以后,见过最精致的菜品。
    穆舟不喜欢吃生菜,但是烤肉时包着肉吃的生菜,她会吃很多,以此解腻,姐姐也总是趁这个时候,准备许多新鲜生菜让她吃,这样才营养均衡。现在的餐桌上见不到一点儿绿色,能搞到一颗土豆,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很奢侈了。所以她注意到,温蒂把盘子里的土豆切得很薄。
    那些肉看起来有“牛肉”,“猪肉”,“咖喱鸡肉”,完全是靠着颜色和纹样分辨的。
    除了土豆片,温蒂还摆了一个配菜过来,穆舟看不出那是什么,样子有点像腌菜。随后她又找来两支杯子,取了酒。
    温蒂在砧板上捣鼓着什么,穆舟看不太清,她一边备菜,一边说,“你看起来最近吃的不太好,等会多吃点吧。这些肉比餐厅供应的那些要好很多。放心,不是虫类合成蛋白,是人造的。”
    “劳你费心了,菜很丰盛。说实话我现在已经不挑了,这绝对会是我来仙人掌市以后吃的最好的一餐。”
    当温蒂把酒端到她面前时,她才看见温蒂刚才捣鼓的东西——是两颗青梅,已经去了核,对半切开了,分别被装到了两个酒杯里。
    “这是好东西,泡在烧酒里,口感会更好,闻起来也香。”一切妥当后,温蒂才在穆舟面前坐下。
    梅子吗……
    “谢谢,这很贵吧……你有心了。”
    穆舟在意的,是那个叫做“猫”的神秘女人。烧酒是青梅味的,因为加入了真正的青梅,所以香味浓郁,她喝下第一口时,猛地想到那人身上的味道。
    这个人就像芒刺一样,扎在穆舟的肉里,已经开始发炎,又痛又痒。
    温蒂的烤肉比想象中好吃,穆舟的心思却完全不在烤肉上。她和温蒂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也喝了不少酒,吃着吃着,开始味同嚼蜡,出于礼貌,等到温蒂停下筷子时,她才也放下了筷子。
    一番心理斗争后,穆舟决定,要再去一趟上回女人被麻醉倒下的那个公寓。即使这样做很冒险,但她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她不想再被动地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