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穆舟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她在等简泫青的解释,颇有管理者的威严,虽然那种严肃,和她的性格不符。
    简泫青倒是游刃有余,从茶几上的烟盒里取了支烟,压低了身子,把烟送到了穆舟嘴边,又替她点了火。
    穆舟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叼住了那根烟。
    “不用担心,我在确认他没有价值以后,才做掉他,我调查过了。他是你们公司研发部的,胆子很大,敢在这么严密的监视下偷样本出去呢。不过,以后没机会了。他和彭其铭不在一条船上,但曾经合作过,偷出去的样本卖给虎鲨智能了。”简泫青边说,边观察着穆舟的表情,从一开始,她的脸就是沉着的。
    “这是礼物,我不会向你索要额外报酬的。噢……彭其铭那边……”简泫青看到穆舟指间那根烟上逐渐变长的烟灰,伸手过去,五指拢在一块,手掌微合,“烟灰,掸在这里就好。就算把烟在这碾熄,我也不会痛。”
    穆舟看了眼伸过来的机械义体,并没有按她说的做,情愿把烟灰弹到地上。
    “……说重点。有我姐的消息吗?”
    如此近距离,穆舟才看清,她的义体是经过多次改装的,已经分辨不出生产源了。
    “穆棠,被控制住了,在虎鲨智能的总部里,暂时只有这点风声。彭其铭和柏莎那边的安保加强了不少,滴水不漏,我推测他接下来会设法得到光源塔更多股份。”
    “你,通过什么手段知道这些?”
    “比起这个,我更擅长杀人呢。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杀了柏莎?或者彭其铭?”简泫青没有回答穆舟的问题,而是走到了她身后,俯身靠在沙发背上。
    穆舟感到一些异常柔软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后脑勺,她应激般地想往前挪,却被一双冰冷的手轻易捉住脸,向后一倒,结实地撞在了柔软上。
    随之而来的,是简泫青魅惑的声音。
    “这几天,照顾好自己,主人。”她的手指,在穆舟的下颌、脸颊上游走,似是挑逗。
    穆舟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青梅,什么时候也成了迷魂香。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架势,她才开口:“我是想杀他们。但目前还不知道,参与这件事的,还有谁。我要知道他们关押我姐姐的具体位置,才好制定方案。”
    说得厉害,其实都是装腔作势。穆舟心里根本没有底,若不是简泫青突然出现,她还真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做什么。
    “如你所愿。现在,我想洗个澡。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简泫青媚眼如丝,看着穆舟。
    “我觉得我不需要‘附加服务’。”
    这回简泫青,一连去了好几天,穆舟也趁机找到了横须贺名樰。那个女孩子,虽然看上去像个阿宅,对自己竟挺热情。当然,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不过她没想到,对方会约自己在外头见面,并且不在磁石帮的地盘。穿过好几个拥挤的巷口后,穆舟走进了地下街区,这个街区很窄,但四通八达,周围开着各种店铺,还有不少街头刺青,就像是地下商业街,但过道要窄些,如果要并排走,会稍显费力。有人坐在人字梯上焊接店铺招牌,呲出来的火花,险些溅到穆舟身上。
    环境一如既往地糟糕,空气中还有油炸食品的味道,很闷人。
    穆舟看着导航,再三确认自己走的路没错,七拐八拐,在一家电玩城前停下了。这就是她的目的地,但她迟疑了。直到抬头看见电玩城的招牌,她才打消疑虑——“XL鸟居”,一个古怪名字,就是名樰所说的见面地点。
    店门是个有些旧的鸟居,红色的漆都有些剥落,上头还有人手贱刻上去的划痕,比周围店铺的门楣要高上一些,难怪要叫XL鸟居……(穆舟表情be  like:流汗黄豆)不过这个鸟居是木质的,从油漆剥落处能看到木纹,现在能用原木作装修材料,已经相当奢侈了。
    而且电玩城也很少见,几乎没有人会来玩这些老掉牙的机器,所以要么倒闭,要么改行。电玩城里的vr游戏,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产物了,即使更新好几代,画质,体验感,都远不如现在流行的能直接连上个人终端,让人身临其境到连气味和触感都能模拟出的游戏。
    店里还有几个人在玩,其中竟然有头发都白了的大叔和老奶奶,不过这些东西,正是她们那个年代流行的吧?穆舟观察着四周,没多久,一个人拍上了她的肩膀,她转头一看,正是横须贺名樰。
    她没扎头发,顶着一顶白色鸭舌帽,戴着一副圆形黑框眼镜,XL的,更显得脸颊像团子,带点儿未脱的稚气。刺绣夹克还是大了一码,松松垮垮,还挎着个很有个人风格的尼龙斜挎包。
    还挺像电影里接头的剧情,穆舟想。不过,更像是约着逛街?
    “你来了啊,小骇客。”穆舟的语气里带点调侃,她伸手,把对方的帽檐往下压了压,帮她把帽檐摆正。
    “我早就到了。在里面看你愣头愣脑好久了。”她显然对穆舟的称呼不服气,又抬手摆弄了几下帽子。
    “今天怎么想到来这接头?全仙人掌市最厉害的小骇客?”平日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中,穆舟发现,偶尔和她开开玩笑,也还不错。
    “这你就不用管啦。先进去,买点儿币,再和我说工作的事。”名樰扭头,指了指电玩城的自动售币机,穆舟也不犹豫,爽快地过去,拿了个小篮子,去接游戏币。硬币叮叮咚咚地落下,篮子几乎都接满了,稍后她把满当的篮子递给名樰。
    她能感到,横须贺名樰对她没有初次见面那么多的距离感了,小孩就是单纯。
    “你喜欢玩这些吗?要是今天的事情进展顺利的话,我再多买些币给你,怎么样?”穆舟问道。
    “好啊。我喜欢这些硬币拿在手上沉甸甸的感觉。不过,你怎么老跟哄小孩似的?”名樰发出了质疑且不服气的声音,手里拿着篮子掂了掂,硬币碰撞出清脆响声。
    “年龄差,年龄差啦……这是人的本能反应?”穆舟搪塞道。
    “没差多少,少占便宜了……”名樰嘟囔着,“我们去玩那个推币机,让你听听钱掉下来的声音,爽炸。”说着,她便拉起穆舟的衣袖,引着她往游戏机那儿走。
    “可以。你玩就好,我看着。”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名樰把装游戏币的篮子放在了游戏机旁,转头问穆舟。电玩城天花板上的彩色灯光,照在她的帽子上。
    “要你帮我,查个人。”穆舟凑近了,说得很小声,确保只有名樰能够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