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𝔭𝖔18𝖈в.𝓬𝖔𝓂

      城郊常常被沙暴席卷,政府重金修建的防沙墙,只能抵御一部分沙砾,抵不住的,自然就落到了这里。这片充当仙人掌市的二级沙尘过滤带,已经几十年了。
    天气系统早已失衡,有时候酸雨也会下到这里来,为了防止雨水侵蚀,所有建筑都涂上了防腐蚀材料。
    唯一的好处就是房价便宜,为了适应环境,大部分居民装上了肺部过滤插件,小公司的产品,滤芯每五年就要更换,但比买房划算多了。用不起插件的,就带着厚重的防尘面具,也还凑合。
    这儿还有一片空地,中心是座倒下的雅典娜铜像,已被风雨侵蚀得残破不堪,周围停了许多没有车头的拖挂房车,也有人在此处搭了棚屋,不远处有家汽车旅馆,来往的人多了,就成了个小社区,铜像成为了孩子们的游乐场。
    油罐般的旧房车,赛多纳的藏身处之一。受伤后她多数时间呆在这里。这单虎鲨智能开的价相当令人心动,足以让她躺平十年,不接任何单子。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她疏忽了,她没想到穆舟身边还有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看那对义体,像是职业杀手。
    就是这个疏忽,让她换了只义眼,面颊上留下了永久性的疤痕。
    修养时,她发现雇主还派了别的雇佣兵来追踪穆舟,想必都听过他口中的高额赏金了,但这酬金,只有一个人能得。
    仅仅一周,她已经干掉了叁个同行。
    机会不等人,她不能让这块肥肉飞走。
    虎鲨智能的造梦计划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梦境架构趋于稳定,数值平衡,现在他们可以保证,只要仪器还在运作,穆棠就不会从梦里醒来。
    如果另一个人接入仪器,调到同频,这个人就可以进到穆棠的梦里,变成任何身份。大脑会通过仪器连接,套取情报变得轻而易举,盗梦空间成真了。但连接的技术,他们不会上市。
    造梦问世后,会取代数字生命。泍魰鮜χμ鱂洅℗𝖔18𝓬v.𝓬o𝓂更薪 綪菿℗𝖔18𝓬v.𝓬o𝓂繼續閱dú
    石英城一如往常,简泫青没有什么特别的行动,她只会隔个叁五天,告诉穆舟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演出一副正在渗入虎鲨智能的样子。这局棋才刚下,她不会那么快让穆舟取得进展,就是要耗着她。
    她的任务,是获取穆舟的信任。现在还为时尚早。
    少女心思经不起逗弄,就在名樰坐在电脑前托腮发呆时,信息提示音突兀地响起,她以为是穆舟,点开看才知道,是一封挑衅的邮件。
    网页上有几个小丑涂鸦,正中间的那个,咧着嘴唇,露出夸张的门牙,他正伸手指着自己的舌头,上面有一行字。
    “敢来查我的ip地址吗?”
    这对骇客来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名樰一脸不屑,但还是接下了这个挑战。她都能想象到,做出这种页面的,背后那个人的大概模样。低俗,恶趣味。
    正好给新芯片试试水。
    她的防火墙是独立的,这封邮件能绕过她的防火墙发进来,说明发件人有些本事在身上。那就看看是谁,敢来找未来骇客大师的麻烦,她想。
    这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她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有芯片的辅助,她的能力确实得到了不少提升。看似简单的程序,却没有她预想的那么好破解,所以花了比她想象中更久的时间。
    等她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懒腰时,天已经黑了。这位小丑确实有点实力,最起码,不是刚入行的菜鸟。
    她把数据拷到个人终端上后,便穿上外套,前往破解出的信息指向的地方。地址在丽湾区的街上,没什么风险,如果在荒郊野岭,她就要另做打算了。
    破解出的地址范围精确到了5米以内,不出意外的话,那封邮件就是从这里发出的——名樰现在站在丽湾区的河边堤坝上。
    河水近乎枯竭,只有下雨后,水位才会涨上一点儿。水是深绿色的,枯死般的绿色,混着淤泥,表面浮了层油,晕开变成彩色,刮风的时候,机油,化学品,和淤泥的味道混在一起,侵袭人们的鼻子。
    为了不污染海滩,这条河早就截断两头,一头在上游,一头在入海口,现在不过一滩死水。
    正要找些线索的时候,另一条邮件发来了,是同一人发的,她识别出,这是个自动程序,只要她站在正确的地方,下一个挑战就会发来。
    那就奉陪到底。
    她捏捏拳头,干劲来了,破解这些,她会很有成就感。她喜欢证明给自己看,证明自己的实力,远超过一个编外人员。
    名樰离开后,路灯上监控探头的红光闪了闪,接管结束,那个视野,刚刚有人占用。
    第二条线索,她花了将近一天,才破解。接触那神秘人做的程序,她竟逐渐觉得有趣起来。使用那种编码方式的人很少,那人在她心中的形象,也发生了改变。
    她猜想过对方的身份,有可能是当过网络警察的人,也有可能来自其他帮派。
    这条线索离自己所在的位置更近,她很想追查下去,但是她手头上还有更重要的事。
    破解程序时她不住地分心,想到了穆舟,这是大忌,也是因为这个,她浪费很多时间。
    愁思令人讨厌。现在打开一罐葡萄汽水,她第一时间不是享受汽水的香味,而是会想,穆舟也喜欢喝这个。
    那句,“我很在意你”,算表明心意吗?
    她并不了解穆舟,但情窦初开的少女哪顾得上这些。
    其实穆舟长得挺漂亮的,只是太瘦了。不知何时,她开始这样认为。上次在黑义体贩子那,她看到穆舟赤裸的上身,还帮她穿了衣服……她的皮肤细嫩,不像是混子,身上有些疤痕,还有好几处纹身,不是帮派分子会扎的图案。名樰意识到自己观察得太过仔细了些,忙低下头,草草地把衣服套好。
    偶尔和她待在一起,好像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