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ρō18čκ.čōⅿ

      “你叫塞多纳·威斯特。我记住了。”穆舟死盯着雇佣兵胸前的狗牌,她嘴角抽搐,一字一句地说。
    塞多纳把沾着血的短刀收入鞘中,她看着穆舟拧紧的眉头,知道她在记仇,在盘算以后怎么报复自己,但她不会有这个机会。
    “债还清了,”穆舟顾不上划破的皮肉,立刻将衣服拉回来,“到我跟你讲条件。”
    她从外套内侧口袋里,掏出来个破片手雷。这便是她的底牌,是她托温蒂弄到手的。泍呅唯❶璉載䒽址:ρõ⒅𝖇𝓉.𝒸õℳ
    名樰醒来时一片混乱,恍惚中,她听到穆舟的声音。那声音又近又远,大脑混沌,她花了些时间缓过来,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嘴巴被胶带封死,手脚也被捆住,自己在回家路上被人阴了。头晕,四肢无力,芯片连接处电压不稳,她意识到自己的系统被人麻痹过,才导致昏迷,并且有现在的症状。
    做派和之前一样,也许是同一个人。不过这次,她的芯片更强,入侵的瞬间保护了她的大脑,她提前醒了过来。
    名樰尝试挣脱束缚,但无济于事。现在的情况,她能恢复意识,都已是万幸。她听到穆舟和幕后黑手的对话……听不太真切,但也猜到个大概。
    她侧躺在地上,甚至翻不了身,整个人蜷缩在一块,脸被地面蹭得生疼。她恐惧又紧张,虽见过不少帮里处理人质的场面,但当自己成为主角时,心境完全不一样。
    这个笨蛋穆舟,怎么一个人来的……名樰没时间计较到底是谁连累了谁,她刚才听见,那人要穆舟掀起衣服。
    她奋力扭动着身体,想制造出点噪音,转移那人的注意力。
    穆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了手雷上的保险扣,那是个老式手雷,模样不好看,但威力管够。只要她松手,这么近的距离,两人都会被炸死。
    “想清楚,雇佣兵,尸体没有活人值钱。”穆舟忍痛,从铁桌上跳下来,把手雷护在怀里。她断定塞多纳要活捉她,所以她赌命。
    塞多纳不怒反笑,她是真没想到,那个二世祖还留了这一手。
    两人对峙着,穆舟本想挤出一个嘲笑,但她笑不出来,脸颊微微颤抖。伤口不断渗血出来,衣服被濡湿,贴合在身体上,她并未发觉。
    “我现在就要见她。我要看着她安全离开,然后,我们再谈。”许是逼得急了,穆舟说话的语气格外成熟,活像战场上运筹帷幄的老将。
    她推测塞多纳是个自负的人。这里荒废已久,从外面到室内,穆舟都没看到一个运行中的监控探头。塞多纳似乎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有十足的把握。
    “好。”塞多纳本想拖延时间,带着穆舟去另一个方向,好伺机夺过手雷,名樰却在这时,发出了噪音。
    她是费尽全身力气,蠕动到铁货架旁的。身旁没有任何趁手的工具供她使用,她甚至抬不了手。情急之下,她一头撞在了货架上,头上戴的眼镜,碰撞出沉闷的金属声。
    这下塞多纳不得不把穆舟带去名樰跟前。
    少女一直被关在仓库隔间里头,她的长发散落在地上,衣服蹭上不少灰尘,满脸的汗,眼睛憋的通红,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见到穆舟进来,她想说话,但嘴巴被封住,只能发出闷哼。
    “把绳子解开,胶布撕掉。放她走。”穆舟捏着手雷,一刻不敢懈怠。
    塞多纳照做,扯到嘴上的胶布时,穆舟还责令她轻点撕。她在心里暗暗嘲讽,这个二世祖,没有公司领导人的本事,却把公司领导人那该死的语气学得有七分像。
    名樰也不愣着,束缚一解开,她马上就要起身,只是身体机能还没完全恢复,她乏力得站不起来,穆舟立刻上前扶住她,场面现在对她们有利。
    穆舟正要开口威胁塞多纳时,耳旁传来铁皮碰撞的巨响,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车,硬生生冲进了本就破败的仓库里。铁皮裂开,仓库的顶棚因冲撞而晃动,掉下氧化物碎片和厚厚的灰尘,塞多纳立刻找了个掩体,拔出枪来,穆舟和名樰则躲到货架后面。
    狡猾的渔翁来分食了。塞多纳知道这些人,他们是另一帮雇佣兵,和自己接的同一个活。能找到这里,说明穆舟的位置已经被锁定。
    穆舟迅速反应过来,也许就是这群人,给自己发的另一条短讯……
    “看来你上面的人不够信任你,还请了别人来,”穆舟冲着塞多纳的方向喊道,她找回主场似的,表情相当臭屁“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到我这边来,给你三倍。好东西值得等。”
    塞多纳没回复,双方开始交火,她使的一支双管霰弹枪,弹容量虽小,但威力强横,压得车旁的几个雇佣兵一时无法接近。
    穆舟趁乱把那颗手雷丢出去,几秒后便爆炸了,她丢得不准,碎片只嵌入车头,没造成任何伤害,但足以创造逃脱的机会。
    名樰还走不动路,情急之下,穆舟把她扛在了肩上,从来时的铁门逃了出去。双方打得激烈,运气好的话,她就能成功脱身。
    说来好笑,这点力气,还是她拖尸体练出来的,幸亏名樰不重。
    事后她想起这个场面,总把自己脑补成战场上的英雄。
    现在她能做的,只有跑,撒丫子跑,跑到义体超负荷。名樰被她的肩膀硌得疼,但只能咬紧牙关,攥紧穆舟的衣服。
    温蒂就在砂场外面等,她的车没熄火,一眨眼,她便看到穆舟肩上扛着人,踉踉跄跄地朝自己跑来。
    她早就做好了掩护的准备,冲锋枪上了膛,不等穆舟喘气,就把两人安置到车上。后面有尾巴,那几个雇佣兵追了上来,温蒂油门一踩,车冲出去,卷起沙砾。
    灵车的位置够宽,穆舟和名樰并排坐着,肩膀贴肩膀。这场逃亡还没结束,穆舟不敢喘太大,她的肺都快炸了。透过后视镜,她们看见追兵的车越来越近……
    这时穆舟随身携带的,名樰做的那个防定位装置,闪起了红光。
    那可不是好兆头。名樰脸色一变,她迅速从穆舟身上抢过那个装置,狠狠地丢到了车窗外。
    “怎么了?”穆舟怕她有心理阴影,握住了她的手,她毕竟年纪不大。
    “装置失效了,有人黑了进来,他们就是靠这个找到你的……”此刻她的内心充满自责,以及不甘。她想不到自己引以为傲的技术,轻易就被人破解。
    “没关系,我们这不都还活着嘛。”穆舟努力压制着喘息,对名樰说,但她的眼睛,始终盯着后视镜。
    “以后给你做个更好的……”名樰握紧拳头,说。
    追兵咬得紧,那几个急功近利的家伙,已经在这台灵车上留下不少弹坑,温蒂啧了一声,掏出个破片手雷,朝后面丢过去,不偏不倚地炸到越野车。
    短短几秒,穆舟就听到一声巨响,温蒂竟把他们整部车都炸烂了,只用了一颗手雷。
    爆炸扬起沙尘,后视镜中映着滚滚浓烟,残留的车架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