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我们的小朋友最近怎么样?需要我回来一趟么?”
    “看起来不需要。”温蒂回复简泫青。
    “我查到点有趣的东西。穆棠身边那条猎犬没死,他在找我们的小朋友,把她藏好咯,别被偷走。”
    “你的进度不如磁石帮的那位,你该反思一下了,猫。”
    “她们进展到哪一步?”简泫青眯起眼睛。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名樰得知穆舟是光源塔的人时,下巴差点掉地上。眼前人瘦削又苍白,她实在没办法将穆舟和那些个上流人士联想到一起,也想不通这种巨头公司的千金,怎么会沦落到这一步。唯一解释得通的,就是穆舟身上带的那些好东西。
    “你就偷着乐吧,我才不爱和上面那些人打交道,你是例外。”片刻后,名樰抱着手臂对穆舟说道,嘴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穆舟跟她讲了自己的遭遇,名樰听完后面色凝重,她多少能体会穆舟的心情,因为自己也有个姐姐,虽然姐妹俩因工作原因很少待在一起,但感情深厚。她也暗下决心,要帮穆舟的忙。
    想不到看上去风平浪静的光源塔科技,底下暗流涌动。
    突发状况接二连三的来,穆舟总算明白,等待漫无止境,不如主动出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眼下她要冒险一回,去找到那些暴乱分子,跟他们合作。
    她给名樰看了网站上截取下来的logo,名樰不知道这个组织,但认出那个图案是茨木童子。她又去问温蒂,温蒂一向靠谱,还真打探到些情报。
    还有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她们追踪了穆舟通讯器收到的那条信息,发现那人和给名樰下挑战书的,是同一个。看到那句“你的小相好”时,名樰的脸瞬间爆红。“什,什么鬼称呼!”她忙关掉对话框,眼不见为净,穆舟却要火上浇油,趁名樰害羞,在她脸上轻啄一口。
    看来那个海滩是非去不可。一通思考后,名樰想出个计划。她负责搞定守卫,穆舟和温蒂混进去,跟着她终端上的导航,到指定位置,接收下一条线索。有温蒂在穆舟旁边,安全得多。
    想在那片海岸线上不被怀疑,不被驱赶,就得扮成有钱人的样子。名樰下了血本,给两人租了身昂贵服饰。
    “但是,哪里有人去海边穿这些?”穆舟摸着名樰递来的衬衣和外套,感到困惑。
    “哼,这可是我掏空家底租来的!”名樰不服气地看向穆舟,脸颊鼓鼓的,“你这个笨蛋!你不知道……”
    她正要争辩,温蒂替她解答了穆舟的疑惑。
    “那一带的防护不是什么篱笆,铁丝网那么简单。原始森林铸了5米高的围墙,安上电网,每隔一段距离安插一座炮台,以此将海滩和外界隔绝起来。为了垄断这片海域,他们连海上都修了一圈防御设施。唯一的入口就是他们开在海边的酒店,只有穿过那酒店,才能到沙滩上。”
    原来是这样,这和穆舟曾经听闻的关于这片海滩的描述大相径庭。
    “原始森林?那个暴发户公司?这么有钱?”穆舟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个在她社交圈里根本不会出现的公司,一个食品厂,为了垄断这片海滩,整出这么多工程。
    “看吧,温蒂都知道。乖乖换好衣服,收拾下自己,其他的我来搞定。原始森林雇了我们帮的人在那儿执勤,我能引开一两个守卫,你们抓紧过闸机。对了,身上不能带武器。”名樰抬手,戳了下穆舟的脸,谁知她脸上没挂着多少肉,一戳就戳到了颧骨。
    “暴发户找黑帮当保安,你们帮业务范围还挺广。正好我也缺人,要不帮我挖几个人过来?”穆舟贱兮兮地说。
    “少贫嘴了。你有我这种天才骇客助阵还嫌不够?”名樰说话时停顿了一下,温蒂在旁边时,她不想厚脸皮地自称美少女。
    温蒂自然知道两人之前微妙的磁场,干咳了一声,说:“先去换衣服,别耽误太多时间。”
    穆舟点点头,于是她和温蒂一个去卫生间,一个回房间,开始捯饬自己。
    她接连穿了那么久的地摊货,摸到昂贵服饰的布料时,只觉既熟悉又陌生,恍若隔世。她看了眼外套的标签,这个品牌的衣服在石英城很受权贵们的喜爱,名樰那小鬼确实花了不少钱……她就恨现在自己一穷二白,否则随便一出手,小屁孩就能睡在一个连床都是钞票垒起来的房间里。
    穿好后穆舟看到镜柜边的泡沫发蜡,于是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又画了淡妆,遮住黑眼圈,整个人精神很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和以前的自己重迭,眼神却截然不同。她想到姐姐有一手不错的打理发型的技巧,都是在自己身上练出来的。本该交给下面人做的事,姐姐却乐此不疲。
    她听到温蒂从房间出来,回过神,知道自己不该让她们等太久,整理好领口,便走出卫生间。
    看到穆舟打扮后的样子,名樰先是惊讶,而后笑了起来,露出尖尖的虎牙。
    “看来我挑衣服的眼光还不错嘛,像模像样的。”
    “挺懂我的,美少女。”穆舟抬手,捏了捏名樰的脸,要不是温蒂在这儿,她还想捉弄小孩儿,这阵子她经常这么做。
    随后穆舟看向温蒂,她换上了v领连衣裙,腰部系了优雅的结,衬得她的身体曲线格外优美。取掉头巾后,她红酒般的长发十分张扬。为了整体协调度,她擦上厚重口红,又带了耳饰。
    “很漂亮。”穆舟赞叹。
    两人站在一起时,温蒂才更像权贵。谁叫穆舟平时一副吊儿郎当样子。
    “差点东西,等我,”温蒂看过穆舟的行头后,转身去房里,拿出个戒指来,“戴上,物归原主。”
    戒指正是当时穆舟作为酬谢给她的那枚,金属光泽不减。
    “你竟然没把它当掉,能换挺多钱的。”穆舟边说,边从温蒂的掌心拿起戒指,她其实有些诧异。
    “我还没穷到要卖它去换钱的地步。”
    戒指穿进手指后,不太紧实,大了一圈。
    “哼哼!你们仔细听,我引开守卫的时候,会用程序干扰闸机,趁着旁边的指示灯闪绿光的时候快速通过,这事我以前干过。”名樰胸有成竹地说道。
    “你不进去么?不是想跟我一起看海?”穆舟忽然想起,少女提过的事。她看到少女眼睛里闪过一点灰色。而且现在让名樰落单,她怕又有麻烦的雇佣兵上前来,重蹈覆辙。
    “等你这些事办完了,不是随时可以带我去么?想去几次就去几次。”
    等她再成为穆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