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

      七月开学季,育成高中迎来新一批学生,初中毕业的新生显然对即将开启的高中生活万分期待,雏鸟出巢般挤在宽阔的校园里熙熙攘攘,家长簇拥着自家的孩子办理开学手续,眼梢嘴角尽是喜意。
    毕竟考上育成意味着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条件以及优质的人脉关系。
    今天只有新生报道,热闹欢快的环境中,卓然显得格外突兀,她孤身一人走在路上,脸上带着亲切的笑脸向沿途遇到的老同学打招呼,她实在太受欢迎,又不会敷衍他人,每一个相熟的人她都会耐心交谈,没过不久身边就围来许多人。
    她相识的同学带着笑得谄媚的父母如苍蝇闻到蛋糕香味般凑上前,声音带着刻意的惊喜:“你是卓然吧,哎呦,我是程程的妈妈呀,上次家长会我们见过的。”
    只见身着桃粉紧身长裙的妇女,紧身裙勾勒出她身上一圈圈肥厚的肉,身上堆砌满满的珠宝首饰,富态横生的脸上发出精明的光,绿豆般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卓然。
    她旁边的儿子面颊发烫,青春期的孩子最好面子,他嫌弃自己的母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太丢人,双眼根本不敢再看卓然。
    “阿姨好,您来送程同学上学呀?”温柔的声音响起,未受眼前妇女的影响,礼貌克制不给人一丝难堪。
    这让旁边生出鄙夷心思的人暗暗羞愧。
    她身边围着三两个同学也挤上前,努力找话题同她交谈:“卓然你考了全市第二,一定能进奥赛班了吧。”
    听到这话,被簇拥的少女温柔的笑容停留一瞬,然后笑得更加温柔了:“我还没有报道,我也不了解。”
    众人这才发现已经耽误了别人的正事,刚刚自称程程妈妈的妇女立马体贴的让出来路,嘴里还不忘:“卓然呀,我家孩子怕生,你成绩好,在学校里你多照顾照顾他,帮他补习一下数学啊。”
    太过温柔的人总会被理所应当的指使,她随和的态度令妇女得意忘形。旁边的人听到这话替卓然不平,但是卓然脸上不见一丝愠怒依旧态度很好的应允了,随后礼貌地一一道别,她顺着让出的路逐渐远离人群。
    一帮人还围在一块喋喋不休。
    路中央不知是谁遗落的玻璃水杯,卓然目不斜视仿佛未注意,水杯被她踩到脚下,轻轻向后一踢,好巧不巧的滚到肥腻的妇女脚下,那女人恰好向后退踩到水杯,滑稽地张大嘴尖叫,狠狠摔了一跤,旁边的人齐齐发出惊呼。
    伴着身后传来的尖叫惊呼,卓然愉悦地眯了眯眼睛。
    一堆臭虫。
    ——————
    卓然没有去报到处,直接敲开了校长的门。
    育成高中的校长坐在华贵的木质办公桌前,抬头蹙着眉看向她,质问的话还未说出口,门前的少女开口:“校长好,我是卓然。”校长皱起的眉毛立马松开,笑着从椅子前站起,迎着卓然坐到会客室的真皮沙发上。
    校长笑呵呵的开起话头:“今天开学,还适应吗?”
    卓然笑着点头:“环境挺好的,我很期待在这里上高中。”
    两人平淡地相互寒暄一阵,校长有些意外卓然的到来,当然,惊喜大于惊讶。他一时搞不清楚她的意图,心里暗暗猜想卓家是否有意投资,心中所想映到脸上,慈祥的笑容不自觉带上些市侩讨好。
    当校长大力称赞她优异的成绩,重点表扬她全市第二的好名次时,她笑眯眯地状作无意提起了第一名:“我哪有您说的这么优秀,全市第一才真正的值得夸奖,毕竟他比我多考将近20  分。”
    校长没作疑,顺着她的话感叹道:“宋呈一这孩子的确厉害,这成绩创新高了,还好是进育成了。”
    卓然笑了起来,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直接点出今天的意图:“我还不知道我在哪个班呢?”刚刚的聊天她得知,高一分班不按成绩而是随机分配的,这就意味着,她需要耍些小手段才能见到她想见的人。
    班级早已划分好,校长打开分班名册,搜索到卓然分到5班,笑着说:“育成的老师都非常好,每个班主任至少教了十年书,任课老师也是经验丰富,五班的班主任去年刚得本市的优秀教师奖。”
    卓然才不关心这些,她浅浅噙了一口茶水,问道:“宋呈一在哪个班?”  待的够久了,她无意再浪费时间。
    “他在10班。”
    卓然并不意外,她朝着校长微笑开口:“是这样的,我还有许多不足,他的成绩很好,我觉得我和他在同一个班有利于我的学习,所以……”
    “这…”校长一时捉摸不透是何用意,有些迟疑,分班名单出来前他刚开会强调,不允许任何形式的篡改,毕竟前几届的走后门让学校搬起石头砸脚。
    “当然没问题,那就一起分配到五班吧。”他笑着应下,立马坐在电脑前将宋呈一的名字改到了五班。
    开学初有不少家长试探想要换班,都被他三两下应付过去了。现如今,他坚持的规定就这么轻易破了。
    她想要的已经达成,不再停留,卓然站起身,乖巧的同校长道谢告辞,刚刚打开门,校长突然叫住了她。
    卓然的手还搭在门把上,校长办公室的阳光很足,打在茶几上的盆栽上,影影绰绰的映在卓然身上,她背对着阳光,露出嘲讽了然的笑。校长只见转过头的卓然笑容温柔的问:“校长还有什么事情嘛?”
    “咱们学校也要扩建了,不知道…”
    卓然盯着校长急切的脸,勾起嘴角:“我不太了解这些事,如果您直接给我母亲打电话,她会很高兴的。”
    轻轻关上校长室的门,卓然漫步在校园中,她已经无事可做,驻足在育成高中的介绍牌前,心不在焉地盯着地图看。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期待明天的见面了。
    ————
    下午四点钟,卓然通知司机来接她,她慢悠悠地顺着刚刚的地图牌发现的偏僻路径朝校园大门走去。
    生活总是无趣的,快乐需要自己寻找。
    “卓然!?”背后传出一声愤怒的、熟悉的娇俏声音。
    唔,这不,快乐自己就找来了。卓然轻轻回头,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轻轻眯眼,果不其然,是童真。
    卓然的视线放在童真裹着厚厚的石膏板的左手无名指上。
    童真走近,看到卓然盯着她的无名指,她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关切神情:“童真,你的手养的怎么样了?”
    她怒极反笑:“你少在这假惺惺!我这样你不应该开心嘛?”她扬起手,将包扎好手在卓然面前晃起来,“是不是你做的手脚还不一定呢。”
    童真与卓然从小就上着同一节钢琴课,至今已经有四年。两人从小不在一所学校,但因每周的钢琴课,两人至少要见一次面。自从童真喜欢的男生向卓然表白后,两人的关系水深火热,当然,是童真单方面的不对付。
    一月前,童真弹钢琴时钢琴盖突然砸下来,童真躲闪不及,无名指被狠狠砸到,当场痛的冷汗留下来,大哭起来直到救护车赶到。
    钢琴班的钢琴都是上乘,每个琴盖都有缓降器,事后老师检查却没发现什么蹊跷,班上的老师有些心虚,童真所在的班人数最多,只有这班能用上所有的钢琴,童真经常借口不上课,因此配给童真的钢琴只有她一个人用,钢琴老师有时经常忘记保养那架钢琴。
    旁人只当意外,此事不了了之。
    童真原本也以为是自己倒了大霉,但是在听到她的吐槽之后,宋呈一正在削苹果皮的动作一顿,缓缓抬头对她说:“你以后离卓然远点,不要招惹她。”
    童真一愣,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意思啊,这件事难不成是她做的?”随后又嗤笑:“怎么可能,我骂她最凶的时候她怎么不报复,我都逃课了一个月没见到她,她有病啊做这事。”
    她觉得不可能,虽然她讨厌卓然,但是那人一看就不是做出这么恶毒事情的人。
    宋呈一就是她心事的垃圾桶,在外面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她都要在这个小竹马面前大肆渲染吐槽,久而久之,宋呈一知道了她口中的卓然。
    直到站在卓然面前,童真也压根不认为这件事是她做的,但不影响往她泼脏水,她就是要恶心恶心卓然。
    “要不然琴盖怎么会突然砸下?宋呈一说了,安装了缓降器的钢琴出现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卓然眼里闪过什么,迷惑皱眉重复道:“宋呈一?”
    童真倨傲的勾起嘴角:“宋呈一你不知道?他可是超过了你一大段成了全市第一,我可是和他从小长到大的。”眼睛盯着卓然,期望从她脸上看到不甘。
    卓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远处有人扎堆窃窃私语,轻轻开口:“是宋呈一超过了我,又不是你,你怎么进育成的,还是个谜呢。”
    童真大怒:“你放屁,少血口喷人,我是真材实料考进来的,有宋呈一辅导我,我还怕中考?”
    卓然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轻轻捂嘴笑了起来。随着四周聚集的人增多,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可奈何和隐忍,盯着地面轻轻开口:“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
    人群围过来,有人看不下去,大声嘟囔道:“童真,开学第一天就这么大脾气啊。”
    童真身边的姐妹见状不妙,连忙从中和稀泥:“误会误会,童真就是嗓门大,听着像吵架,没恶意没恶意的。”
    卓然顺势接下去,朝人群摆摆手,微笑道:“我和童真认识,误会一场。”随即看向童真,眨眨眼道:“我要回家了,要一起走吗?”
    童真哽住好长一口气,表情肉眼可见地愤怒,她冷冷撇下一句:“算了吧,又不顺路。”说完转头就走。
    卓然也不停留,朝反方向走去,一场闹剧的主人公都走了,人群开始分散,三两个人边走边感慨道:“人和人真是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