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开学已经过去一周,卓然毫无意外的成为班长,在开学典礼上代表新生发言,学生会学姐专门到班级邀请她参加学生会。短短一周,她已人尽皆知。
    全市第二的风头正劲,可全市第一自开学就不见踪影从未出现,卓然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座位,她想,作为班长,关心班级同学理所应当。
    她起身走到班任办公室  ,轻轻敲门进入。五班的班主任是一位笑眯眯的中年男人,名字叫王鹤寿,看着很好说话实则很有原则。
    王鹤寿刚批改完作业,对卓然的作业很是满意,他看着走近的卓然语气温和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卓然腼腆地笑笑:“是这样的,我们班宋呈一同学从开学就没来,不知道他身体怎么样了?”刚开学时王鹤寿就告知全班同学,宋呈一生病,稍晚入学。
    王鹤寿叹口气,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咂了一口:“他家长也没具体说,不过看样子还得过一阵才能上学。”
    卓然垂眼,提出建议:“班里的书和试卷发下去好多,虽然才开学一周,学习任务不重,但是作为学生还是有课本比较好吧。”
    王鹤寿恍然大悟:“最近刚开学,事儿太多我给忘了,今天放学我开完会我把书给他送过去吧。”
    卓然笑起来:“老师既然有事要忙,不如我去送吧,也不是麻烦事。”
    王鹤寿沉思一下,心想开完会不知道几点,于是他点点头:“那等会我给他家长打个电话,把住址给你,放学你给他送过去吧,正好你们是同桌,提前熟悉一下也好。”
    ——————
    放学时余晖洒下,正是凉爽舒适的时候。卓然坐在车后座,车窗被她打开一小截,一股股凉风吹过,她低头,看着手里的书,手指在书上无意识地敲了几下。
    没一会就到了小区门口,卓然告诉司机原地等她,她准备自己走过去。她照着王鹤寿给出的地址找到了宋呈一家,卓然敲门,很快有人应答。
    房门被打开,一位中年妇女站在玄关位置,笑着迎上前:“你就是呈一的同桌吧,快进来。”
    卓然未推脱,将书放在茶几上,宋妈妈招呼她坐在沙发上,去厨房拿出水果和饮料,嘴里说道:“这几天呈一身体不好,我和他爸最近太忙了,真是不好意思还让同学来送书。”
    卓然冲着这位面容周正保养极好的阿姨腼腆地笑笑:“没关系,这是我应该的。”
    “呈一还在房间里呢,我去把他叫出来吧。”宋母起身回头对她歉意地解释道:“太不好意思了,还要你帮忙补习。”宋母对眼前的女孩有极大的好感,她欣慰地想,和教养这么好的孩子做同桌,呈一的高中生活应该不会太差。
    卓然笑笑:“也不是补习,我只是传达一下最近学习的进度,这是我应该做的。”
    宋母走后,卓然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她的眼神落在远处的全家福上,看上去样式老旧了,她只能模糊看清一家三口,中间的小男孩看上去粉雕玉琢的。她视线下移,柜子上还有小孩子胡乱新鲜的蜡笔画。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打乱了卓然的思绪,她转过头,看向这个刚刚走进客厅的男孩,卓然眼神一闪,对他微笑:“你好,我叫卓然,你的同桌。”
    他沉默,坐到卓然对面稍远的地方,卓然依旧微笑:“原本应该是班主任来的,但是他没空,所以我来,帮你了解课程情况,有助于你自学。”
    这时宋母穿戴整齐,急匆匆地走过来对卓然说:“你们先聊,小儿子在奶奶家哭个不停,我得去接孩子了。”她不忘叮嘱宋呈一:“身体不舒服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
    随即关门的声音传来。
    诺大的客厅只剩二人,沉默在蔓延,卓然轻轻放下水杯,她把放在茶几上的课本递给他:“这是你的课本,我把开学一周各科的进度写在纸上了,你有空可以看看。”
    他依旧低垂着眼,卓然就这么举着厚厚的书在空中,卓然脸上的笑容随着时间的缓慢流逝愈发明媚。
    “麻烦你了。”卓然刚想说话,对面的男孩终于开口,她也不恼,又把书重新放回茶几上。
    她敏锐地察觉到,她可爱的新同桌不想与她有过多接触。
    这对她是个新鲜事。卓然毫不遮掩地打量眼前的少年,他坐在沙发上,表情沉静,好似没什么事能掀起他情绪上的波澜,有超出同龄人的沉稳,他很白,像是常年待在房间里不见太阳的苍白,脸上带着不健康的潮红,他与卓然想象地病人的模样大相径庭。
    因为她没想到他这么胖。
    不像是街上随处可见的肥胖人士,他整个人泛着病态肥,整个人如同泡在水中般浮肿,个头又很高,但好在他白,五官也不错,因此看上去像一只憨态可掬的熊猫。
    看着还蛮可爱的。
    卓然对他友好一笑:“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随即站起身,准备离开,走到拐角处时好似想到什么,转过头随口一说:“对了,童真在哪个班啊?”
    宋呈一终于抬起头缓缓直视她,这是进屋后第二次对视。
    “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手还没好,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卓然面带诚恳,又叹了口气:“作为童真的朋友,我应该去看看她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宋呈一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她居高临下与宋呈一对视,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就像是一朵随风摇曳的白玫瑰,花枝上还带着晶莹剔透的露珠,看上去脆弱又高贵。
    白玫瑰的笑容一点点变淡,宋呈一亲眼看着她嘴角的勾起的弧度一点一点地放下,那一瞬间,清新的白玫瑰就变成了带刺的黑玫瑰。快的好像是宋呈一的错觉,她的笑容又变得完美无瑕。
    “我是想说,童真真是太不小心了,被琴盖砸到骨折一定很痛吧。”卓然的声音很轻,幽暗的眼睛饶有兴趣地盯着他。
    宋呈一面无表情地分辨着她的表情,她是故意的,故意引起他的情绪来观察他。他无意与她过多交谈,用眼神示意她该走了。
    卓然轻轻歪头,留下一句:“期待在学校见到你,祝你早日康复哦。”
    随即传来房门关闭的声音。宋呈一打开卓然留下的书本,上面有张留言纸,上面详细地写了学校进度,她的字恢弘大气,不像是高中生的字迹。他翻面,纸条的最下方画了一个生动的小丑笑脸,就像是个不痛不痒的恶作剧。
    ——
    清晨阳光正好,卓然已穿戴整齐,正在整理房间,她的房间一向不允许他人出入的。突然,她听到了门外隐约传来了声音。她走出门,顺着巨大的旋转楼梯缓缓下楼。
    临近客厅,她听到了男人熟悉的声音,她的目光顺势而下,看到了站在客厅的男人。他风尘仆仆,手中还拉着行李箱,刚从外地回来。
    “小然要去上学了嘛?”男人看着她,和煦地笑。
    她恍若未闻,面无波澜地从他身边走过,男人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转过头看着卓然的背影。
    保姆李姨端着丰盛的早餐从厨房走出,示意二人吃饭,卓然落座,男人似乎犹豫了一下,李姨忙招待他:“陈经还没吃早餐吧,先垫垫肚子吧。”
    陈经爽朗地笑笑,坐在卓然的对面。他试图引起对话:“我和你妈妈走了几个月,开学都没有送你,新学校怎么样?”
    李姨拿着吸尘器在不远处打扫,卓然喝了一口牛奶,随口说道:“挺好的。”她没胃口,吃了几口准备上学。
    司机在院子里等待,卓然刚打开车门上车,突然身体一僵,她好似想到什么,对司机道:“等我一下。”说完转身回屋,经过餐桌时,陈经已经不见了。卓然跑上楼,她的房门已大开,陈经就站在她的床头,他高大的身体微微弯曲低头注视着床上的兔子玩偶。
    陈经听到了背后的动静,他慢慢直起腰,转过身盯着卓然:“怎么回来了?什么东西落下了吗?”
    “出去。”卓然面无表情。
    陈经看着她,回想到自己急匆匆赶回家,走到客厅不经意一抬头,她就静静地站在楼梯上,神情冷傲地俯视他,居高临下犹如九天上的神女,可远观不可亵玩,她发粉的膝盖弯曲缓缓走下楼,无动于衷地从他身边掠过。
    就像现在这般,卓然站在门口冷冷的盯着他,她的气息不稳,因为寂静,他听见了她微微的喘息声。卓然厌恶地蹙起眉:“别让我重复第二次。”
    陈经妥协,他走出房间,卓然当着他的面锁上房门,转身就走。
    陈经叫住了她,他晃了晃手中的礼物盒:“这是你母亲给你的礼物。”卓然回头,讥讽地勾起嘴角:“怎么,你想说,你是因为送礼物才没礼貌地进入我的房间的吗?”
    他未来得及回答,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一僵局,卓然扫到陈经手机界面显示的“斐斐”。
    陈经语气温柔地接起电话,低语说了几句,就把手机递给卓然:“你妈妈要和你说几句话。”
    卓然沉默地接过手机,交接时卓然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碰到了陈经干燥的手掌心,她忍住怒意,接听起电话,电话对面传来了裴斐温柔的声音:“然然呀,想没想妈妈。”卓然听到对面传来车水马龙的声音,她就知道了,母亲在忙,卓然心中泛起柔软:“嗯,你还有多久回来啊?”
    “我这边的项目临时出现点问题,我就让陈叔叔先回来了,礼物你收到了吗?”母亲裴斐歉意的声音响起,伴着其他人谈论公事的背景音。
    卓然看向陈经手上的礼物,陈经再次将礼物递过来时,卓然没有拒绝,她拿起礼物盒:“嗯,收到了。”
    裴斐真的很忙,但她语气依旧耐心:“你收到就好,我过几天就回去了。”随即她压低了嗓音,带着一丝甜蜜和担忧道:”你陈叔叔最近身体不舒服,他要是有什么异样,你要悄悄地告诉妈妈呀,别让他硬抗。”
    卓然顿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母女互相说了再见,电话挂断。她把电话递回去,不再看陈经一眼,转身就走。
    卓然错过了站在门口的陈经幽暗又炽热的目光,也错过了他痴迷地握住手掌,紧紧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