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

      今天举办新生篮球赛,高一所有的学生都要求去观看比赛,班里人陆陆续续走光,卓然从篮球馆回到班里时,只剩宋呈一一人。他正坐在座位上,专注地翻看着一张海报,就连卓然靠近都浑然不知。
    “不去看篮球赛吗?马上要到我们班上场了。”
    宋呈一一惊,下意识地把海报放下,他回头才知道卓然回来了:“不去了,人太多了。”
    卓然注意力却被桌上的海报吸引,她盯着海报:“····天文知识赛?市内第一届?”
    宋呈一想将海报收起:“随便看看的。”
    卓然却直接拿起来细细端详,好奇问道:“你对这个感兴趣吗?”她看着宋呈一,眼中澄澈又认真。
    宋呈一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比赛的一等奖是两克重的陨石。”他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卓然看出了他的挣扎,她问道:“你对陨石感兴趣吗?”她又把眼神聚焦在海报上的“天文”二字,“还是对天文感兴趣?”
    卓然问完后,宋呈一突然顿住,脸上升起一丝微弱的红意。卓然眨眨眼,疑惑地想这是需要脸红的事情嘛。卓然被他的模样取悦,变得更加好奇,她轻笑道:“看来我发现了宋呈一同学的秘密。”
    宋呈一拿回海报,看似镇定地回答道:“不算什么秘密,我只是对天文学稍微感兴趣。”说完,他顿了顿,画蛇添足道:“也没什么有趣的。”
    卓然笑出声,她直接坐下来,看着宋呈一略显局促的脸,开口问道:“真是少见的反应,看来你很喜欢天文这些。”她又点了点海报:“所以你想参赛,想要那颗陨石?”
    宋呈一被点出心思,他扭头不看卓然,闷闷道:“……不想。”
    卓然点点头,直接说道:“那就是想了。”宋呈一转过头,用眼神表达不满。卓然朝他绽放灿烂一笑,“你全身上下都表达出‘口是心非’一词。”
    宋呈一拿着海报的手指轻轻蜷缩,他突然低下头,闷闷地说:“的确,我很喜欢天文。”他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卓然,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慢整理海报:“这件事我自己考虑一下,谢谢关心。”
    卓然眯了眯眼,她向后轻轻一靠,靠着椅背问道:“下周六就是比赛了。你再不报名,就错过了。”
    宋呈一只回了她一个“嗯”,随即已经拿出书准备学习,卓然只静静的看着他写字的背影,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他一僵,轻轻摇头。
    卓然敏锐抓取到了宋呈一瞬间的不自然,她缓缓靠近他,眼神就像猫科动物看到猎物一般,冷静却又蠢蠢欲动。她刻意放轻声音,如同鲛人引诱着渔夫,轻轻开口:“到底有什么问题,说出来,万一我可以帮忙呢?”
    宋呈一看回卓然,两人眼神交汇,他看到卓然眼底的兴味,表情复杂地说道:“……我只是好久没出门了,有些不适应。”他移开视线,眼睛闪过茫然,自嘲道:“我生病这么多年,已经很久都没出门逛街了,”海报一角还未卷起,正是写着地址的一角,宋呈一看向地址,“人一定很多。”
    卓然眼中闪过惊讶,她没想到竟是这种理由。一时之间,两人谁也没再开口,偌大空无一人的教室开始静默。
    “这个理由只是主观的,客观理由有吗?”卓然似是倦了,漫不经心地问道。
    宋呈一再次摇头。卓然心中有了主意,她轻轻开口随意道:“既然如此,那我陪你去吧。”她轻柔的声音落在宋呈一耳中如同惊雷。
    卓然看着他睁大眼睛的样子,轻轻一笑:“原来你的表情可以这么丰富。”她站起身,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问道:“不报名吗?我看报名时间截止在今天。”
    宋呈一低下头,翻找手机。他的心中泛起涟漪,就在十分钟前,他还在纠结一切,他没有朋友可以陪伴他参赛,但他却又十分渴望奖品,甚至想打给童真询问,虽然他已经知晓结果。
    卓然不容拒接的一番话,不可否认的让他有了些许的安全感。他转过头看向卓然,她发现宋呈一停下动作看着她,于是问道:“怎么了?”
    宋呈一摇摇头。明明想和她拉开距离,却不可控的与她越走越近。
    宋呈一打开手机,扫上海报上的二维码,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去思考。他像是回到了自由自在的小时候,每晚睡觉时都在期待白天的兴奋快乐。
    打开二维码后,宋呈一填写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很快弹出了有关天文知识的题目,这是举办方筛选比赛人员的方法。
    卓然看了一会,宋呈一很专注,几乎不用多加思考,选项一个个被选出。她直起腰,说道:“看来没有我什么事了,我先回篮球馆了。”
    宋呈一这才迟钝地想起来,他抬头问道:“你回班干嘛?”
    “没什么事,好好答题吧,我走了。”
    宋呈一看着她走出班级,思绪很快转到答题界面上。班里只剩他一人,窗户被打开,随着徐徐的风吹过,白窗帘也轻轻荡起。宋呈一感受着微风拂面,题目只是很基础的天文知识,但题量很多,没过一会,宋呈一就答完了题。他看着显示通过的字样,轻轻吁了一口气。
    他抬头,心里还是在意卓然为何回班,宋呈一隐隐觉得是与他有关,他准备去篮球馆看看情况。
    宋呈一还未离座,班里却突然回来一人,宋呈一定睛一看,戚怡洁正面色酣红走进来,她似乎没想到班里有人,睁着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怎么在班里啊?”
    宋呈一看到她腰上围着校服外套,遮挡住校服裙,不自然地走到班里。他眼中闪过疑惑,转头想了想,心下了然。宋呈一假装没有看到她的异样,回答道:“我现在要出去了。”
    他不做停留,正视前方走出班级。他走到班门口时,戚怡洁却突然叫住他:“等等。”
    宋呈一没有回头,他只侧侧身,表示自己在听。戚怡洁看着他的背影,问道:“我想知道,那天我中暑,我的座位里有人放了中暑药,是你的吗?”
    他轻轻点头,解释道:“我听见你说中暑了,正好我带了药,所以就给你了。”
    那天气温节节攀高,但却有一节体育课,而且还要体侧。虽然宋呈一被允许不上体育课,但他以防万一还是带上了中暑药,心想万一有人中暑,他还可以出一份力。果然如他所料,的确有人中暑了,就连袁南浩都有了中暑的轻微反应,吃了药才重新活蹦乱跳。
    戚怡洁听到他的话,心中一暖,她看着宋呈一走远的宽厚背影,没想宋呈一心思如此细腻,她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掩耳盗铃的装扮,羞涩一笑,心想宋呈一同学真是个好人。
    ——
    宋呈一来到篮球馆,馆里人头攒动,正好是五班上场,可惜距离太远,他看清球场的情况,他细细分辨着五班的集合处,听到叫喊最大声的地方,他仔细一瞧,正是五班同学正奋力加油打气,他绕到后方,不料看到班任王鹤寿正坐座位上,惬意地翘着二郎腿和隔壁的班主任侃侃而谈。
    王鹤寿看到宋呈一却很惊讶,问道:“你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他看着宋呈一的样子,想起他开学前还动了大手术,心里不由升起一丝心疼,“我看你没来,让卓然去看看你,没想到你身体不舒服。”
    宋呈一有些疑惑,但他没拆穿,他只是顺着回答道:“已经好多了。”说还没说完,旁边却有人悄悄猫腰准备趁老师不注意悄悄跑出去。
    “站住,哪班的?”王鹤寿朝着那两个显眼的同学喊道。
    宋呈一看着两人身体一惊,随后垂头丧气的走过来,乖巧的像个兔子,他抿了抿唇,不忍心告诉他们,站在老师的视角里,他们逃跑的动作一清二楚。
    王鹤寿一边记下那两个同学的姓名班级,一边慈爱地叮嘱宋呈一:“以后身体不舒服,要提前和老师说。要不是我让卓然去看看,你就要扣平时分了。”
    宋呈一一怔,他才知道原来看比赛还是强制的,他也许上课时走神没有听到规定。
    他向王鹤寿点点头,朝班级前方走过去,他想找到卓然向她道谢。但他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球场上打得如火如荼,袁南浩是五班主力,他正矫捷地奔跑在球场上。在班里看上去不聪明的袁南浩却在球场上闪闪发光,他看着观众席上每个人雀跃的脸庞,他们都在享受着青春。
    最后他在球场上计分台看到了她的身影,她身边站着几个人,看样子是学生会人员,卓然正和一名男生一起计分,不知因为球场上火热的气氛影响到男生,还是因为漂亮的卓然正站在他身边。
    他面红耳赤、手忙脚乱地正在计分,即使再三出错,卓然依旧轻言细语地安抚他。
    宋呈一站在人群前盯着卓然,她似有所感,抬头不期然和宋呈一对上眼神。二人隔着宽阔热闹的球场遥遥相望,卓然看着他,轻轻勾起嘴角,朝他绽放出与他人并无区别的柔和笑意。
    宋呈一想,从现在起,他也可以享受青春了。
    ——
    决定稍微简短点了,稍稍加快进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