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

      周二放学前,宋呈一邀请卓然放学去看电影。
    这两天宋呈一对卓然的邀请不计其数,可惜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不是说你今天社团有活动吗?”卓然漫不经心地说,“我没空,今晚有事。”
    “你怎么知道我今晚有活动?”宋呈一挖到了卓然的漏洞。
    卓然顿了一下,她朝宋呈一露出无懈可击的微笑:“给您解释一下,你社团朋友今天找了你两次,袁南浩找了你一次,你们说的都是这个话题,我在旁边又不是聋子。”
    宋呈一暧昧地“哦”了一声,一副你说的都对的表情。
    卓然懒得理他,她赶时间梳妆打扮,等到铃声一响,卓然拿起书包就走。
    宋呈一才意识到她说今天有事不是推脱,他赶紧追上她,这时走廊都是人,他知道卓然不喜拥挤,便站在她身后当个保安。
    “保安”宋呈一贼心不死,他看着眼前身形瘦削的卓然,双手搭在卓然肩膀上,义正严辞道:“人太多了,你朝我这靠近点,省得被人挤到。”
    “我看这里就你不老实。”人有点多,卓然不得不走在宋呈一前面。
    烦人精,她侧头看着肩上的双手,正滚热地烙在她的肩头上,她试图拍开他的手,但这时旁边有一人不小心摔倒,差点碰到卓然,宋呈一眼疾手快地把卓然拉开。
    就是力气太大,直接把卓然拉近怀中。
    “你是不是想死?”卓然的反应突然剧烈起来。
    这时走到门口,她挣脱宋呈一温热的怀抱,“刚刚用你那打完球的脏手碰我,现在还敢抱我,你死定了。”
    宋呈一举起双手,以此明志,无辜说道:“我发誓,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
    卓然没时间和他打诨,她冷哼一声:“有空找你算账,等死吧。”
    “要不就现在吧,我们去电影院,你边看电影边想怎么惩罚我?”
    听到这话,卓然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讽刺道:“你可真是百折不挠,能屈能伸啊。”
    宋呈一一刻也不想和卓然分开,他跟着卓然的脚步,走到校门口,依依不舍道:“你到底什么事啊,能不能带带我?”
    这时袁南浩路过,他看着宋呈一这副不值钱的样子,无语道:“你眼珠子要掉人家身上了。”他走过来拉住宋呈一,“快点吧,他们还等着呢。”
    ———
    卓然看了一眼被拉走的宋呈一,朝路口走去,一辆加长林肯正低调地停在路边。
    她拉开车门,裴斐正坐在里面,旁边的几位造型师正等着工作。
    少女无需太隆重的装扮,造型师轻车熟路地打开化妆品,旁边的助理给卓然戴上耳环。
    裴斐便坐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被簇拥的卓然,顺便给卓然看给她挑选的礼服。
    “怎么样,妈妈给你挑的漂不漂亮?”一件纯白的小礼服,裙摆蓬松,堪堪在膝盖下面,没有太显眼的装饰,但是版型很好。
    是母亲喜欢的洋娃娃公主风,卓然看了一眼裙子,“很好看,我很喜欢,谢谢妈妈。”
    重点是很方便走动,裙长也正好。
    等到宴会地点,卓然也正好打扮完成,她作为年纪小的客人,不宜喧宾夺主,因此打扮很素。
    裴家也不需要用昂贵的奢侈品强调身份。
    即使装扮没费什么心思,但是卓然实在长得好看,随便将头发卷出波浪,带上一套可人的珍珠首饰,就已经夺目光彩。
    裴斐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家的女儿,毫不吝啬地夸赞道:“真漂亮。”
    裴斐搂住卓然,二人朝宴厅中心走去。
    卓然打开手机,刘润没有给她发消息,但是她知道,刘润一定在这里。
    宴会上的人看到裴斐二人,不动声色地围过来,宴会中心渐渐转移到裴斐身上。
    几个熟识的人围上来,和裴斐说道:“这刘家,还挺有能耐的,不在罗城待着,来海城分杯羹。”
    “刚有点成绩,就迫不及待地办个宴会。”和裴斐熟悉的一个男人,点燃雪茄,淡淡说道。
    “听说不是刘家‘大房’投的项目,是他们家外面的孩子投的,一有点贡献,就赶紧办了个宴会介绍自己呢。”一个红唇女人端起香槟,轻轻笑道。
    这几个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便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着,裴斐听到这些话,随意笑笑,她端了杯果汁递给卓然,似开玩笑说道:“你们少在我女儿面前说人坏话啊,给我女儿教坏了怎么办。”
    这几个人都是看着卓然长大的叔姨辈,对卓然笑眯眯的,说:“感觉好久没见到然然了,都长这么高了。”
    红唇女人还对裴斐埋怨道:“你也是的,干嘛把卓然带到这啊。”
    卓然抿了口甜甜的果汁,朝着她们露出乖巧的笑容,这时刘家人走过来,五六个刘家人举着酒杯来和她们寒暄。
    气氛友好、热闹,双方都是人精,体面话信手拈来。
    刘家人想挤进海城的圈子里,获得裴斐几个人的关注必不可少,说白了,她们才是这场宴会举办的最大意义。
    刚刚还讥讽刘家人的几位现在完全看不出鄙夷,端着笑容和刘家人相互奉承。
    宴会逐渐到达高潮。
    在觥筹交错的名利场里,卓然和刘润在人群后方遥遥相望。
    周围人的交谈声伴着身后的小提琴悠扬的琴声共同传入卓然的耳朵里,她朝着面色沉静的刘润露出一抹笑容,眼睛像有光亮闪过,勾得人想要探索。
    这时有一妇人看到卓然,目带惊艳的看着她,亲昵地来到卓然面前,高声说道:“这是卓然吧,总听别人说起你,长得真漂亮。”
    众人的目光顿时聚焦到卓然身上,对于海城人,自然熟悉卓然,早在卓然进来时,她就是焦点了,只不过这个妇人可以让周围人正大光明地端详她。
    漂亮优秀的上位圈少女,单拿哪个特性出来,都是谈资。
    刘家人早就想结交裴家,卓然这个未成年女孩就是个突破口,还没成年的小女孩最容易对长相帅气的男生心生好感。
    那妇人朝长相最佳的刘润招了招手,向卓然介绍:“这是我侄子,刘润,刚毕业从美国回来。”
    “他们上次在卓家见过面了,很熟,是朋友呢。”旁边有人插话道,正是上次在卓家见面的刘润父亲,他笑呵呵地给了刘润一个眼神,“你去带着卓然逛逛吧,给她拿点蛋糕吃。”
    旁边的人各怀心思,打量着刘家人的做法,刘润走到卓然旁边,扬起温柔的笑意,高大的男人弯下腰,用众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然然妹妹,你是不是还没吃饭,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邀请函已经发到卓然手中。
    卓然应下了,她也笑着说:“好呀。”
    卓然和他来到放甜品的长桌旁,旁边的人正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们。刘润替卓然拿了个芝士蛋糕,温柔地说:“吃点蛋糕吧。”
    卓然看了一眼四周,端起盘子,拿起叉子挖了一勺软绵的蛋糕体,刚要送入口中,突然一顿,又将蛋糕放回去,说道:“我不爱吃芝士。”
    刘润闻言,温和地笑笑,靠近她,又拿起别的盘子:“那尝尝这个?”
    二人心照不宣,像两条长着獠牙的毒蛇隐藏在人群中。
    刘润靠在她耳边,说:“你真的很让我惊喜,卓然。”
    “我觉得我要爱上你了。”他深邃的眼睛深情盯着她,薄唇吐出他的告白。
    二人靠得极近,二人本就显眼的外貌,在外人眼里,就像是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
    卓然的笑容愈发温柔,她感受到了刘润的鼻息,洒在她的耳边。
    恶心,多么令人作呕的姿态。
    我要毁掉他,卓然想,今天就是一劳永逸的时刻,于是温柔地对他笑起来,她理了理耳边的碎发,轻言细语说:“我要去趟洗手间。”
    说完,不等他的反应,她朝走廊深处的卫生间走去。
    她走进走廊,静谧的回廊,响彻卓然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转弯处,远远站着一个服务生,那服务生看到卓然立马低眉顺眼地站到一旁。
    卓然没在意他,越过服务生,往前走去。
    服务生见此,松了口气,擦了擦额上的薄汗,随后直起腰。
    可他一睁开眼,刚刚走远的卓然不知为何站在他面前,静静地盯着他。
    鸡皮疙瘩瞬间竖起,心虚的服务生看着悄无声息的卓然,未消的汗珠又密密麻麻升起,他僵硬着脸对卓然笑起来。
    卓然好似没发现他的异常,她回给服务生一个温柔的笑。
    卓然捂住锁骨,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微微侧身,欲语还休地说道:“我身后的拉链不小心开了。”
    “……你能帮我拉上吗?”
    卓然的背后是一道门,漂亮的少女在昏暗的灯光下,眼含羞意,是那么动人脆弱。
    她慢慢打开门。
    这是一个邀请,刚刚还害怕的侍应生,呼吸都变得急促,害怕抛之脑后,眼神迷离地跟随卓然进了房间。
    “啪嗒”一声,卓然微笑着关上了门。
    ———
    决定了,两天一更,5月10号恢复日更,sorry,最近太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