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明岛

      周五晚,驶向琼明岛的游轮准时出发。
    卓然站在甲板上,还是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答应宋呈一参加旅游了,她冷冷瞥了一眼正想朝她走来的宋呈一,蠢蠢欲动的宋呈一顿时不敢再动,好吧,能让卓然陪他旅游已经是他的福气了。
    自从那天的表白后,宋呈一和卓然接完吻天色太黑,他便把卓然送回去了,自己回到家,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他半夜叁更在房间里踱步,心想事成太过容易,导致他整个人飘飘然的,回忆着今晚的卓然傲娇的模样,回味两人的吻,全身上下就忍不住冒起粉红色泡泡。
    可想着想着,就开始焦虑了,万一卓然突然反悔了呢……或者根本就是假的,她就是想戏弄自己。
    感觉卓然会干出这些事。
    宋呈一甜蜜的心情立马变得紧张不安,想给卓然发短信又怕吵到她,只好睁着眼睛等到天亮,一到上学时间,把自己打理板正,急冲冲跑到学校了。
    但是等和卓然见面她却一点异样没有,没有说分手,没有提昨天,微笑着和他打招呼,还和同学一起聊天。
    就像是普通美好的一天,搞得宋呈一摸不着头脑,也不敢在教室表现出不同。
    等到无人之处,他才敢凑上来,没皮没脸地和她搭话,虽然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和她说话却忐忑不安的,生怕卓然露出瘆人的微笑,笑里藏刀地说:什么,你不会当真了吧,真是单纯呢。
    还好没有,虽然对他的态度不算热络,但是也不冷淡,在他旁敲侧击二人的关系时,她也默认了恋爱关系。
    这让他松了口气,猜测她可能不想让二人的关系暴露,便不敢在大众面前表现出亲密。
    只要她没反悔,什么都好。他只敢在上课时,悄悄在课桌下牵她的手,那天接吻的感觉太过美妙,他总想找机会重来一次。
    但是没机会,他也不好意思。等到集体旅游的报名时间快要截止,他的心思死灰复燃,采取主动出击、死缠烂打的方式,终于换来她的点头。
    现在站在甲板上,周围都是人,他也不知道怎么溜到她旁边。
    袁南浩不知从哪弄来的棒棒糖,在宋呈一面前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他没心没肺地说:“怎么卓然突然就来了?前几天你不是还想方设法地把她弄过来嘛。”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做,应该是她自己突然感兴趣了吧。”宋呈一没敢和袁南浩说他干了一件大事,把校园女神追到了手,以袁南浩的嘴,不出两天,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个消息的。
    宋呈一拙劣地转移话题:“哎,今晚怎么这么热啊。”
    袁南浩眯起眼睛,狐疑地看着宋呈一,还没等他开口,游轮就已到岸。
    随行的老师组织好班里的的同学,宋呈一找准时机走到卓然身边,自然地拿起她的行李,便跟着卓然一起朝岸上的专车走去。
    旁边的女同学新奇地看了一眼,但是二人的神情太过大方自然,她的好奇心一时放在肚子里。
    “饿不饿?”宋呈一小声问她,“我兜里有巧克力。”说着,从兜里掏出巧克力,但是他忘记天气太热,巧克力容易融化,一拿出来,软趴趴的巧克力蔫头巴脑地被他举起。
    “……谢谢,我一点也不饿。”卓然假笑一下,嫌弃的看了一眼巧克力,便上了车,宋呈一赶紧跟上她的脚步,坐到她旁边。
    “那你热不热?”
    “车上这么大的冷气,你说呢?”
    “哦…那你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
    “那你……”
    “没话题可以不找。”卓然微笑,“再说话剁了你的舌头。”
    被卓然这么一恐吓,他也不生气,反而还美滋滋的,他抿住嘴,示意自己不说话了。
    好不容易贴在一起,他观察一下四周,见大家都在闭目养神,他悄悄覆上了卓然的手。
    卓然正闭着眼休息,感受到宋呈一的不老实,抬起眼看向他。
    宋呈一立马抿嘴,用行动告诉卓然自己确实没说话,卓然的眼神向下移,示意让他给个解释。
    他捏起卓然指节上的肉,像是在撒娇一样。
    幼稚,卓然哼了一声,不再管他了。
    她怎么这么好,大老远地坐船陪我旅游,嘴硬心软,什么都纵容我,宋呈一的心里又冒起泡泡,看着卓然的侧脸,越看越心动。
    没忍住,趁着她闭目养神,轻轻亲了一口她的脸颊。
    卓然被惊到,瞬间睁开眼,宋呈一立刻闭眼假装自己睡着了,手却不老实地摩挲着卓然的手指。
    卓然被气笑,“你无不无聊?”她捏住宋呈一的手心肉,试图让他吃痛,但是他完全感受不到卓然的力气,他睁开眼,凑近她说情话:“有点想你嘛。”
    他一开口,卓然立刻拍了拍他的嘴唇,哼笑道:“不是不让你说话嘛,怎么,想被剁舌头?”
    宋呈一一愣,他红起脸,摸了摸嘴唇,说:“那我多说说话,你能不能多拍拍我?”
    卓然被他的厚脸皮噎住,这时车辆也驶入预定好的酒店门口,打断了二人的对话。门童打开车门,同学们下车,叽叽喳喳地跑进酒店。
    门口有酒店工作人员迎接,酒店经理彬彬有礼地向众人介绍酒店的服务。
    虽然校方事无巨细地安排好了旅游的一切事项,订的五星级酒店也十分豪华,但是这次安排的是双人一间房,卓然不习惯和别人住到一起,裴家秘书早就联系好酒店,重新给她定了配置最好的房间。
    因此卓然被员工领到了另外的电梯,宋呈一眼巴巴地看着卓然的电梯门逐渐合上,卓然站在电梯正中间,用口型对他说“晚安”。
    ————
    第二天早上八点,众人集合,在酒店餐厅吃早餐,宋呈一等了半天,没见卓然下来,他发消息问:“你怎么还没下来?是不舒服了吗?”
    过了一会,卓然的消息发过来:“在房间吃早餐,出发时下来。”
    宋呈一松了口气,他和袁南浩一个房间,晚上睡觉时总担心卓然休息不好,身体不舒服,她能回自己消息,看样子状态还不错。
    带队老师早就在群里发了行程规划,袁南浩坐在宋呈一对面,叼着火腿片,查看今天的行程:“去逛当地的传统市场,看剧院表演……”
    “好积极向上的活动哦……咦,下午可以去马场赛马!”
    袁南浩来了兴趣,吞下火腿片,兴奋地和宋呈一说:“我都好久没骑马了,下午一定爽一下。”
    宋呈一抓抓后脑勺的头发,“骑马吗?”
    “我没骑过啊……”
    袁南浩随意摆摆手,安慰道:“怕什么?很简单的,而且一定有人没骑过马,咱班的女生看起来没几个接触过骑马的。”
    等同学吃完饭,陆陆续续往各自的车辆走去,宋呈一和袁南浩也吃好,宋呈一背起双肩包,刚要走,袁南浩却叫住他:“等等,你抢劫了啊,这么大的书包?”
    宋呈一正要给卓然打电话,一眨眼卓然就出现在大厅里,宋呈一看到卓然,才有心思回答袁南浩的问题:“万一路上有什么突发状况呢?我拿了些东西,以防万一。”
    袁南浩被勾起好奇心,拿起他的双肩包,“我倒要看看你都拿了什么  ,”宋呈一没空理他,跑去找卓然,他一看到卓然,双眼就开始闪光,她被宋呈一没出息的模样逗笑。
    “外套、糖、小风扇…这么大包的纸巾?怎么这么多药啊,你要行医啊。”袁南浩跑过来,吐槽道。
    看到卓然,突然就悟了,他把书包还给宋呈一,非常有自知自明的退下了,走时还对宋呈一挤眉弄眼,做了个加油打气的动作。
    “……别理他。”宋呈一有点不好意思,“他脑子有问题。”卓然看了一眼他圆滚滚的背包,没说话。
    等二人上了车,宋呈一想做到卓然旁边,但是有个女同学热情地招呼卓然坐到她旁边,卓然没推脱,宋呈一只好去找袁南浩,袁南浩一看到他,问道:“卓然呢?”
    “被人抢走了。”宋呈一指了指前面,有气无力道。
    袁南浩惊呼道:“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主动出击啊!”看宋呈一实在不高兴,只好安慰道:“没事,待会去市场逛街,人都会散开的,你到时候再去找卓然死缠烂打、辣手摧花。”
    “……”宋呈一无语的看着他,袁南浩讪讪一笑,弥补道:“烈女怕郎缠嘛。”
    也对,市场那么大,他还找不到卓然落单的时候嘛,到时候她身边没人了,自己就赖在她身边,谁赶自己都不走。
    传统市场到达,20个同学陆续下车,带队老师讲解注意事项:“大家不要走散了,注意秩序哦。”
    卓然和女同学一起下车,因为清晨,又是旅游淡季,传统市场旅客不太多,小摊贩看到人热情地招呼。
    落单,落单,宋呈一走在卓然身后,心里默念道。
    卓然看了一眼左边的摊位,那里正卖椰汁,宋呈一一直注意着卓然,看到她对摊位的椰汁感兴趣,赶忙买了个椰汁,心想待会送给她,卓然一定会喜欢。
    等把椰汁拿到手,卓然早就走到前方,宋呈一追上她,刚要把椰汁递给卓然,突然一个女生跑过来,递给了卓然一个椰汁,兴奋地说:“卓然快尝尝,可好喝了。”
    “……”宋呈一喜气洋洋的脸顿时垮掉,什么嘛,又不是你女朋友,干嘛这么殷勤。
    没关系,他又看中路边摊上买的虾滑,闻起来香味扑鼻,那他送这个。
    等他端着虾滑找到卓然,她身边正围着一圈人,叽叽喳喳不知道正说些什么。
    他看准时机,正准备冲进去,那个刚刚送椰汁的女生又跑过来,手里端着虾滑,又是一脸兴奋:“快尝尝这个,这个也好吃。”
    “?!”宋呈一无语,怎么这么倒霉,什么也送不出去,他左手虾滑,右手椰汁,肩上又背着个鼓鼓的背包。
    袁南浩看他大半天,他幸灾乐祸地走过去,拿走他手里的椰汁,快乐地嘬起来,说:“你放弃吧,卓然忙着呢。”
    刚说完,却见卓然抬眼,盯着袁南浩手里的椰汁,袁南浩愣了一下,不自觉停下动作,定睛看去,卓然正和旁边的人说说笑笑。
    他看错了吧,袁南浩挠了挠头。
    ——
    恢复日更,明天九点更新,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