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卓然还是陪宋呈一来到了超市。
    她盯着琳琅满目的货架,表情不爽。
    宋呈一拿下一包薯片,问她:“吃吗?”
    卓然扭过头,“不吃,别问我,一个都不吃。”
    宋呈一好笑地看着她,知道她是因为自己又心软答应他而生闷气,太可爱了,他没忍住,悄悄亲了一口她的嘴唇。
    卓然本来就在生气自己的不坚定,刚刚立誓转头就被宋呈一偷袭了两次,她越发不爽,“你以后不许亲我。”
    “也不许碰我。”
    “所有肢体接触全部禁止。”
    宋呈一将薯片包装捏得吱吱作响,他皱起眉提高声量,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卓然霸道地说,她看到宋呈一的失态,才稍微消气。
    她扭头向前走,宋呈一跟在后面,谨记卓然“吃软不吃硬”原则,问:“为什么呢?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是我昨天晚上力气太大把你弄疼了吗?”
    话一说出口,卓然转头瞪他,似乎在说“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往外说?”
    宋呈一眨眨眼,无辜地看着她,卓然生动的表情让他心头一烫,他牵住她的手,故意压低声线,带着笑意道:“可是我一看到你,就想亲亲你。”
    “想亲你的脸颊。”他亲了一口卓然的脸颊。
    “想和你接吻。”说完,再次快速亲了一口她的嘴唇。
    “想要抱着你。”他搂住卓然单薄的背。
    “想和你一直牵着手。”
    这一系列直球打得卓然措手不及,她张了张嘴,想说点强硬的话,可是宋呈一的眼睛太亮了,伤人的话她一句也说不出。
    氛围太好,这一刻,两人都感受到了对方的爱意,两人的心跳开始同频,在一排排货架中,二人越凑越近。
    就在二人嘴唇即将相接之时,卓然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暧昧旖旎的氛围。
    卓然惊醒,差点就在公共场合接吻,宋呈一咳嗽了几声,掩饰着尴尬,说:“你接电话吧。”
    卓然拿出手机,看到来电,眉头一皱,沉默半晌,勾起一个冷笑。
    宋呈一看到她的表情,好奇地凑过去看屏幕,是一串电话号码,没有备注。
    可是宋呈一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个酒店男人,是他,没有原因,宋呈一知道,一定是他。
    他抿了抿嘴,刚想说话,卓然突然抬头和他说:“刚才你不是说想吃那个薯片嘛,我也想吃了,你拿过来吧。”
    骗人,宋呈一的心顿时沉入大海,他的脚将是被胶水粘到了地上,怎么也抬不起来。
    “听话。”卓然笑了一下,似在安抚他。
    宋呈一垂下眼帘,刚刚还亲密的二人现在像有一面墙堵在中间,他一言不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
    卓然看着宋呈一的背影,接起电话。
    她率先开口问:“什么事?”
    “问候一下。”刘润回答。
    “这时候还需要打什么哑谜嘛?”卓然冷笑,“你就是想打听视频的事情吧。”
    “怎么,按耐不住了?”卓然察觉到他的急躁,轻笑一声,“这才几天,就害怕自己名节不保了嘛。”
    “你放心,我不会随便发出去的,你只要乖乖的,看到我时夹起尾巴做人,我就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放过你的。”
    刘润被她不屑的口气激怒,但他忍住了,他皮笑肉不笑:“我没有那个意思,卓然,你知道的,我是诚心想和你合作的。”
    “合作?你以什么身份合作?拿你那点可怜的刘家股份和我合作?”
    “你知道吗?你真的认不清自己的身份,总觉得自己有杀人的爱好,就和别人与众不同了。”
    刘润的呼吸开始粗重,似乎已到了愤怒的边缘,卓然擅长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察觉到他的变化,补充道:“但是,我还是蛮看好你的,跟你那些兄弟姐妹相比,你还是有获胜的机会的。”
    “你那些兄弟姐妹个个是蠢货,你不一样,你有野心。”
    这假大空的夸奖奇妙地安抚住了刘润,被一直看不起自己的人夸奖,他竟生出一种受宠若惊之感,刘润沉默着。
    “祝你成功,等你什么时候在刘家站稳脚跟,再找我吧。”
    卓然挂断了电话。
    ……
    宋呈一还没有回来,她叹了口气,只好去找他。
    她不想让宋呈一知道有关刘润的事情,不想和他解释前因后果,难不成自己要告诉他:嘿,那个男人是个杀人狂,他杀了很多人,他现在对我起了心思,但是没关系,他太蠢了,我不怕。
    以宋呈一的性格,他绝对会多管闲事的。
    卓然揉了揉太阳穴,在薯片的货架旁找到了宋呈一。
    他看到了卓然,扭头看货架不说话,但也不走。
    卓然从来没哄过人,也没向别人解释过自己的行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应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斟酌再三,开口道:“我不是想瞒着你什么事情的。”
    “但是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卓然决定避重就轻,“你那天看到的,是他自食恶果,我将计就计。”
    “什么也没发生,什么关系也不没有。”
    听完她并不完美的解释,宋呈一转过头,卓然的表情很淡定,她静静地看着他。
    他意识到,自己的心对她永远都冷硬不起来。
    他不想和卓然诉说自己强烈的占有欲,告诉她自己幼稚的醋意,自己不是唯一一个知道卓然反差的人,他回忆着那天男人说的话,男人显然早就对卓然的真面目了如指掌。他对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产生嫉妒。
    嫉妒卓然第一个看到他的性器。
    可现在他发现,他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到她的解释,能和她接吻,他们才是情侣,是亲密的恋爱关系。
    那就没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他本就是开朗的性格,卓然特意向他解释的态度让他心花怒放,宋呈一牵住了卓然的手,表达自己和解了,卓然笑起来。
    他的最后一丝郁气因为她的笑容也烟消云散。
    ——
    恋爱脑男主,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