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露(2)

      褪下内裤后,宋呈一似乎并不着急,他打量着卓然完美的身躯,双手忍不住摸上她修长笔直的双腿。
    卓然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可双腿正被他把玩着,让她忍不住挣脱,他的手已经摸到了卓然的脚趾。
    借着月光,宋呈一凝视着卓然圆润的脚趾,忍不住低头亲了亲。
    “别,好奇怪。”他握住她的脚踝,泛起痒意,卓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宋呈一看着她笑颜如花,愈发口干舌燥,他的性器早就蓄势待发。他把卓然的脚放到自己坚挺的阴茎上。
    “!”卓然猝不及防,下意识想把脚抽回,宋呈一却抬头,用他湿漉漉的眼神盯着她。
    “不可以吗?”宋呈一无辜地问。
    “.....”卓然不回答,僵硬地感受着自己脚心传来的炙热。
    宋呈一用力向下压了压,卓然的双脚夹住他的性器,他忍不住喘息起来:“嘶—”
    卓然偏开头,任由自己的脚被他摆弄,说道:“你快点。”
    宋呈一支起腰,看着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卓然,摁住她的脚,在之间抽插起来。他感受着她柔软的脚心,随着每一次他剧烈的动作,精囊一次次打在卓然的脚上,带给他难言的刺激。
    “.....”宋呈一盯着素白之上的卓然,即使在这种场景里,她依旧有着高贵感,全身赤裸,雪白的肌肤和胸乳上的红乳尖在月光的照耀下是那么有吸引力,她紧闭的双眼和轻颤的睫毛,让宋呈一目眩神迷。
    这一幕太过刺激,他抽插的动作越发大力,磨得卓然脚心酥麻生疼,忍不住催促:“什么时候结束啊。”
    宋呈一咬紧牙关不回答,卓然感觉自己的脚心像是生了火,说:“快点啊。”
    “结束告诉——”话还没说完,宋呈一一声闷哼,突然释放出来,浓稠滚烫的精液猝不及防射到她的脚上和床上,房间里顿时弥漫了精液的味道。
    ......
    卓然紧闭的双眼顿时睁开,她坐起来,盯着脚上和床上的“污秽”,抬头抱怨道:“你怎么不知道挡一下啊。”
    宋呈一被她逗笑,知道她有洁癖,他直接又把刚刚坐起来的卓然扑倒,揉捏着她的胸肉,道歉道:“下次,下次我就知道了。”
    卓然的乳头被他夹起,她还没酝酿出来的恼怒顿时消散,他一使劲,她被快感刺激得喘息起来,但嘴上仍不服输:“下次?你还想有下次,绝对不会再让你来我房间作乱了,我——唔!”
    宋呈一咬住她的乳头,另一只手直接向下摸,摸到了她的阴唇,卓然后面的话顿时说不出口。
    她太过敏感,宋呈一修长的手指只是在外阴处来回摩挲,她浑身就已泛红。
    一根手指探入,卓然颤栗,宋呈一等她适应,慢慢抽动,接着又是第二根手指,溢出的爱液流在宋呈一手掌里。
    两根手指没入,泡在她的软肉里,他盯着面色潮红的卓然,缓缓抽插着。
    见她紧闭双眼,咬着下唇,他便咬住她的乳头吸吮,手里揉捏着乳肉,下面加速扣着她的蚌肉,手指进进出出,卓然被这上下的刺激夹击,忍不住叫出声:“哈——啊,停....停下。”
    她说停,但宋呈一充耳不闻,反而加速,他大口吞咽着卓然的乳根,终于她承受不住刺激,白光一闪,下体溅出透明液体,喷了宋呈一满手掌,床单也阵亡了。
    房间里静下来,只剩卓然的大口大口的喘息声。
    宋呈一吐出她的乳肉,寻觅到她的嘴唇,亲了亲,问:“舒不舒服?”
    问她是否舒服,几乎是每次性事的必备流程,十有八九卓然闭口不谈,但宋呈一事后总是要欣赏一下卓然红润美丽的脸庞。
    卓然避开他笑眯眯的目光,刚才的高潮让她身上都是汗水,她摸了摸额头的汗珠,哑声说:“洗澡吧。”
    “不要,再来一次?”宋呈一再次压住她,理了理她湿掉的发丝,说:“来点不一样的吧?”
    卓然摇头,心想用脚还不够新颖嘛?
    宋呈一抚摸着她的酮体,刚刚被滋润过的阴唇看上去晶莹剔透。
    卓然知道,宋呈一起了兴致的话,一时半会绝不会放过自己,于是她挣扎起身,说:“不可以,你再这样,就没有下次了。”虽然是威胁,但是刚经历一次快感,她的语气不够强硬。
    宋呈一推倒已经站起身的卓然,将她压在床上,分开她的腿,突然蹲下。
    “?!”卓然不解,直到他的唇舌亲住她还湿润着的阴道,将刚刚分泌的水液卷入腹中。
    他柔软灵活的舌头滑进她的阴唇,在穴口里四处探索。卓然的呵斥化作了娇喘,她的阴蒂早就立起,隐藏在阴唇肉里,宋呈一用舌头挑起含住,轻轻一吸,她的娇喘又化作一声低吟。
    她用手肘支起身子,试图阻止他的作乱,可一抬眸,就见到自己推荐那颗毛绒绒的头顶,察觉到卓然的抵抗,他勾住硬得像颗小豆子的阴蒂,轻轻一咬,卓然刚刚积攒的力气顿时泄掉。
    她倒在床褥之中,无意识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承受着这新鲜的快感刺激,他的唇舌就像是世间最柔软的武器,搅得她头皮发麻,浑身颤栗,失去了抵抗的意志,让她缴械投降,只能跟随他的节奏沉沦。
    有时像是在春风中沐浴,有时他又坏心眼的加速,模拟着性交,在阴道里尽情抽插着,又在阴蒂上四处打圈,高挺的鼻子磨在穴肉里,她感觉自己的下体流出了无穷无尽的爱液。
    卓然听见了宋呈一吞咽的声音和自己的娇喘,虽有意识,但是自己就像是灵魂离位,只能感受到宋呈一带给自己无穷的刺激。
    沉沦之中,卓然突然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感觉,她叫起来:“啊....唔,松开我!”她双腿忍不住乱登,可宋呈一双手紧紧摁在她的大腿根,陷进她雪白的肉里,迫使她张得更开。
    卓然呜咽着,潮吹了,喷出来的水液被蓄谋已久的宋呈一接住、吞下。
    .....
    等宋呈一从她腿间抬起头看向卓然,刘海早就被他理到后面,露出完整的、帅气的脸庞,他精致挺拔的眉弓被她浸湿,他高挺的鼻子挂满了她的体液,形状完美的嘴唇晶莹剔透的,他的眼睛里像有欲火,卓然头脑空白,和他静静对视。
    天已微微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