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

      熬到午休,育成的学生终于有了喘息的时候。
    早上发生的事情以五班为起点,在上下楼层如同火箭上空般迅速传播。想来,不管匿名者在哪个班级,应该都听过卓然说的话了吧。
    一下课,卓然就不见了踪影。
    心里想着不要管了,但宋呈一还是和别人打听是谁在运营网站,跑到高三楼里找人去了。
    眼下挂着大大黑眼圈的学姐面无表情说:“我不太了解代码,写下网站的学长去集训了,我联系不到他。我帮你们联系别人了,但他也有点事,等有结果我会告诉你们的,行吗?”
    询问无果,宋呈一不好意思地道谢,看着学姐走回教室,大大叹了口气。
    这事不能再拖了。录音是真的,如果逼急那个人,不知道还要做出什么事情。只有找到人,才能对症下药。
    踌躇间,宋呈一想起了童真。
    周五他看到童真和卓然一起在礼堂排练了,如果排练结束她没有走,很有可能听到他和卓然的对话。而且她和卓然的恩怨从初中就开始结下了,宋呈一深知,童真有多讨厌嫉妒卓然的受欢迎程度。
    他走到了十七班,透过窗户向里面望去,童真没在。
    “你在干嘛?”冷不丁的,身后响起卓然的声音。
    宋呈一猛地回头,卓然正抱臂站在他后方,面无表情道。
    “你为什么来十七班?”宋呈一睁大双眼,问她。难不成真是童真?
    “路过。”卓然扯了扯嘴角,“我在问你,为什么在这?”
    宋呈一见她冷冰冰的模样,不想说是因为她才来这的,于是他也说:“路过。”
    旁边有人已经竖起了耳朵。卓然和宋呈一默契地走到了楼梯口。
    宋呈一上下查看是否有人在,确定只有他们二人,才别扭地站在卓然面前。
    卓然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跑上跑下的模样,眼睛里堆起笑意,等他看向她,她眨眨眼,又变回面无表情。
    静默了几秒,宋呈一先开口:“你来这,是不是怀疑童真?”
    卓然挑眉,说:“我为什么要怀疑她?”
    宋呈一扭过头,说:“因为你坏。”
    “.....”卓然眨眨眼。
    见她不说话,宋呈一似乎很气愤:“别以为我不知道,童真的手指骨折是你干的吧?”
    “说不定她就是发现了,才想揭穿你的真面目。”
    见卓然面色不起波澜,宋呈一忍不住了,说:“以前就觉得奇怪,钢琴盖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地砸下来,是你干的吧?”
    “以前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当时为什么不说?”
    听完他的控诉,卓然突然笑起来,像是被他逗笑,眉眼弯弯的。
    “你笑什么?我很严肃的。”她一笑,宋呈一心里感觉毛毛的,板起脸试图营造出自己的气势。
    卓然看着他,无辜地问:“证据呢?网上发帖的人好歹有个真实的录音,你呢,靠想象给我定罪?”她的眼睛闪着恶劣的光芒,一副“你能那我怎么办”的样子。
    气氛变得微妙,宋呈一怔怔看着卓然鲜活的笑容。
    “是啊是啊,就是我干的。”卓然突然承认,“谁让她管不住自己的嘴呢?天天瞎说话。”
    “可惜,她运气真不好,平时不来,那天却偏偏来了,如果她不来,就不会砸到她的手指了。”
    宋呈一瞪大眼睛看着她,卓然见他吃惊,戏谑地说:“怎么了,你不是猜到了吗?”
    “不过我可没有对她的钢琴动什么手脚,我又不蠢,我只是发现那台钢琴的缓降器坏了,正在思索要不要告诉老师呢,童真就进来了。”
    卓然似乎很满足宋呈一脸上的表情,视线一转,看到他背后紧紧关闭的消防门,又继续开口说:“她的嘴太臭了,我受到她那么多的嘲讽,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不过分吧?”
    “其实,也不算我将她弄伤吧,我只是没提醒她。哎,童真可真是,运气不好。”卓然靠近他,宋呈一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下意识往后退。
    他退一步,卓然向前一步,直至无路可退,“啪”地一声,宋呈一撞到了背后厚重的消防门。
    卓然却不停,整个人已经贴在他的身上,宋呈一开始慌张。她越来越过分,漂亮的脸蛋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在他眼中像是慢镜头一样,缓缓靠近他,他看着的眼神涣散在她的双唇。
    他下意识闭上眼睛,低下头。
    宋呈一听见一声轻笑,伴随“咔哒”一声,不知何时,卓然的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一摁,门开了。
    他整个重心都放在消防门上,门一开,他失去支点,下意识紧紧握住了卓然的腰肢。
    .......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宋呈一低头看着怀里的卓然,气恼道:“你故意逗我?”
    卓然在他怀里看似乖巧地眨眨眼,宋呈一心痒难耐,握住她腰的手臂不禁收得更紧。
    她的目光却从他身上移开,往他身后看去。
    宋呈一似有所觉,跟随她的目光转过头。
    卓然微笑,说:“惊喜吗?戚怡洁。”
    戚怡洁白着脸站在门外,沉重的消防铁门突兀发出刺耳的声音,她手里举着手机,僵硬着身体,她扯出一个笑容:“好巧啊,你们怎么在这?我刚想开门呢。”
    “好巧?”卓然从宋呈一怀里退出来,她看着戚怡洁,笑道:“我还以为你跟着我呢。”
    卓然边向她走近边说:“原来是巧合啊。”她站定,刺眼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唔,戚怡洁,你的录音界面还没关呢。”
    戚怡洁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故作镇定关上手机,“是吗?可能是刚刚不小心点开了。”
    卓然凝视着她,缓缓笑起来,她点点头,似乎相信了她的话,叹道:“那你也太不小心了,你是刚来吗?”
    戚怡洁眼神闪动,她迟疑地点点头:“嗯,我刚过来准备开门,没想到你突然把门打开了。”
    卓然讥笑了一声,不再开口了。她和宋呈一站在一起,静静地看着她。
    大概沉默了五秒钟,戚怡洁握紧拳头,突然爆发:“够了!凭什么你现在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啊,我又没做错什么,别拿这种眼神看我。”
    她想不通,明明是她掌握了她的把柄,揭开了卓然的虚伪,为什么心虚的人不是她?反而是自己想要躲藏?
    我有什么可怕的?让这样虚伪恶毒的人暴露在人前,这明明是一个善举。戚怡洁这样想着,心中的慌乱慢慢平复,冷静重新回到她的身体里,她和对面的二人对视:“这样也好,卓然,我们谈谈吧。”
    这个结果是宋呈一没有想到的,他惊疑不定地观察着现在的局面,低头看向卓然,她倒是很平静,像是早就预料到了。
    宋呈一张了张嘴,戚怡洁突然看向他,她的眼神很复杂,只停留了一瞬,又转回到卓然身上。
    戚怡洁大概很气愤,眼圈通红,平时打理整齐的刘海现在也乱了,她努力直起背,和卓然对视。
    “好吧,那我们聊聊。”卓然叹了口气,似乎知道是戚怡洁后就丧失了兴趣,“你等等我,我和宋呈一有几句话要说,你先到外门等我吧。”
    戚怡洁皱紧眉头,她想不明白卓然为何这种态度。这种无所畏惧的态度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是种隐秘的傲慢,在她抓住卓然的尾巴后,她仍然没把自己当回事。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卓然,这就是宋呈一喜欢的人吗?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表达,她看不起自己。
    戚怡洁捏紧了拳头,闭上眼平复心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