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

      卓然说得很慢,吐字慢条斯理,配上她优雅的笑容,给人一种“事情尽在掌握”的感觉。
    戚怡洁不知道,她到底是真的胸有成竹,还是强撑面子唱空城计?同时她也被卓然这副睁眼说瞎话的模样气到,她皱起眉头,谴责道:“我亲耳听到的,你还有什么辩解的余地?”
    卓然再次感慨,戚怡洁真的很幸运,看来她还没意识到,她听到的那些刻薄的话语不是重点,藏在开头的陈经才是她的把柄,但显然,戚怡洁已经被气晕了头。
    卓然点点头,赞同她的话:“你说得对,我确实没什么辩解的余地,毕竟这些非常没有良心的话确实从我口里说出来的。”
    戚怡洁捏紧了拳头,她眼睛睁大,一脸的愤慨。
    “但是啊,你也听出来了吧,那时候我是在和宋呈一吵架呢,”卓然叹了口气,“我也不是圣人,吵架的时候情绪上头,才一时之间说出那么不好的话,但其实我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我只是有点生气,所以才口不择言。”
    “但是,既然你这么愤恨,这么正义,当时为什么不光明磊落地推门对质呢?”卓然皱紧眉头,一脸的委屈,“如果你能坦荡点,说不定当场我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们就能把误会解开,这样也就没现在的事了。”
    “唔,现在很多人都对我口出恶言,都是因为戚怡洁同学你发的录音啊。”卓然看着戚怡洁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缓缓一笑继续说,语气像是为她着想一般,“看来现在你也有点愧疚的,是吧?”
    戚怡洁被她黑椎叩沟幕熬剑骸澳阏媸遣豢衫碛鳎阉械拇矶纪频轿疑砩希炎约赫隼矗蕹堋!�
    卓然听后面不改色,戚怡洁继续谴责道:“明明是你的错,我只不过是让所有人都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你践踏真心,瞧不起喜欢你的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难道不应该被审判吗?”
    “那些喜欢你的人做错了什么,要被你这么讨厌?你根本不配大家的喜欢,早上看到那么多关心支持你的人,你不感觉羞愧吗?”
    卓然眨眨眼,看着气得双眼冒火的戚怡洁,她笑起来,真心实意地赞叹一句:“你的共情能力真强。”
    “我已经理解了你愤怒的主要原因,你觉得我是个口腹蜜剑的小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明明心里讨厌死他们了,还要对着他们笑,”卓然叹了口气,朝前走近一步,“但换个角度想,你不觉得我很委屈,很忍让了吗?明明不喜欢社交,但还是怕伤他们的心,努力融入他们,帮助他们,难道我这些做错了吗?”
    “戚怡洁,你扪心自问,我收获这么多喜爱的原因,难道不是我付出得多嘛?我对别人好,帮助他们,安慰他们,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
    “一个人嘛,不要看她想什么,要看她做了什么,”卓然再次走近一步,“这样看,我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
    戚怡洁瞪大双眼,气得浑身哆嗦。
    “当然,你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没关系,我也不需要你理解,”卓然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她语调平缓,让人有一种想听下去的冲动,“重点是你要解除误会,消除录音对我的负面影响,让那些风言风语完全消失。”
    “至于具体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了,我的要求已经传达给你了。”说完,卓然留给她一个和煦地笑容,越过她朝门口走去。
    戚怡洁怔怔地看着欲要离去的卓然,直到她的手搭在门把手,才回过神来,她愤怒地吼道:“你疯了?我凭什么?大不了鱼死网破,录音我绝对不会删,刚刚的录音我也要上传,看谁先撑不住。”
    “卓然,你还没认清现在的局面吗?是你应该求着我,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你现在这幅强撑着诡辩的样子对我无效。”
    卓然叹了口气,她转过身,凝视着倔强的戚怡洁,轻声说:“你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复杂呢?”
    “为什么要一直抓着不放呢?是因为我是你喜欢的男生的女友,所以你看不惯我吗?”
    戚怡洁脸色顿时变得又红又白,“你在瞎说什么?!”
    “唔,不是吗,难道你不喜欢宋呈一吗?”卓然欣赏着失态的戚怡洁,微微一笑,“唔,我开玩笑的,既然不是,那算了。”
    “其实是你没认清现在的局面吧,这种小打小闹,你才比较吃亏,戚怡洁,你以为这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摩擦吗?”卓然的目光带着故意能看出来的怜爱。
    她发出一声嗤笑,嘲笑道:“搞什么拉帮结派,幼稚死了,”她抬起下巴,“你父母在裴家上班吧?”
    戚怡洁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她瞪着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卓然笑笑:“你能认识我,来育成上学,都要感谢你爸妈,能在公司混得这么好。”
    “但是再好又能怎么样呢,听着多高级的职位,即便身处管理层,但本质还是打工的。”
    戚怡洁气得浑身发抖,又止不住起了鸡皮疙瘩,她气愤卓然终于露出了马脚,她傲慢的模样是如此刺眼,烧得戚怡洁眼球发烫,但是她隐隐察觉了卓然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卓然满意地看着她,继续刺激她:“多光鲜亮丽的外表,但轻轻一戳,就破了。戚怡洁,你可怜可怜你的爸妈吧,别让他们中年因为女儿失了业。”
    “卓然!”戚怡洁叫起来,一向白嫩的脸蛋涨红,她尖叫起来,“你简直不可理喻,难不成你想开除我爸妈嘛?”
    “有点心动。”
    “你就算想开除,裴阿姨也不会同意的。”这么一说,戚怡洁消失的底气又回到了身体里,“你根本没有权利开除人,你疯了。”
    “我现在自然开除不了,但谁叫我是裴家的女儿呢?”卓然笑起来。
    戚怡洁冷笑:“那又怎么样?你手还没那么长呢。”
    “既然你不肯退让,那我就只好告状了。”卓然耸耸肩,“告诉妈妈,戚家的女儿诬陷我,损坏我的名誉,能培养出这种品性的人家,还是别用了。”
    戚怡洁咬紧牙关,再次被她混淆的话气到,“你当裴阿姨是傻子吗?你说什么她都相信吗,到时候我把录音放出来,一切都清楚了。”
    卓然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笑起来,她摇摇头,说:“真相重要吗?戚怡洁。只要是因为你导致我陷入不好的境地,你就站在裴家的对立面了,就算是我做错了又如何?”
    “我才是裴斐的女儿,一个母亲当然会无条件站在自己女儿这一面,说不定我和她说了这件事,她的手段会比我更激进呢。”
    戚怡洁惨白着脸,怔怔地看着她,一时失声。
    “你是个聪明人的,是吧,你应该太清楚家境这个东西了,你看看,你被你父母培养得多好啊,天之骄子,你什么都不缺,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你父母手里握住的权利金钱和地位。”
    “你要赌一赌嘛?戚怡洁,试试看,现在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校园纠纷,如果你继续固执己见,这件事会不会成为你人生的转折点?”
    无聊,太无聊了,卓然看着目光涣散的戚怡洁,她太冒进了,导致卓然这次的胜利味同嚼蜡。她当然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裴斐,相反,她要把事情压得死死的,绝对不能让母亲知道,她刚刚说的话不过是吓唬戚怡洁的,这只不过是最方便的一种解决方式,让戚怡洁畏惧,把所有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那卓然就可以不沾一点淤泥,全身而退。
    显然,站在对面面色不断变换的戚怡洁已经掉入了她的陷阱。
    卓然静静地等待,就算戚怡洁多有正义感,多想把她拉下去,即便戚怡洁现在如此冲动,但她从小耳濡目染,接受精英教育的她相比很快就能理清逻辑
    果然没过一会,戚怡洁抬起眼,双目尽是不甘,愤怒的火苗在她眼中焚烧,很快变为灰烬,她闭上了眼,“你赢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戚怡洁拿出手机,当着卓然的面将录音全部删除,“我会在匿名账户上发布,录音是捏造的,”她的声音一片死寂,“你满意了吧?”
    卓然摇摇头,“我要的是全身而退,你懂什么意思吗?”
    “你不曝光自己的身份,随便在网上一澄清,依旧会留下话柄,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份,会猜想是不是我贿赂威胁了你。”
    “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想让我曝光自己的身份吧。”
    “唔,当然了,说出你是戚怡洁,是你鬼迷心窍诬陷我,”卓然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你自己做的事当然要自己承担后果了,我说了,我要完全消除这件事的负面影响,你懂吗,完全消除。”
    卓然看着戚怡洁又变得愤怒,叹了口气,“我可不是故意为难你,我只是谨慎罢了,你曝光身份,既能防止你日后反咬我一口,也能不给人留下遐想的空间,不好吗?”
    “就是可能你以后比较辛苦了。”
    戚怡洁红着眼,使劲摇着头:“不可能!决定不可能,我不同意,说录音是假的已经是我的底线了,我不会为了你搭上我的未来。”
    “这不是商量,是要求。”卓然已经失去了耐心,她想现在就见到宋呈一,她看了一眼手机,马上就要上课了,不剩多少时间留给她和宋呈一了。
    “我已经够宽容了,戚怡洁,你如果做不到,付出的代价更大。”
    卓然的声音冷下来:“快点做决定吧,我已经没耐心了。”
    戚怡洁眼底蓄起了泪水,她死死咬住腮肉,不肯在卓然面前落下眼泪,在一片静默中,她最终艰难地点了头。
    一颗摇摇欲坠的眼泪最终也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