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侍卫×丫鬟)(H)

      刚刚林母将屋内丫鬟全遣了出去,才偷偷摸摸拿出那本小画册。这下,见她一出来,丫鬟迎春立马迎了上来,关心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无事。”林鹤摇摇头,“咱回去吧。”
    迎春瞧着自家小姐仍有些不开心,将刚刚发生的事儿娓娓道来:“小姐,你是不知,刚刚元明在花园那边看见一个背影,还以为是那家小姐,就冲那人行礼说‘小姐好’。
    结果,那人转过头来就咯咯笑,说‘我不是小姐,只是厨娘的女儿’。
    元明脸都红了,急匆匆的就走了,留下那人还在原地咯咯笑。小姐,你是不知那画面多么喜人,简直要笑岔气了。”
    听完迎春讲的事儿,林鹤脸色多了一抹笑意,刚刚生无可恋的样子淡了几分,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林鹤被她给逗笑,“那元明人呢?怎么不见人影?”
    迎春摆摆手,睁着眼说大话道:“说不定是自觉尴尬,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了。”
    “是吗?”元明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迎春嘴硬道:“反正谁丢人谁尴尬,又不是我丢人。”
    林鹤对这欢喜冤家早就摸清了,这俩人从小时候开始就不对付,到现在还是老样子。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俩人打着打着就打床上去了,不过俩人平日里掩饰的极好,极少有人知道这事儿。
    不巧,林鹤就被俩人蒙在鼓里,还傻乎乎的给俩人制造机会。
    林鹤捏着自己的眉心,仿佛是什么世纪大难题。她干脆将迎春推了出去,说:“你们两个要吵出去吵,我这里一切都好,不如这次,你们干脆打个痛快。”
    “多谢小姐好意。”迎春苦笑。
    “谢小姐成全。”
    元明拎着迎春的后衣领,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提起来直接拎走。
    迎春也“不甘示弱”,张牙舞爪的招呼着他。
    在林鹤的眼里,两人依旧水火不容。
    林鹤摇了摇头,转身回了自己的沐松院。
    她还是好好想想怎么面对母亲闺中密友的儿子吧。
    哎。
    -
    在无人的地方,元明直接提起迎春,脚下健步如飞。
    元明直接把迎春领到自己屋子里,迅速上锁。
    元明再次提起刚刚那个话题,脸遮在黑暗中看不清神情,“阿春,你说我尴尬吗?”
    迎春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身子撞到桌上,已经退无可退。
    “我刚刚就是一时嘴快。”迎春立马娇声道。
    “是吗?”元明两只手托着她,让她轻松坐在书桌上。
    “对……对啊。”迎春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哦。”元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嗯……别……”迎春发出一身闷哼,用手推着他的胳膊,可他胳膊硬的跟铁一样,胳膊不是她推的动的。
    元明手搭在她的胸上,或轻或重的按揉着。
    即便是隔着衣物,她还是感觉到胸前的炽热。
    迎春面色潮红,“现在还是白日……”
    元明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说:“小姐说了,今日打个痛快。”
    他手下的动作也没停,解开她的衣襟,大片的雪白露出,两个白兔在肚兜里若隐若现。
    肚兜被他挤在两个白兔里,两个白兔一颤一颤的。
    元明手轻轻拍打下嫩粉色的乳头,乳头迅速硬了起来,另一只手不停揉搓着,也变得艳丽起来,“瞧瞧,这可比你诚实多了。”
    “你……嗯……”一股水猝不及防的涌了出来,迎春夹紧了自己双腿,企图掩盖。
    “流水了。”
    “没有。”迎春倔强的说。
    元明一只手向下,直接钻进裙里,用手罩住了那处,手指一点点的滑动,更加耐人寻味。
    他似乎一点也不急,不紧不慢的动作,在她完全放下戒备之时,一根手指直直插入穴中,或深或浅的抽插。
    看着那嫣红的乳头,直接张开含进去,像是婴儿吸乳一般。舌头时不时划过乳尖,挑逗着。
    “嗯……你……轻点……”迎春双手撑在桌上,根本没有力气推他。
    下面的穴里已经加到了三根手指,飞速抽插着。
    “啊……不要……要……要泄了……”脑中一抹白光乍现,身下已经泄出了不少水,快感过后她舒服的完全说不出话。
    元明褪下自己的裤子,那物已经硬的不像话,直直的挺着。自己随手撸了两把,将她刚刚泄的水全抹在肉棒上。下一秒,抵上她湿漉漉的花穴。
    坚挺的肉棒在花穴口蹭了几下,直接插进了那紧致的小穴里。
    “啊……好胀……嗯……”迎春满脸潮红。
    “放松点。”元明手打在迎春挺巧的屁股上,身上也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感受到花穴不再像开始一样极致,肉棒开始浅浅抽插。
    迎春总觉得下面还是痒,抓着元明的胳膊,花穴有意识的迎合。
    “元明……重……重一点……嗯……”
    元明骂了声,身下动作开始加快,“我看你就是欠艹。”
    “啊啊啊啊……好舒服……元明……啊……”迎春躺在桌子上,手掐着元明的胳膊,眼泪都要出来了。
    淫水似开了阀,又多又急,黏腻的水声和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元明扣住她屁股的手越来越紧,挺腰一下下往小穴深处顶。明明已经严丝密合,却好像还能进入更深之处,将小穴撑得更大。
    “不……元明……太深了……啊……”
    快感在她脑中积累,最后化作一烟花炸开,她再次到达高潮。
    她……又泄了……
    他没停下,狰狞的性器一次次朝着她的敏感度顶上去,肉的又很又重。
    迎春抓着他胳膊的手也无力滑落。
    元明含住她的唇,舌直接滑进她微张的小嘴。舌头在她嘴里掀起一阵狂风暴雨,每个地方都被他途经。
    元明退出她的小嘴,眼睛亮的像是什么凶猛野兽,嘴上轻飘飘的说:“这便受不住了吗?”
    “啊……”
    元明一挺腰身,进的似乎又深了几分。
    “慢……慢点儿……啊啊……我……再也不……不编排你……啊啊啊……”
    元明好似没听见她的哭叫,每一下都重重的肉,速度也极快。
    大概又肉了百十下,双手紧紧摁住她的身子,浓白精液一股一股射进紧致花穴内。
    迎春大抵以为这就完了,有气无力的拍着他的胳膊:“水……我想喝水……”
    元明眸色渐暗,将还硬挺的肉棒抽了出来,转身去给她倒水。
    迎春真的渴急了,一杯下肚仍觉不满。元明又去给她倒了一杯,待她喝完后开口道:“还要吗?”
    “不用了。”
    元明放下杯子,抱着她去了床上。
    迎春的音量调高了些,“你还来?”
    元明睨了她一样,“你不会以为这就完了吧?”
    话毕,元明直接用嘴堵住她,又是一番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