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小狗

      他的眼神好似看到主人的小狗,忠诚而又热切。
    林鹤竟觉得他那眼神似乎是在看自己,她想她大抵是疯了,竟然会产生这样一种错觉。
    蒋宇轩在江知野身旁坐下,揽着他的肩极其自恋的说:“怎么,这么短时间不见我就想我了?”
    “……”江知野抿了抿嘴角。
    林鹤听到蒋宇轩这样说,心底里莫名松了口气,也不知为何刚刚提起心中那根弦。
    门口响起敲门声,只听见外面人高声道:“公子小姐,夫人说准备用膳了。”
    “知道了。”林鹤四下打量了一圈也没发现自己迎春的身影,“迎春呢?”
    江知野知道这是到了自己才知道的环节,霎时间坐的板正,说:“刚刚有个人来将她叫走了。那人身高七尺,皮肤略黑,单眼皮,打扮像是你们家的侍卫。”
    林鹤显然没想到他记的这么清楚,忍着笑意道:“我知道了,那我带你们去东厨用膳吧。”
    蒋宇轩也毫不留情的嘲笑说:“你这是找犯人呢,说这么详细。”
    林鹤被这波精准吐槽戳中笑点,也忍不住低笑。
    江知野在蒋宇轩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垂眸敛目,语气低沉,“只是下意识描述了一下。”
    林鹤总感觉他语气里带了些委屈,连带着自己的声音也轻柔了不少,“没,只是没想到描述的这么清楚。”
    蒋宇轩有些摸不着头脑,总感觉今天的江知野有些不同,可又说不出具体哪儿不同,这就很奇怪了。
    林鹤在前面带路,江知野拄着拐杖走在中间,蒋宇轩走在最后以防万一,这样江知野摔倒他还能扶一下。
    -
    东厨。
    林母与蒋夫人早就等候在此,两人也不知道聊到什么高兴的事儿,笑的跟花儿一样灿烂。
    林鹤隔得老远就听见她母亲的笑声,走得近了,听的也就更真切了。
    她右手压在左手上,放在腹部中央,微微屈膝并颔首,柔声道:“母亲,蒋夫人。”
    江知野,蒋宇轩也紧跟其后。
    二人皆是呈拱手状,手向前推,略微躬身,异口同声道:
    “母亲,林夫人。”
    “林夫人,蒋夫人。”
    林母看见两个人的时候也是一愣,看着两人有些呆呆的说:“阿兰,我竟不知你竟有两个儿子,还都这么大了。”
    蒋夫人噗嗤一声,直接笑出声来,指着其中一个道:“什么呀,这个才是我儿子,另一个是永定侯的儿子江知野。”
    “啊?快请坐快请坐。”林母转头就小声的问蒋夫人,“为什么永定侯的儿子会出现在这里啊?”
    蒋夫人淡定的喝了口茶水,也小声回她:“这个说来话长。”
    林母咬牙切齿的道:“长话短说。”
    蒋夫人拣了个大概说:“他马车坏了,载他一程。”
    林母瞪大了双眼,面上却微笑连连。
    相较于林母跟蒋夫人的大惊小怪,他们明显要镇定一些,在得到夫人点头之后就乖乖入座了。
    桌子是圆桌,林母与蒋夫人坐在一起。
    林鹤直接在自己母亲身旁落座,蒋宇轩自然也是挨着自己母亲的,江知野就坐在林鹤跟蒋宇轩中间,就好像一对眷侣被他给生生分开。
    林母眼睛斜瞟过桌面,清了清嗓子,道:“开饭吧。”
    江知野心中愤愤,一双筷子都要被他给戳烂了,那碗中米饭也跟着遭了殃,被戳的稀烂。
    林鹤见他都没怎么动筷,偏头问他:“不好吃吗?”
    江知野手中动作一顿,睫毛轻颤,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注意到他,又很好的被自己掩饰过去。
    “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咸了。”
    “原来如此。这样,你可以蘸水试一下,这样味道就不会那么浓了。”
    “好。”江知野学着她的动作试了一下,目若朗星,“挺管用的。”
    饭后不久,蒋夫人就与林母话别归家去了。
    江知野再想多留一会儿的想法也只能作罢,再次乘蒋家的马车离开。
    临别前,他掀开一小块车帘,就见少女淡紫色的衣裙沐浴在光中,为她渡上一层金光。银簪也翩翩,随时可以起舞。
    只记得她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