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中药

      林鹤四下张望,神色慌张,继续拍打着包厢门。为了不被人发现,声音也被她刻意压低:“江公子,是我……江公子……”
    江知野听到门口动静,五步并作三步快速前进打开包厢门。
    林鹤见门打开,直接钻了进去,并迅速关上包厢门。
    江知野因为药效作用脸上微微泛起红晕,眉头却因为她的到来而紧锁,不过他脸上带着面具,她看不见。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说话时的语气有多么不善。
    “你怎么又回来了?”
    林鹤自动忽略他的语气,上手动作轻柔的摘下他的面具,面具之下是一张泛着不正常潮红的脸。
    看着他不正常的脸色,她语气笃定的说:“你中药了。”
    江知野抓住她的手腕,眼神晦涩不明,一字一句的道:“你不应该在这里。”
    林鹤拂开他的手,从香囊之中拿出一副小巧银针,认真的向他解释说:“我知道,但是我出不去了。”
    江知野一双墨色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喉结上下混动,声音也变得沙哑,“为何?”
    林鹤手中捏着一根银针,耐着性子道:“你先坐下我再慢慢跟你讲。”
    江知野听话的在桌前坐下,静候她的下文。
    -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前。
    林鹤很听劝的离开这里,结果却发现根本出不去。
    出口处多了三四个护卫,她当时也没在意,迈着平常的步子往外走。她甚至没走到门口,就被护卫拦住了。
    拦住她的那个护卫就是一个大块头,有正常男子的两倍大。他说话时脸上的肉也跟着颤动,“公子,您暂时不能离开。”
    林鹤不解的看着眼前人,“为什么?”
    另一个护卫也走过来,脸上挂着笑容,“公子,真的很不好意思,一位贵人丢了贵重物品,现在我们正在秘密检查,所以还不能放你们出去。”
    林鹤平静的看着眼前的护卫:“检查完就能出去吗?”
    大块头护卫往前一站,身上的肉都跟着颤几下,语气不耐:“不行。”
    另一个护卫就显得要圆滑许多,将大块头护卫拉到后面,“公子,现在真的不行,亥时(21-23时)我们之前我们肯定会放行的,但是现在,真的不太行。公子若是有急事,我们也可以派人去通知的。”
    这明摆着就是不想放人的意思,偏还找了个理由。
    虚伪。
    林鹤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只能转身再进楼里。
    再进楼里,她就开始找办法给迎春传递消息,先把迎春稳下来。
    想到江知野的神情,他或许知道什么,或者说已经有了一定准备,不然也不会轻易进来。
    距离她进楼已经有一段时间,若是迎春以为她出事再招来她家的人,或许会坏了他们的计划。
    林鹤直接上了二楼,迎春就在对面茶楼二楼靠窗位子,所以传递个消息有希望的。
    幸亏这二楼不全是包间,还有一部分公共区域。
    林鹤快速锁定一个隐蔽位子,正好可以看到对面迎春,只不过具体神情看不太真切。不过有希望总比没有的好。
    她开始在附近寻找可以利用的工具,可花楼里哪有什么可用之物,几乎全是些胭脂水粉类的。
    找了半天,她终于找到了勉强可以利用之物——几张废纸和不成样子的废笔。
    有的总比没有好。
    林鹤沾了些茶水在纸上写写画画,这墨的质量不算好,再沾些水完全可以再写,不过重写的字迹淡了很多。
    待笔迹晾干之后,她快速折了个纸鸢,先试飞了一个。
    迎春一直注意着怡红院里的情况,这个纸鸢飞来的一瞬她就注意到,并迅速向纸鸢飞来处观望。
    林鹤见距离够,可以飞过去,又扔了第二个纸鸢,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不过她也没扔太多,太多也会引人注意。
    这三张里面有一张是她写的,写的很隐晦。即便是失败,那第一张,第三张里也都有线索,她相信迎春能参透。
    做完这一切,她找了个小厮打探到江知野的包厢,就往他的包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