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见色忘友

      林鹤被这声响吓一跳,眼睛瞪大,像是受惊的小白兔一样。
    江知野白了眼前人一眼,回头的瞬间又换上另一副面孔,道:“这是锦衣卫指挥同知。我先送你回家去吧。”
    林鹤看了眼那人,有些不确定的道:“现在就可以走了吗?”
    江知野面不改色的道:“嗯,走吧。”
    那人看两人真要走,更加不淡定了,直接气的跳脚,指着他的身影再次大呼小叫。
    “不是,江知野,你这就走了?哎,你这人,见色忘友是吧?不是,你真就这样走了啊,别走啊,我还有事儿没跟你说呢……”
    江知野只当是耳旁风,背对着他挥手,“明日见。”
    林鹤拉了下江知野的衣袖,“真的没事吗?你朋友好像……”
    江知野语气低沉,安抚里带了一丝诋毁:“没事的,他就是见不得我好罢了,还是先送你回家吧。”
    “啊?”林鹤听的一愣一愣的。
    江知野一笑而过,“没事,走吧。”
    林鹤也不好过问太多,一路跟着他,畅通无阻。
    -
    迎春收到林鹤的纸张迅速回了家一趟,又喊马夫驱着马车来怡红院前等候。按她家小姐的安排,只等亥时(九点钟)到来。
    距离亥时还有些时间,就见自家小姐出来了。
    迎春赶忙上前,将手中的披风给林鹤围上。
    昨夜刚下了一场雨,带来一场寒,清晨傍晚都开始隐隐透露寒气。迎春平日里看着大大咧咧,遇事却从容不迫,小细节都能考虑到。
    一阵风吹过,林鹤拢了拢披风,回头看江知野,十分善解人意的道:“江公子,天凉了,你也回家去吧。”
    江知野摇头:“说好的送你回家,怎么能食言呢。你先上车吧。”
    说罢,他就作势要扶她上去。
    林鹤也没扭捏,大大方方的扶着他的胳膊上了马车,莞尔一笑:“那就麻烦江公子了。”
    江知野粲然一笑,“荣幸之至。”
    -
    马车之上,偶尔风吹过帷幔,露出前面驱马之人劲瘦腰身。
    迎春没提起楼里发生之事,反而胳膊肘撑在腿上,双手托着自己的腮帮子,声音有些闷闷的道:“小姐,你什么时候跟江公子这么好了?”
    “嗯?有什么问题吗?”林鹤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小姐,”迎春快速看了车外一眼,蹭到林鹤身边小声说:“这江公子传闻中可是个花花公子诶,小姐你就不怕被他骗了吗?”
    林鹤没急着应答,反问道:“那你觉得呢?”
    迎春有些答不上来,吞吞吐吐的道:“我……我不知道。”
    林鹤勾了勾她的鼻子,说:“你啊。我之前跟你说过的,看一个人要用心,传闻也不一定是真的。你看,你听信了传闻,不就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吗。可实际上呢,你与他并不熟悉,甚至是不相识。就因为这些传闻,就远离他们,这也武断了吧。说不定,你也因此错过了一个很好的人。所以啊,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出言有尺,做事有余。迎春,我平日里教你的都忘了吗?”
    说到最后,林鹤板起脸,表情严肃。
    迎春脸上泛起红晕,头轻轻垂着,“小姐,我回去就把《论语》抄一遍。”
    林鹤嫣然一笑,迅速甩锅道:“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可没逼你。”
    迎春苦着一张脸,拖着长嗓音说:“知~道~了。”
    -
    马车稳稳停靠在林府前。
    林鹤站在马车上,小心的挪动步子,躬下身扶住他的胳膊。
    江知野稳稳的扶着她下马车,用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问道:“林姑娘,明天还能出门吗?”
    林鹤稍微想了下,回应说:“应该可以。”
    江知野唇角漾着一抹微笑,渐渐放开自我,“那可以邀请你明日一见吗?”
    林鹤只是愣了一下就回过神来,不紧不慢的将鬓边落下的碎发别到耳后,欣然答应:“好啊。”
    “那明日我在醉仙楼腊梅包厢等你。”
    “好。那……江公子,明天见。”林鹤挥动自己的小手告别。
    “等等……”
    林鹤不明所以,回头瞧他。
    江知野从袖中拿出一枝茉莉,袖口没多大,一放一拿的难免落了些花瓣。看到摧残的茉莉花,他有些可惜:“啊,都掉了。”
    林鹤毫不在意的拿过那枝茉莉,放在鼻尖轻嗅,盈盈一笑:“很香,谢谢。”
    反倒是江知野有些不自在了,捏着自己的耳垂,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你喜欢就好,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说完,也不等她回话,短短几秒就跑出很远距离。
    林鹤没忍住又笑出声,摇摇头回了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