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哦,单相思

      (江知野挨着林鹤,林鹤挨着谢焱,谢焱挨着蒋宇轩,蒋宇轩挨着江知野。四人围成一个圆。)
    谢焱狡黠一笑,故作天真问道:“为什么不行,我哥长得又不差,江哥你也是知道的,你们不是很挺熟的吗?”
    啧,他就知道,这哥哥和妹妹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他感情道路上的绊脚石。
    江知野摩挲着自己下巴,深思片刻,真诚发问:“你哥是谁?”
    一旁蒋宇轩看热闹不嫌事大,非要添把火。
    “江知野,你不是跟谢清哥俩好吗。小时候你俩不还一块掏鸟蛋,结果被我母亲发现了,又告诉了你母亲,最后你不是被打的一个月没下床吗。”蒋宇轩毫不顾忌的讲出儿时他的笑料,并发出巨大嘲笑声。
    江知野作为当事人之一,一点也笑不出来。
    谢焱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的双眼代表她的震惊,茶言茶语道:“原来江哥跟我哥关系这么好啊。不对啊,那你刚刚怎么说不认识我哥啊。”
    江知野迅速做出应对,也是一副诧异模样,同时还有一份歉意:“原来你是谢清的妹妹啊,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刚刚我没认出来,真不好意思啊。要不是宇轩刚刚提起谢清,我还真没认出来。真是对不住了,谢姑娘。”
    谢焱捧着自己的脸,有些害羞似的道:“江哥是夸我比以前漂亮了是吗?”
    “……”江知野抿了抿嘴,没说话。
    林鹤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礼尚往来”,有时被他们的话逗笑,露出一盏弯月。
    “这个我知道。”蒋宇轩嗓门超大,他绞尽脑汁想出几个词来形容,说:“谢姑娘确实比以前漂亮许多,现在出落的那叫一个沉鱼落雁,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亭亭玉立……”
    江知野冷笑连连,“夫子就只教过你这些?”
    “那你说几个。”蒋宇轩不服的道。
    江知野想也没想,直接道出所想:“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白居易《长恨歌》)”
    蒋宇轩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道出一句诗来,嘴上仍旧不饶人,“有本事你再说你几句啊。”
    他挑了挑眉:“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渠出鸿波。(——曹植《洛神赋》)”
    他抖了抖衣衫:“娥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他轻呷了口茶水:“小山重迭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温庭筠《菩萨蛮》)”
    讲了几句,他看似疑问实则胜券在握的问说:“够吗,还要不要再讲几句?”
    “成成成,你厉害你厉害,不用讲了。”蒋宇轩有些气急败坏的摆了摆手,态度十分敷衍。
    林鹤与一旁谢焱对视一眼,一同笑出声来。
    就在几人斗嘴的时候,菜上了个齐全。
    见吵的差不多了,林鹤充当一个和事佬,缓缓道:“好了好了,我们先吃饭吧。”
    谢焱也配合着说:“对啊,好饿啊,我们先吃饭吧。等你们吃完饭也有力气吵个胜负不是?”
    江知野拿起林鹤面前筷子放在自己盛满热水的碗里烫一下,嘴上漫不经心的回道:“吵什么?只是探讨一下罢了。”
    谢焱被噎了下,“那挺好。”
    蒋宇轩瞧见江知野给林鹤烫筷子这一幕,没多想什么,转头就对谢焱说:“谢姑娘,我也帮你烫一下吧。”
    谢焱连忙摆手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蒋宇轩语气里带了些失落,“好吧。”
    林鹤托着下巴来回打量着眼前两人,所以蒋宇轩说的心上人,不会就是谢焱吧。
    嘶~怎么感觉,还是单相思啊。
    她桌底下用手拽了拽江知野的衣袖,眼神在两人之间转了两圈,然后求证似的看向他。
    只见他轻微点头。
    她还没来得及震惊他们的事儿一小下,就感觉自己的手好似被他……握住了???
    林鹤如受惊的小鹿一般,一双杏眼瞪大瞪圆,迷茫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