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江知野走的时候正是白日里最热的时候,热的似乎回到夏季时,只是在太阳底下晒一小会儿,面上就浮现出细小汗珠。
    他本来是想等林鹤午间休憩时偷偷离开,可谁知,她为了送他竟然没休憩,一直撑着眼皮就是为了等他走的时候送他。
    他觉得她能来送自己,心底里就已经很高兴了,只让她在府邸门口送自己最后一程就好。
    他拉着她给自己挑选的那一匹马,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姐姐,不用送了,快回去休憩吧。”
    林鹤异常坚决地道:“我送你出城门。”
    当他看见门口不远的马车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早就打算好了一切,不管他怎么劝阻都没用。他拗不过她,就想着快些出城,这样她就能快点儿回去休憩了。
    “走吧。”
    -
    江知野快马加鞭,也用了五日才赶回京。不过,他没直接进城,先是去了城外锦衣卫暗桩。那匹马被他寄养在暗桩中,自己换了身村夫打扮,往脸上抹了些锅灰,整个人都黑了不少。
    城门口多了不少巡逻士兵,排查也更严了些。不过这点儿小把戏,对锦衣卫来说,伪造一个身份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拿着伪造好的文书,轻易进了城门。
    城门里不似半月前那般热闹,街上叁叁两两行人,冷冷清清。
    他找了间客栈,直接交了五日的银两。又要了两个小菜,在一旁的空桌坐下。隔桌有二人,桌上空瓶几个,已经喝红了脸,嘴上也渐渐没了个把门的。
    “哎,你听说了吗,那位,如今病重了。这皇城,要变天了。”
    “啊?那不就太子即位,这有什么好变天的。”
    “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这太子可不是一个明君啊。就之前那个花魁你知道吧?”
    “你是说招亲那个?这和太子也有关系?”
    “听说,那女人就是太子从外面带回来的,结果整出了这幺蛾子。”
    “那是太子带回来的?”
    “那可不是。而且,还不止这一件事儿,我还听说啊……”
    “……”
    “……”
    江知野竖起耳朵,全神听着他们越发没有分寸的交谈,也不怕被什么人听见叫他们下狱。毕竟,这位太子可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
    算了算日子,他掐着时间回了府。
    有一点儿甚是奇怪,府中多了许多红绸,就像是,要新婚一样。
    他心中疑惑,踏进府中。府中人脸上也洋溢着笑容,见他归来也都热情的跟他问好。
    他踏入府中之时就有小厮前去通报,此刻,一小厮抱拳站在他面前,“公子,夫人在屋中等您。”
    “好,辛苦。”他步下生风,正好他也想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总不能,是母亲趁着他外出给他寻了个“干爹”吧...
    “母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江母瞥了他两眼,颇有些不满,“都是快成亲的人了,怎么还是这般冒失?”
    他整愣了两秒,“不是你给我寻了个‘干爹’吗?”
    江母也是愣了两秒,直接拿起桌上鸡毛掸子扔了过去,“你真是愈发没大没小了。”
    江知野轻易接住鸡毛掸子放到一边,“母亲,消消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江母没什么的好气的道:“皇上前几天下旨,为你们赐了成婚时间,就在十月中旬。”
    江知野感觉自己当头一棒,“这是为何?怎么会突然赐成婚时间?”
    江母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他拱手,神色慌张,“母亲,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若真是这样的话,她不就又回来了吗?就怎么想把她拉进局吗?
    皇帝,可真是打了个好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