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亲亲(微h)

      江知野进来时踉踉跄跄,屋外还有打趣声音。随着屋门关闭,声音也渐渐小了,他步子听着并不凌乱,反而稳重。
    林鹤吃饱以后就坐到床上,心中忐忑。从屋子附近有人声开始,她心中更是怦怦直跳,一直竖起耳朵听着附近动静。
    江知野眼神清明,不像是喝过酒的人,步伐极稳,却又在看到她裙摆的那瞬间摇摇摆摆,嘴中不停喊着:“夫人……夫人……”
    他摇摇晃晃仿佛下一刻就能倒下去,林鹤下意识张开双手接住他。
    江知野自然不会放过跟她亲近的好事,控制好力度后就朝她倒去。
    林鹤还是低估了自己,直接被他扑倒,还好她已经将那沉重凤冠换了,不然她这样被扑倒,头皮肯定发麻。他不似她想象般的那样一身酒气,相反,他身上好闻的紧,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喝酒了。
    他埋在她的颈窝里,灼热的气息打在她皮肤上,还跟小狗一样蹭着她叫:“夫人……夫人……”
    林鹤感觉自己身上是一只大型狗狗,“阿野,你先起来……”
    江知野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双眼迷离,吞吐间有一股酒味,“夫人,你应该叫我夫君。”
    林鹤闻到他空中淡淡酒味,确信他是喝醉。这种情况下,她也不至于跟一个醉鬼计较,红着脸哄道:“夫……夫君,你先起来好不好?”
    他光明正大的耍无赖,“不,要夫人亲亲。”
    “好好好,亲完你就起来?”
    “要亲亲~”说着,他直接附身亲了下去。
    林鹤没什么防备,被他得了逞。他长驱直入,直抵深处。他像是沙漠中饥渴的旅人,掠夺着她口中津液,夺取她口中氧气。
    红色床幔若隐若现,想着今日是他们大喜之日,也就任由他去,甚至还有些配合他的意味。
    江知野觉察到她的主动,回应更加热情。两人唇瓣紧紧贴在一起,宛如火焰热烈。
    林鹤轻松褪去他的衣衫,如白葱般细嫩手指在他身上游走。
    “夫人……夫人……”江知野隔着外衣按揉她的乳,尤不过瘾,急急帮她解开衣衫。他解了半天也没解明白,红着眸子看她,声音低沉沙哑,“夫人……”
    林鹤勾着他的下巴,突然生了坏心思,“你求求我啊。”
    江知野大掌又一下没一下的按揉着她的乳,“夫人,求你……”
    林鹤牵着他的大掌往下,在他耳边轻声:“夫君,先这样……然后这样……再这样……你看,这不就好了吗。”
    江知野喉结上下滚动,眸色愈深。他褪去她身上衣物,虽急切但动作温柔。略微粗糙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最后又来到那白嫩的乳。他真的是爱极了她的乳,跟白面馒头似的,他俯下头去吸吮那白嫩。
    “幔子,放下来……啊……”她扬起高高的天鹅颈,鼻尖沁出细小汗珠。
    “没事的,夫人,没人看得到的。”嘴上这样说着,他还是很听话的把床幔放了下来。
    烛火惺忪,依旧可以瞧见她那处粉嫩,没有任何毛发,上面附有晶莹水泽,就像是一颗多汁桃子。
    就这么小的洞,竟然能撑得下他的肉棒。
    林鹤也觉察到他正在瞧自己那处,一时间脸爆红,伸手去挡自己的花穴,“别……别看……”
    “夫人,很美。”江知野扯开她的手,在她大腿内侧亲了两下,完全不似喝醉的模样。
    “你……你没醉?”
    江知野双手掰着她的大腿,露出粉嫩小穴,唇角勾着一抹笑,“这日子我怎么能喝酒呢,醉了还怎么跟夫人洞房花烛。”
    “你……啊……不要……那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