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愿得到了答案

      钱舒雯军训的时候被晒黑了不少,一见到沉嘉禾还是一身的冷白皮,羡慕的眼泪差点流出来。
    来之前钱舒雯特意问过沉嘉禾吃不吃烤肉,沉嘉禾斩钉截铁的说吃。
    沉嘉禾算是吃不胖的体质,但吃重油重盐的食物很容易长痘,沉嘉禾自己不太在意,但她妈妈之前管她管的挺严的。
    用钱舒雯的话说,就是沉嘉禾仗着自己长得漂亮随便糟蹋,但轮到她现在有机会糟蹋沉嘉禾的美貌,她倒是一点都不手软。
    桌子上一连上了四盘烤肉,钱舒雯还加了一份油炸小酥肉,沾着蘸料吃,酥脆可口。
    腌制过的五花肉放上烤盘发出“兹拉兹拉”的悦耳声响,小小的店面里充斥着油脂被炙烤后特有的香味。
    “对了,跟你分享一个八卦。”
    沉嘉禾很捧场的问:“是什么?”
    虽然是个人都或多或少喜欢听听八卦,但钱舒雯尤其热衷于此,甚至还为此学了新闻学专业。
    “我们学校里有个大四的学姐,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红,据说是谢珩的女朋友呢。”
    钱舒雯在燕州传媒大学,学校特产之一就是帅哥美女。
    沉嘉禾骤然听到谢珩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一时愣住了。
    钱舒雯以为沉嘉禾是不知道谢珩是谁,科普道:“谢珩就是谢氏集团的总裁,今年还上了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单,他的绯闻不多,但是你肯定看到过他的照片。”
    她说着拿起手机,找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沉嘉禾看。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的年轻男人站在红毯上,聚光灯下他转过身看向镜头,神情冷淡,面容英俊。
    看上去比很多男明星都更好看、更有气质。
    “这张照片是他在给谢氏旗下的影业公司走红毯颁奖的时候拍的,被评为年度神图,你不觉得这简直就是ABO文里顶级alpha的模样吗?”
    钱舒雯神情激动的喂安利,殊不知面前的沉嘉禾连和谢珩的春梦都做过了。
    这会儿沉嘉禾微妙的有点尴尬,她含糊的说:“是挺帅的。”
    但钱舒雯突然又说:“我突然想起来了,上周谢珩不是去你们学校开秋招宣讲会吗?我当时本来想拜托你混进去帮我拍两张照片的,但后来我给忙忘了,太可惜了。”
    提起宣讲会,沉嘉禾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天晚上在梦中覆在她身后律动的人。
    “啊,是吗?”沉嘉禾喝了一口柠檬水,“我没怎么关注我们学校校招的事情。”
    好在钱舒雯没再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问:“对了,你后来参加了什么社团来着?”
    沉嘉禾暗暗松了一口气,“大学生艺术团的舞蹈部。”
    “噢,我猜你也会加这个,不知道明年的大学生艺术节展演会不会有你参演的节目。”
    沉嘉禾被吓了一跳,“我就是去混学分的,怎么可能会有我?”
    “我倒是觉得你跳舞跳得很好啊,没准你就被选中去参演了呢?”
    沉嘉禾连忙“呸呸呸”,“你别乌鸦嘴,我就想安安静静的躺平。”
    钱舒雯笑了起来,她把烤好的五花肉夹到沉嘉禾盘里,“躺平万岁。”
    一顿烤肉吃的忘了时间,沉嘉禾还买了下午的电影票,虽然电影院就在附近,但走过去肯定来不及了,只能打车过去了。
    她们急匆匆的走出小巷子到路口等网约车来,两个人光顾着低头在手机上找影院在的商场里有什么奶茶店,没注意到在她们旁边走过来了一对年轻男女。
    “许司铎,你真有这么忙吗?”
    许司铎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语气不咸不淡,“如果你太无聊的话,可以让叶叔叔给你安排一个工作。”
    “我才不要呢。”叶雨萌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他给我安排的肯定又是些无聊的打杂的工作,我打算去开一家书吧咖啡厅,你觉得怎么样?”
    许司铎心里觉得叶雨萌是个拎不清的蠢货,但他知道多说无益,“挺好的。”
    站在旁边的钱舒雯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八卦之魂又开始发挥作用,她悄悄转过头看过去,却看到一个在她心目中能和谢珩打的不相上下的素人帅哥。
    白衬衫黑西裤,要是再戴一副金丝框眼镜,简直就是斯文败类的代言人。
    钱舒雯在心里无声的尖叫,悄悄戳了戳旁边的沉嘉禾,凑过去很小声的说:“你看旁边那对情侣的男生,好帅。”
    沉嘉禾刚才也听到了旁边的人说话的声音,声音很好听,但语气很敷衍。
    她装作不经意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匆匆一瞥,差点和这个陌生男人对上视线。
    沉嘉禾心里一跳,觉得自己刚才的小动作被发现了。
    她不自在的移开目光,正好看到鞋带散了,连忙蹲下来低下头系鞋带。
    许司铎的目光跟着她落了下去。
    他认出这个女孩了,就是不久前站在墙外和同伴诉苦的迷路女孩,也是他觉得声音和梦中的女孩很像的人。
    他没想到竟然还会再遇到她,更没想到这次还没有隔在他们中间的墙。
    甚至不需要他开口,女孩就自己蹲了下去,低下头露出漂亮的后颈。
    衬衫外套的衣领随着女孩的动作微微滑落下去,她里面穿的衣服领口不高,很轻易的就露出了一片白皙的皮肤。
    但是上面干干净净的,别说两颗红痣了,就连毛孔都不太明显。
    他如愿得到了答案,但许司铎心里却莫名觉得不应该是这个答案。
    “你在看什么?”叶雨萌的声音把许司铎的思绪扯了回来。
    许司铎收回目光,语气淡淡,“没看什么。”
    他们等的车先到,是田庆开过来的车,一辆看似低调的大众辉腾。
    沉嘉禾不懂车,只知道一个大众的车标。
    等这辆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黑色轿车开走之后,叶雨萌才“啧”了两声,“你知道刚才那辆车多少钱吗?”
    沉嘉禾疑惑的说:“二十几万?”
    叶雨萌咂舌,“这可是辉腾,虽然贴着大众标,但要大几十万呢,就像是迈巴赫虽然贴着奔驰标,但要好几百万一样。”
    沉嘉禾顿时肃然起敬。
    这时她们叫的网约车也到了,一辆同样贴着大众标的电动汽车。
    *许狐狸也有失算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