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会是彼此的第一次。”

      “在这里吗?”沉嘉禾的手有点怯怯的压在谢珩的手背上,“……我还没洗澡。”
    天花板上的灯光很亮,沉嘉禾想自己现在一定脸红的像是猴子屁股一样了。
    谢珩低头亲了亲沉嘉禾的唇角,声音含糊,“一会儿再洗。”
    他也不打算把第一次交代在沙发这样草率的地方,他直起身,把沉嘉禾打横抱了起来。
    沉嘉禾第一次意识清醒的时候被人公主抱起来,脑海里最先冒出来的想法竟然是谢珩会不会抱不动她。
    “我可以自己走的。”沉嘉禾小声的说。
    谢珩的步子很稳,听到这话笑了笑说:“可以,但没必要。”
    卧室里没有开灯,谢珩把沉嘉禾放在床上,起身准备去开灯的时候听到沉嘉禾轻声问:“可以不开灯吗?”
    谢珩转过头,从门外照进来的客厅的灯光足够他模糊的看清面前的人,他没有强求,转而问:“冷吗?温度要调高一点吗?”
    “不冷。”沉嘉禾甚至觉得有点热了。
    谢珩还是把温度调高了一点,他压上床的时候,原本半坐着的沉嘉禾紧张的躺了下去。
    “别紧张。”谢珩说,“我不会弄疼你的。”
    沉嘉禾听到这句话突然想起来了第一次梦到和谢珩的春梦,梦里的谢珩动作粗鲁又莽撞,把她弄得疼的不行。
    尽管只是梦,但真实的给沉嘉禾留下了心理阴影。
    谢珩正在留意着沉嘉禾的神情,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沉嘉禾反而变得更加紧张了,似乎还有点害怕。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也想起了他和沉嘉禾的第一次梦。
    混乱、暴力而淫靡,对他来说是久旱逢甘霖,但对沉嘉禾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好的体验。
    谢珩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败兴的话,但好在他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俯下身,很轻的舔吻沉嘉禾颈侧。
    沉嘉禾有点痒,不自觉地撇过头往旁边避开,谢珩不紧不慢的追上去,往上含住她的耳垂。
    她的外套脱在了客厅里,现在身上只剩下一件宽松的毛衣和贴身的保暖内衣。
    谢珩的手是暖和的,摸进去的时候只让沉嘉禾觉得痒痒的。
    女孩的身上软软的,谢珩感觉她比上次聚餐醉酒的时候稍微胖了一点,但摸起来比上次更柔软丰盈了。
    “……有点痒。”沉嘉禾忍不住说。
    不只是痒,还有点热,外面热,里面也热。
    谢珩也摸到了一点点潮腻腻的汗,“把衣服脱掉吧。”
    他的手抽出来抓住毛衣的边,沉嘉禾有点迷糊的抬起身配合谢珩的动作。
    沉嘉禾乖的不像话,谢珩得寸进尺的把沉嘉禾扒了个精光。
    这次沉嘉禾总算不热了,但她还是第一次光溜溜的躺在一个异性的面前,她忍不住羞怯的抓着身下的被子往身上盖。
    谢珩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掉之后才把人重新从被子里扒出来。
    “冷吗?”谢珩又问了一次。
    沉嘉禾的手心还热乎乎的,“不冷。”
    谢珩的手心比沉嘉禾的皮肤更烫,他的手从沉嘉禾的腰肢摸上去,握住了两团软绵绵的乳肉。
    平常自己摸没什么感觉的地方此刻却敏感的过分,痒也不只是单纯的痒了,还有点说不清的酥麻感觉。
    谢珩把乳尖夹在指间让它挺立起来,低头含进了口中。
    湿漉漉的舌头舔了几下之后,他松开手像是婴孩吃奶一样把乳肉大口的吃进去,舌尖抵着乳头用力的吸吮起来。
    “唔……”沉嘉禾浑身一软,乳尖被吸的又疼又麻,但腿心却不受控制的流出了一股潮腻腻的暖流。
    谢珩的另一只手则往下摸到了沉嘉禾夹紧的腿间。
    他的手插进柔软的腿缝里,指腹在热乎乎的穴口摸到了一手粘腻的花液。
    沉嘉禾下意识的并紧腿,谢珩的手动不了,只能手指小幅度的在花唇中间来回抚摸,把花液抹在上面小小的阴蒂上揉开。
    快感直白而强烈,沉嘉禾的身体软的使不上劲,水也不吝啬的越流越多。
    谢珩抬起头又去亲沉嘉禾的唇,但只是浅而轻的吻,深而重的是他插进花穴中的手指。
    这是沉嘉禾第一次在现实中感受外物进入身体的感觉,有点奇怪,但不疼。
    谢珩能感觉到沉嘉禾的身体并不抗拒,手指没入到指根的位置,抽插几下之后加进第二根。
    沉嘉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又被撑开了一点,有源源不断的湿意正从这个被撑开的口子里流出去。
    谢珩很有耐心的扩张到第三根手指,一边并着手指把花穴插得咕叽咕叽的作响,一边揉着阴蒂把人送上了高潮。
    在沉嘉禾喘着气浑身酥软的感受着高潮的快感的时候,谢珩倾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来一盒套。
    塑封和纸盒拆开的声音让沉嘉禾回过神来,她的目光聚焦在谢珩的手上,正好看到他撕开了一个包装袋,把里面半透明的小圆圈拿出来。
    谢珩看得出来沉嘉禾有点想问但可能不好意思问,他一边捏着头把安全套套在早就硬的不行的肉棒上,一边给沉嘉禾解答疑惑。
    “今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刚买的。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谢珩的声音有点沉,但听得出来心情很好。
    他握着沉嘉禾的腿放到自己的腰上,又拿了一个枕头垫在下面。
    粗长的性器抵在湿软的穴口,谢珩俯下身挡住沉嘉禾的视线,在亲上去之前低声说:“我们将会是彼此的第一次。”
    沉嘉禾原本还有点紧张的心情因为这句话突然软成了一片,谢珩的呼吸和他的性器一起侵入沉嘉禾的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