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思念你

      大四外出实习的学长要回学校,这不是什么秘密。
    舍友随口一提,“大四的今天要回来。”
    另外一人问:“回来做什么?”
    “交资料吧,他们都快实习结束了。”
    陈淼后一秒进宿舍门,恰逢那天只有早八一节课,接下来她一整天都没出去过。
    手放在桌上莫名震颤,时不时拉回她早飘远的深思,几个回合她实在受不了了,便躺回床上压住较明显的一边,努力不再想。
    齐柯和柏嘉知道两人分手后,都是各自联系自己的好朋友。
    四个人的聚会变成两个人,起初梁逸舟出现了两次,后来再没过。
    因为他一次没碰见她。
    大家谁也不提了,久到他们都以为曾经热爱的主角放下了。
    梁逸舟那天原本要早早回学校,作为学生会领导人,但是他推脱了。
    万一真在哪个拐角遇到了呢?是怕她多看自己一眼都会更难过。
    有人心里知道的,如果不是自己一次次蓄谋,他们早在高中,就不会再见面。
    后来一天陈淼去医院用激光消了疤痕,那时她忽然想和过去道个别了。
    她寻觅到一个新的能藏身的角落,躲进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柜子里,幻想着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不大不小刚好能把自己装进去。
    黑暗,密不透风的环境里渐渐让人呼吸困难,她闭上眼睛像迎接死亡。耳边隔绝一切噪音。心堵住,意识越是清醒。
    那些想不通的答案和那些被埋藏在恨意里的爱,乱糟糟地缠绕她。
    她捂着心脏不停回想。
    一条条封闭起来的朋友圈,锁得手酸,不看内容麻木地往下拉。
    原来他已闯进她的世界四年零九个月,原来要淡忘一个人这么难,原来只是将他放进心情树洞里也难忍。
    置顶的人灰溜溜埋在底下,深不见影了,为什么她经历了一场肝髓流野的战争。
    不敢看见有关于他的任何,也不舍得彻底丢弃与他有关联的一切。
    所有群聊都设置了信息免打扰,左下角极少亮起红点。
    她强制自己慢慢接受没有他的生活,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控制自己的情绪。
    在自愈这条路她漫无目的地走。
    时常能将自己的头发抓得大把大把掉落,手会震颤地发抖,将眼睛哭得通红,不敢照镜子,因为看到的一定是一只恶鬼。
    厌世的情绪里,她想讨厌全部,但她总能联想到他呆过的地方,那一处在她的幻想里常年有光,以至于她的眸中都闪耀一下,她的心情才有所回缓。
    呆在窗口,绿叶葱葱,光影朦胧,会在想,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再过久一点,会有女孩子牵着他的手逛马路吗?
    她痛到极致,无法释怀。
    眼前烟雾弥漫,模糊视线,一支烟才抽完。
    难熬的日子里,她连自己都无法保证能撑过去,难以不推开所有,孑然一身才能让她有不顾一切的勇气,不想拖累别人,也深知自己无法再对任何一段感情有合理的回馈,她看着木纳,内心千疮百孔。
    身体是很难知道痛的,所以鲜血纵横的手臂,她看得痛快极了。
    缺乏安全感的人很喜欢侧着身入睡,因为没办法把胸膛敞开面对未知的空荡。有时他似乎会贴着她的后背,僵硬地只知道抱住她,她想。
    在哪里都可以。
    曾经有个人毫无保留给她爱意,她每次想到那些冰冷的记忆,认为自己没有爱的同时,身边却总有个声音在反驳她。
    陈淼,你是得到过的。
    所以,她在这前后矛盾的思虑里艰难地生活,不停和另一个自己撕裂,缝合,斗争。
    神经忽然跳脱了,买个娃娃吧,超大只的那种。
    我很思念你,需要支撑过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