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气。”

      ?齐柯性子还是泼辣,无忧无虑,看起来被保护的很好。
    陈淼随口一说:“你男朋友还挺放心你的。”
    她的头发又从粉红变成了红色的挂耳染,那两抹红总藏在黑色里。
    黑发贴在脸颊时,白稚的脸上,温柔的眉眼,又像最初那淡然的眉目,只是多了几分从容。
    隔壁传来烟丝,吹到了她的耳边,她拍了拍齐柯的肩膀,问:“你抽烟吗?”
    齐柯回应她:“不抽了。”
    顿了顿,挪揄道:“老了老了,养生ing。”
    “你也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陈淼淡淡笑笑,却牵扯出一些特殊情绪,心头震颤得不自然,曾几何时有人也和她说了相似的话。
    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不经意地挑起新话题,“好事将近啊?”
    提起这齐柯会心笑笑,“嗯,见过双方家长。”在毕业那年,只是想到会触及陈淼的内心,她没有明说了。
    “想着稳定下来就结婚。”
    齐柯无意刺痛面前的人,只是她带了任务来,不得不完成。
    她自然知道陈淼和梁逸舟在没毕业时就见过家长了,但是没走到最后。
    陈淼主动说起,拿起手里摩挲到发烫的杯子和齐柯碰杯,略微大声地笑着说:“到时候肯定给你们俩封一个大大的红包!”
    看陈淼神色轻松,齐柯自己却紧张起来,面色里多了些不自然。
    “淼淼,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她的心中隐约猜到,一般不好提出的问题,无非就是生,离,死,别。
    而在她这里,现在也只有那个人能让她有由天堂落入地狱的感觉。
    她和他,不就是生离吗?
    “可以。”
    齐柯不再扭捏,但没敢提出那人的全名,“你还喜欢他吗?”
    不走没提名字就知道是谁的烂俗套路了,她从始至终只喜欢过一个人。
    陈淼平静的脸上终于泛起了些涟漪,她第一反应竟然是接近脱口而出的喜欢。
    但是她没敢太喜欢了。
    “猴年马月的事了。”她装作大大咧咧的毫不在意,却瞒不过任何人。
    强颜欢笑的样子片刻才消失,渐渐又被面无表情取代,人一下安静不少。
    齐柯了解了,点点头若有所思地放下心来,陈淼只当是一句闲聊的话。
    埋了好多好多年的心思,有人问她,她终于有理由抒发这爱意。像她在一间上锁的屋子里,久到习以为常了,却依旧隐隐期待有出去的一天,有一天终于有人敲响直接揭开她的门,问她要不要出去。
    她想出去的,再慢也想爬出去,真的。
    在这一刻,她终于渐渐地又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了。
    这份爱一直默默无名,现在天光乍现,细浅的裂缝隔绝,又昏暗下。
    可能他会以为自己早就忘了他吧......
    台上的驻唱歌手在唱着林宥嘉的《想自由》。
    “为将来的难测,就放弃这一刻。”
    看陈淼先走一步,楼上的人下来,齐柯朝梁逸舟挑了挑眉,意思是他要自己帮忙的事完成了。
    甚至还多了些意外之喜,但是陈淼没有亲口承认的事,她不好多嘴。
    年轻人,朝暴烈的幸福和阳光去吧。
    柏嘉抬肩撞了一下梁逸舟,“人还在门口,真不出去见见?”
    梁逸舟盯着门口的方向出神,眸中黑沉,眉头不展,“不了。”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啊。”
    他思虑良久才说:“我的爱填不满她的心。”
    她太破碎了,他什么都不能为她做。
    柏嘉嘲笑面前的男人,没想到他还有说这么骚气的话的一天。
    “矫情。”
    “那就给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