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你,又怎样

      陈淼正在屋门前做指纹识别,嘀哩嘀哩和“欢迎回家”的机器人声遮盖住有些急切的脚步声。
    瞄准猎物,瞳孔收缩,双眼微眯凝聚视线。
    门刚拉开一条缝,砰!狠狠合上。
    大片阴影落下,眼前灰暗,门板上还残留着余震。
    梁逸舟一只手按在她头顶侧方,两人贴在一起,气流被劈成两半,隔绝在他们双侧。
    陈淼被吓得也是一震,耸起肩膀随之尖叫,闻到橘子气味。
    侧过头还未来得及抬,身后的人更加贴近她,逼得她贴上胸前的门板。
    她只看得到是刚刚见过眼熟的西装。
    陈淼急了,挣扎地动了一下,那人更用力地贴着她。
    “你干什么?”
    他一手抬起,从她腰侧一直滑到小腹,再绕到另一侧,箍紧她,禁锢她。
    她的肩峰靠在他的胸廓,两人一窄一宽,一低一高,略庞大的身躯裹住了她。
    楼道内微弱的冷气不足以降下三层衣物间碰撞摩擦产出的温度。
    他强忍爆裂的复杂情绪,想着最坏打算,是因为有了新的人,所以她这么多天逃避他。
    咬牙从嘴里蹦出几个字,“我在这上了你,又怎样?”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陈淼的胸廓剧烈地起伏着,声音也带着细微断续的喘息。
    皱紧的眉头没松开过,梁逸舟压着她,她贴着门板快喘不过气来。
    她听见他克制的,微弱的呼吸,冷冷呵气。“你少管我。”
    一呼一吸洒在她的脑侧,他侵略她疏离的磁场,剑拔弩张的气息点起无声的战火。他气场强大,显得她一下无比弱势。
    明明从前他都只是故作凶意的连骗带哄她,然后她会说:“你好啰嗦啊!梁逸舟!”
    按在陈淼头顶侧方的手缓缓滑下,掠过她被发丝遮盖的脖颈,滑向她的背,再到凹陷的腰上,覆盖上去不动。
    她像他握进手心摁到砧板上的鱼,任他宰割,同样的,无法呼吸。
    梁逸舟能预料到陈淼的下一步动作,因为太清楚她身体的反应。“你扭一下试试。”
    陈淼真没敢动了。
    他一声声质问,把她砸傻。“回家做什么?跑去跟别人相亲?”
    “我没有。”没有和别人相亲。
    她下意识答了后面的问题,好怕他误会。
    一只手默默伸向后方,也想抓住他的,但是梁逸舟将手往后一藏,让她落空。
    男人腿上肌肉猛地一缩,柔细的手正利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却又艰难地捏起他小块裤料,然后努力拧入手心。
    “他是我堂哥。”陈淼声喉微微颤着,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那些愧疚一下爆发出来。
    因为不怪他误会的,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见过她的任何一个家人。
    她的眼泪背对着他啪嗒啪嗒地掉,久到身后的人感受到她肩上的耸动。明明够难过了,连他也凶她。
    梁逸舟温和下来的脸上强迫自己提起些凶意,“不准哭,没人心疼你。”
    内心想法是,吃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是不是?他没办法明说,不能展现出一点他想和她重归于好的样子。
    他往后退一步,又将她拉到身前,不受门上压迫。
    室内清淡和谐的日光给他们形成了一张良好的保护膜,他一手圈住她的肩,另一手虚虚箍住她腰,让她尽量放松下来。
    他没用多大力度,陈淼垂着眼,还能看到他没完全搭在自己身上的手,“你还要做什么?”
    “什么?”
    陈淼几乎没停留地接话,“莫名其妙跑到我家来,你很冒昧。”
    再和他贴在一起,止不住会发生什么呢,她怕她忍不住转身把他抱了。
    “你出去。”漠然的声音传进梁逸舟耳朵里,光影变换,似刀一般划开他们之间,地面明显一条分界线。
    ————————————
    没人心疼你=我才不会心疼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