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这么紧,宝宝(H)

      他在她身下掠夺的湿淫,全回归到她的掌心,再随着前前后后地撸动蒸发在空气里。
    “唔...嗯啊...”
    小穴里面湿哒哒的,晶莹如同吊坠一般落到她的腿根,他突然再次完全怼进她的腿心,她的手被他粗硬的东西蛮横撞掉,强健的将她细白的腿夹住,她整个人包裹在他的阴影里。
    圆润的腿跟夹着一根硬得不行的东西,呈圆柱状将小逼当作容器,往里重重地凿。
    陈淼一声声闷哼,不敢释放,让人听着十分隐忍,他很不爽。
    梁逸舟捞起她一条腿直直插了进去!“嗯啊!”往里狠狠顶了几下!“嗯!嗯唔...”
    “不...”陈淼被他撞得三魂七魄都游走,失神地嘤嘤叫唤。
    他的教训停下,让人回缓下来实在感受容不下那根巨物,小穴内疯狂蠕动,想挤出去,夹得他呼吸一滞。
    梁逸舟胸腔突出闷哼,“呃...”
    “夹这么紧,宝宝。”
    陈淼不许他再这样说话了,“你别说了...”然后捂住了他的嘴。她被他插得实在不舒服,胀得很。
    欲望让她的眼神里都沾染些艳色,但是她的目光里并没有从前喜欢他那样热烈,所以从头到尾都是他诱迫,她不情愿。
    他一瞬间地胆怯不敢贴近她,原本他们应该像从前一样,观彼此动情的模样,所以身下更用力些。
    白色T恤被掀起,骨节分明的手掌伸了进去,刚好握住内衣束拢的一边,“唔~”
    肉棒卡在花蕊外,被狠狠吸吮,吸得跟她的唇含住他般。
    他越来越用力,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内衣被他往下掰,急不可耐地再次覆上去,洁白乳肉溢出指间,绵软又附具弹性,这人欲将它当成一个巨型果冻抓爆。
    “啊...嗯唔...”
    肉和肉的贴合让他上瘾,她让他着魔,手伸向自己的欲望后怎么也放不下了。
    他们都变了,就像她不会喊停,就像他听见她拒绝也充耳不闻。
    一条路走得太漫长,及时行乐显得有多正确。
    他钻进她略宽长的衣服里,衣角搭在他的发上,虎口卡住她的胸又大口含咬,舌尖抵着硬立起的乳尖勾刮舔食。
    肉棒急急在小穴抽插,健壮的肢体无一不在调动中,而她正被他支配。
    不冷落任何一边,左乳被揉抓,右乳任人含咬,她毫无反抗之力,似乎全身出口都被人堵着。
    “嗯~梁逸舟...我不行了...”
    “嗯啊!——”花芯频繁收缩得厉害,陈淼紧绷着肩,呼吸都压制得缓慢,肌肉轻轻颤着,夹他夹得更厉害。
    在他再顶进去一下,直接撞破宫颈小口,他撤退也不及时,很眷恋地想再进去,几乎抽到中断就射出,白灼急湍到疯狂往深处涌,花蕊那处浇到了一股股热流。
    肉棒拔出还是竖立起的状态,精液还不停往外射出,直至三四秒。
    陈淼双腿一软,差些跪倒地上,身下在他肉棒抽出哗啦啦流湿地板一大片,他的精液在她稀稀的水渍上凝成团。
    舒爽过了还是草率了,大概是太久没干她,这不是他从前的时间,想拉她再战三百来回。
    可是答应她的事要做到对不对,她的腿跟都被磨破了,红红像渗出了血。
    再下去她会喊疼,总归生出一丝恻隐。
    梁逸舟双手抱起她,陈淼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手搂住他的脖子,任由他抱上了床。
    陈淼:“脏。”
    她留意到自己起伏的胸廓,明显一边大一边小,止不住缩了缩。
    梁逸舟:“要不要洗个澡再下去?”
    他知道她不会留,太了解,所以不勉强,才显得自己自然与大方。
    这些日子,该形容她是一只惊弓之鸟,越着急靠近她,她越会防御。
    不得不采取欲擒故纵的策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