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服于他的威严之下

      陈淼讲得口干,一杯咖啡已经让她喝到见底,齐柯的几乎没动。
    身边的人垂头丧气,窝在她身上,指间的手机却抓得稳稳的,时不时往那看一眼,她便多问了一嘴。
    “你们吵架了?”
    齐柯摇摇头,“没有,就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说。”
    摆出一副让人可怜的样子,对上陈淼的眼睛。
    问:“我今晚能去你那住一晚吗?”
    陈淼想到梁逸舟可能还呆在自己屋里,犹豫地答应下来。
    他这次的借口是,新买的锅没到,做不了他想要的菜,他说他要求很高,绝不将就。
    那些碗筷都被他擦到亮得发光,才放进消毒柜里,精致得像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拿起手机给他发信息,【你在哪?】
    他几乎秒回,【屋里,收拾东西。】
    【齐柯等会要来。】这句话她删了,改成【齐柯等会要去我那睡。】
    梁逸舟听懂了,陈淼的意思是说,你先避开。
    他:【嗯,知道了。】
    让齐柯知道梁逸舟在自己家里,陈淼十个嘴都解释不清他们没有复合的事实。
    哪怕是上下楼邻居的关系都很难解释。
    她知道是他刻意为之,他回自己屋了就好,她就能放心将齐柯带回去了。
    过了一会,梁逸舟:【在哪?】
    陈淼疑惑,她也回答,要是他此时是三个字的问候,她才不会回他,感受他冷漠又寡淡时,她就容易屈服在他的威严下。
    而且她也没想着他会来找她。
    梁逸舟一和陈淼结束对话,就拨通柏嘉的,告诉他陈淼和齐柯在一起。
    原意是让他赶紧把自己未过门的妻子接走,但没等他说。
    柏嘉正愁找不到人,迫切地问:“你知道她们在哪?”
    得到消息就如干旱遇到大雨,马不停蹄地往梁逸舟报的地址赶。
    在数分钟内赶到,看到橱窗内两人的身影,梁逸舟紧跟其后,并未下车。
    陈淼和齐柯往外走,齐柯看见柏嘉时,飘移的目光顿了顿,柏嘉迎面走来,自知躲不了。
    捏了一下陈淼的手心,“等我一下。”
    “嗯,我就在旁边。”
    说是这么说,她却识趣地走到远远的路边,在那的长凳下坐下。
    乌压压的大树笼罩着她,长凳上一半暗影一半光亮,她就坐在那暗处点起微弱的火星,抽了一口便嚼起口香糖。
    东翻翻,西找找,最终停在和梁逸舟的聊天记录上重复观看,才让自己不那么寂寞。
    羡慕这世间相濡以沫的爱人,在这孤莹的月下,路灯是成双成对的,路上的行人是成群结队的,她却孤身一人。
    她一路往上刷,规律的断句在她眼里乍现。
    不知怎的突然记起那段时常去梁逸舟家里的日子,和梁母聊天记录里的点点滴滴。
    标点符号全都几乎都变成了‘空格’键,只有那句:祝我们淼淼,实习顺利,天天开心。
    她转头望向身后两人,还在僵持。
    指尖的烟被她故意放在光亮的雨中,橙红的光一闪一灭,周而复始。
    一点黑雾很快被周围的火光取代,白色雾气冉冉升起,气味浓重得冲鼻。
    她微吸一口,下唇微凸,呼出的雾朝天上喷,融进她的发根,一身烟火气。
    弯了腰,头就这么搭在撑在膝盖的手臂上。
    积攒酝酿许久的眼泪,‘啪嗒’一声就落下。
    空中飘起小雨,丝丝打在她裸露在外的皮肤。
    转头将自己埋进手肘间,眼前黑得只剩头发垂落未曾遮住的一丝昏黄的光。
    她一闭上眼,声泪俱下,忍不住抽泣,渗出水声,肩膀一缩一缩地颤抖。
    听到的车轮声,地上的烟头......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哭得投入,她不知道身边的人在一旁站了多久,什么时候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