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好疼…好疼…”(H)2/10

      喘息意味彻底转变,刚刚是被气得不轻,现在化成浓重的欲,灼热地呼在她额头上。
    她耳边是他清晰的呼吸声,一边侵蚀她的大脑,短暂空白。
    陈淼默默压下随时有可能脱口而出的呻吟,让梁逸舟发觉车内十分安静。身下的人毫无声响,反应冷寂,似只有他一人动情。
    昏沉的光映在她的脸上,她浅浅皱眉在隐忍,却让他见她痛苦不堪,他停下来问她,“跟我相遇就这么痛苦?”
    “我怕你会忘了我。”顷刻间她望向他,进入他眼里。
    他面上显露疑惑,眉头难堪重负地动了下,听她继续说。
    “我就是要让你,这辈子,都只爱我。”
    “我病得不轻,试图把你变成和我一样的怪物。”
    “你被我耍了。”
    她看他的眼神都透露着嘲弄,傲慢的自信者模样,她以为他会失望松开她,但是他满不在意地说了。
    “那你继续耍我,耍我一辈子。”
    他唇瓣贴上她的,重重吮一口,“我又不是不喜欢你了。”
    “怎么非要跟我撇清关系。”越说越赌气,火热的性器突然弹大一圈受了刺激,势如破竹地狠狠往里一顶!
    “嗯啊!”再平稳抽插三两下,“嗯...不唔...”
    那些原本组织好的台词也被撞跑了,被小穴紧致阻挡的肉棒仅仅插进去一半,露出去一段很是孤单,却庞然得让人惊恐。
    陈淼无意瞟到,又粗又长,紫红色涨着藏青的筋,从根部往上汇入到她的身体里。
    明明已经进去了,把她堵得撑得要爆开,他插得她好疼。
    没有足够是淫水润滑,梁逸舟维持小频率钝钝插她,弄得人心颠得七上八下。
    陈淼时不时溢出点小声嘤咛,简直就是吐给他的兴奋剂,梁逸舟:“这么会叫,叫出来。”
    “不然今天别下车。”
    他一边干她一边威胁她,他的威胁很奏效,陈淼的手渐渐抚上他的肩,像只受惊的小猫,也像要随时炸毛。
    “我知道了...”
    随他性器缓缓推进去,又迅速往外拉开,再重重挺进,将从小穴花蕊的水流撞出水花,在嫩肉和肉棒上滚。
    陈淼愈加不忍的呻吟,她真怕被他操昏过去,还是在大街上。
    对了!齐柯!小穴猛一收缩。
    梁逸舟闷哼,差点被她夹断。
    “别...”陈淼正欲撑起身,“齐柯还在等我。”
    粗长往外抽出,就在陈淼以为自己得逞离开,他毫不留情地插进她的最深处!
    “嗯啊!好疼...好疼...”
    梁逸舟不告诉她,齐柯早被柏嘉拉走了,让她一直保持这份禁忌感,穴道怂乎乎地吸紧他,大腿肌肉一颤,他说不准去,接着顶撞她。
    陈淼牢实地抓紧梁逸舟的后背,指尖掐着他的肉,她再用力也跟揉似的。
    汗沾湿后背,她的手弄得他心痒痒,一边起身大掌摁着她的肚子,单手掀起衣服兜头脱下,露出精壮的腰身。
    腹肌汇入三角肌,紧接着连接着那条粗长插进她身体里。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看她被压到他身下的样子,白里透红,渗出点点细汗露在额间。
    黑沉的车内,车窗外星星点点的霓虹照进来,一缕昏黄的灯光,暗暗滋生的情欲在发烧,他曲起双臂,雄壮的肌肉全鼓起来,握住她的腰,将她紧紧摁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