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人体狸缚哥哥磨穴破处

      “不、不要,你们要干什么?二、二哥你放开我!”宁若情装作小白花,被身后的谏嘉鑫握住双手掰开双腿,哭泣着使劲挣扎不休,“表哥,表哥你不要过来,不行的,我吃不下你那根……”
    她的眼泪带了几分真情。两个小鬼头看起来比她年纪小,但胯下那根却发育得有些过分。
    那根青筋虬结、如巨龙盘绕擎天之柱的巨屌,在她眼里跟刑具没什么区别——狰狞可怖,轻易就能要人的命。尤其鹅蛋似的壮硕龟头刮蹭流水的花穴时,娇小与粗壮的对比,让宁若情的眼泪无比真实。
    她唇瓣颤抖,扭头向身后的人讨饶:“二哥、二哥,你和表哥说说,放过我吧,我下次再和他做,好不好?”
    宁若情柔软的长发蹭在谏嘉鑫的颈窝里,像一只软糯的毛绒幼崽在求安慰。
    他差点就要妥协。
    但视线触及他哥冷漠的表情时,又哽了一下。本来,剧情走向是他哥独享情情,但他舍不得舔湿的软穴,软磨硬泡了半天,才让哥哥答应了三人行。
    所以,他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要求哥哥离开。
    但是,情情求他的样子好软好娇啊,他……
    男孩没有回答,而是侧过头来亲吻她颤抖的唇瓣,安慰道:“不会的,情、祐生,哥哥很温柔的,不会痛。”
    “唔,可是嗯~”
    火烫的男根贴上微凉的穴口,蘑菇头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含着跳蛋的穴口,马眼处滴落的腺液粘到颤巍巍的阴蒂上,有点痒痒的。
    宁若情可怜巴巴地试图求情。
    面色稍冷的谏嘉燚根本不给她商量的余地:“里面的跳蛋是取出来,还是我直接操进去?”
    “不行!要取,取出来。”
    谏嘉燚便勾住穴口垂落的湿答答的引绳,一点点将跳蛋扯出来。她的穴比想象得要紧,更有吸力,跳蛋像是进入了很深的地方,要微微用力才能稍微拉出来。
    震动的跳蛋划过湿润的内壁时,带起一串令人心悸的酥麻,宁若情被情欲逼得难过,仰起头来低泣:“不要这么慢,直接、直接拉出来——嗯啊……”
    哥哥眉头一皱,手指用力。表面圆滑的跳蛋震动着,一路挤开狭窄的肉壁,带起阵阵痒意,“啵”的一声,跳蛋带着大股的清液滑出,汁水四溅。
    宁若情的腿根震颤着,胸口剧烈起伏,花穴快速蠕动着,想要疏解阴道里的渴望。
    谏嘉燚盯着她潮红的脸,粗壮的肉具再次贴上湿答答的穴口。
    他知道她是弟弟看重的人。
    他们这两个孪生子从小到大,向来喜好不同:谏嘉鑫染了一头金发,性格外放,惯会撒娇;他则讨厌虚假的伪装,性格内敛,无欲无求。
    可他对宁若情……
    热烫粗壮的肉棒再次贴上窄小的肉缝,他一手扶着她的腰肢,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用男根上虬结的青筋摩擦水亮的穴口,徐徐缓缓地来回磨蹭。
    “说出来。”他道。
    谏嘉鑫会买惨会服软,需要别人的给予。而他不一样。
    他擅长施舍。
    只要宁若情说了,他才会肏她,施舍给她爱。
    宁若情感觉他有毛病。明明是他们想要疏解,鸡巴比钢管还硬,怎么有脸反过来问她?
    “不愿意说的话……”
    圆圆小小的阴蒂被硕大坚硬的龟头抵住,马眼处流淌的腺液绕着阴蒂包皮转了一圈,像是野狗标记地盘一样,将那颗软红的珠子圈在自己的领地里,而后重重碾压可怜的阴蒂小豆,用马眼奸弄一样,不断亲吮挤压那颗小小的红润珠子。
    阴蒂珠子被挟持着,传来近乎恐怖的快感热潮,宁若情尖叫一声,大脑一片空白,本能想要合拢双腿,又被身后的谏嘉鑫制住,被迫承受身前的谏嘉燚带来的剧烈刺激。
    谏嘉燚没听到想要的回答,龟头将阴蒂挤进包皮里,润进男人的腺液领地,一遍遍碾压欺辱,送给她无法抗拒的极致快乐。
    宁若情双眼含泪,终于屈服:“不、不要,不能碰那里,嘶、表哥、表哥我认输嗯啊啊,我要你、你快进来呃啊啊啊——!”
    听到了想听到的,谏嘉燚没有再给宁若情反应的时间,那根红壮傲人的性器便挤开充血的阴唇,硬生生挤进大半个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