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得你痛/小小的修罗场

      张阳感觉到逐渐收紧的阴道,没有再克制力度,反而专攻梅蔷的G点,猛击狠凿,狂乱地将她操到高潮,又迎着喷涌而出的潮液,更深更重地顶弄抽插,双眼凝视着对方晃出淫乱乳波的胸乳,却克制地没有伸手去捏。
    精关一松,微凉的精液激流射进小小的子宫里,沉毓寒喘着粗气,说完了最后一句台词:
    “谢谢款待,梅警官。”
    【啪】
    宁若情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抬手将满脸的泪水擦掉,哆哆嗦嗦地看着沉毓寒给她解开绳索。
    才结束了和荆精狗的多日性事,又跟沉毓寒滚了一次,她身体累到不行,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为了保持清醒,她道:“你怎么不揉我?”
    刚才在戏里,男人的眼神都快把她的乳肉盯穿了。
    沉毓寒沉默着。
    他自然不会说,如果张阳对梅蔷的胸感兴趣,那势必会来一次虐乳晕掐乳尖的戏。本来做一场粗暴的床戏就很违背他本身的意愿了,再多加一些更暴虐的戏,他不愿意。
    目前的沉毓寒还没能明白,自己对宁若情的感情是怎样的。
    但他清晰地知道:
    他不想让她痛。
    想到这里,他单膝跪在床上,忽然凑近宁若情,拨开她的嘴巴去看牙齿。
    她有四颗犬齿,尖尖的,很可爱,其中一颗的牙龈正在出血,染得附近几颗牙上都红通通的。沉毓寒沉默地兑换了一瓶万用的止血喷雾,对着她的牙齿喷了好几下。
    “为什么演这么认真?”
    他没在剧本里看见咬大动脉的戏。
    “太投入了,嘿嘿。”她有些傻乎乎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沉毓寒的唇瓣动了动,想要亲她。但又意识到这不是拍摄时间,他没有理由碰她。
    宁若情敏锐地感觉到,男人的心情似乎更差了些。
    “你以前演过强奸犯?”宁若情好奇问他。
    沉毓寒肃着脸,看她从系统背包里掏出一套衣服穿上,一边说:“没有。”
    宁若情在心里赞叹:第一次演就这么真!真有天赋啊。
    她给沉毓寒竖了一根大拇指:“那你挺会演坏蛋的,演得很像,很棒。”
    沉毓寒暗暗搓了搓手指:因为对象是你。
    面对她,男人总冒出很多阴暗的念头,欺负她蹂躏她,理智知道这不对,她是娇弱的女性,得小心呵护疼爱,但是……
    “这次可以,提前和你换剧本么?”宁若情满眼希冀地问他。
    沉毓寒顿了顿,点开系统面板交换了剧本。
    【所有演员已就位,请前往‘地图-派若达游轮’,与其他角色见面】
    宁若情诧异:“都开拍了才开见面会?”
    沉毓寒参演的电影多,闻言道:“有些导演的喜好比较特别。”
    宁若情耸了耸肩,跟着他一起去了所谓的游轮。游轮是真游轮,上下大概十几层,白天也灯光璀璨,是宁若情没办法形容的奢华豪气。
    不过,地方不是重点。
    人才是。
    宁若情一进去,就看见了一圈很明显的真空地带。显然,这个圈的主人,和荆诚、沉毓寒之流一样,人际关系处理得不太好。
    但也是她的老熟人。
    “许闰峰。”
    她两步蹦了过去,然后笑眯眯地伸手:“换剧本么?”
    视野里猛然出现一个大美人,一时没反应过来的许闰峰:你用这样闪亮亮的眼睛和幼兽哀求的目光盯人,没有人能拒绝吧。
    男人皱着眉,很不高兴的样子,但还是和她换了剧本。
    宁若情高兴地喊他:“你是大好人!”
    许闰峰:……
    “等等。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见她拿了好处就跑,他拽住人,想将人往角落牵。
    可她的另一只手,却被别的男人勾住。
    “她没说答应。”是沉毓寒。